台灣毛豆銷日反敗為勝  周國隆樂當推手


-「毛豆先生」打破傳統  以農場經營模式扭轉乾坤


                                                                                             ■洪樹旺



42年前,日本商人拿著他們稱之為枝豆的毛豆種子來台灣,找到南部加工廠及農民契作,而回銷日本,從此,台灣毛豆的色香味征服了日本人的味蕾,日本市場為台灣毛豆所獨佔。


這期間,毛豆經常是台灣農產品外銷的冠軍,每年為國家賺進不少外匯,即使至今天,毛豆外銷值又創新紀錄,全年可望超越7000萬美元大關,創19年來新高。近年來,台灣蘭花崛起,直到三、四年前,毛豆外銷才被蘭花(去年外銷逾一億美元)追過,屈居亞軍,但仍然是蔬果類外銷的第一名,小小一粒豆子,卻能創造這麼亮眼的紀錄,可謂台灣經濟奇蹟。


 


台灣毛豆獨霸市場  年外銷7000萬美元


台灣毛豆最輝煌的時候,曾經創下一年出口四萬多公噸、奪下日本市佔率六成的佳績。但自1996年起,台灣毛豆銷日被中國超越,到2001年的銷日量甚至只剩下中國銷量的一半,眼看著整個產業就要被蠶食鯨吞,恐步過去洋菇、蘆筍或香蕉、鳳梨外銷的後塵,一陣風光後,成為過眼雲煙。


然而,卻有一批愛護鄉土的人就是不服氣,無法忍受稱霸日本多年的台灣毛豆產業,被他人低價傾銷而失勢,甚至沒落。他們要絕地大反攻,推出了反敗為勝的策略,包括推展大面積耕作,提高產量以降低生產成本;全力培育新品種,抓住消費者口味;利用大型機器採收的優勢,在四個小時內急速冷凍加工,保住甜度與新鮮度,以確保品質等等。


這個「反攻」的策略大大成功,台灣毛豆於2008年終於奪回日本市場市佔第一名的地位,並且外銷逐年成長,例如:2011年外銷31,564噸,銷日近九成,賺取外匯6,314萬美元,2012年外銷金額可達7,000萬美元,增加一成以上。


台灣毛豆產業能夠由敗部復活,恢復昔日的光芒,至今連續五年不衰,靠的是一群人的共同努力,其中有「台灣毛豆先生」之美譽的農委會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周國隆居功厥偉,他扮演了催生與推廣的關鍵角色。


 


毛豆產銷遭遇瓶頸  成本增加市場流失


 


有「濃縮蔬菜」之稱的毛豆,含有異黃酮、植物性蛋白質、不飽和脂肪酸與膳食纖維等有益人體的營養成分,深受日本人喜愛。因此,台灣毛豆外銷日本一直穩定成長,1991年,台灣毛豆創下出口四萬多公噸的高峰,其中日本市場佔了九成,台灣成了「毛豆王國」。


但是自此後,台灣毛豆產業遭遇空前瓶頸,首先是台灣的工資上升,人工成本增加,農民小面積生產的毛豆,漸失去外銷優勢;其次,適逢中國發展經濟,市場開放,為了招商,中方官員不但提出最優惠條件,還提供大片農地供外人使用,在人工與土地成本相對低廉情況下,台灣部分毛豆加工業前往投資生產毛豆,甚至將資金、品種及技術整套移植中國大陸。


所以才幾年時間,挾著低工資低成本的優勢,中國毛豆大量生產,開拓外銷,與台灣競爭日本市場。1996年起,台灣毛豆銷日被中國超越,到了2001年,中國的外銷量達四萬五千公噸的高峰,而台灣貨降至二萬二千多公噸,僅及其半數,「毛豆王國」的美名易主。


結果,不但毛豆生產的農家減少了,冷凍毛豆加工廠也從極盛時的30多家,剩下12家在苦撐。冷凍蔬菜加工業等相關業者無不感到憂心忡忡,該公會理事長甚至認為「台灣毛豆恐怕剩下不到五年的光景」。


 


業者組團考察對岸  觀摩對方知己知彼


這個產銷每況愈下的現象,引起業者與有關單位的重視,如果再不想想辦法,前景堪虞。為了解對岸的毛豆產銷狀況,台灣區冷凍蔬果工業同業公會於2001年組團到中國大陸考察。當時已承接高雄農改場毛豆育種與推廣業務的助理研究員周國隆,也請公假自費參加,成為團員之一。


看到了對岸毛豆實際產銷狀況之後,團員們「真是嚇了一大跳」,周國隆也感到相當震撼。他指出,從福建到上海,不只見到台灣毛豆的品種與生產加工設備在沿海省分地區被複製,尤有甚者,任何一座農場的毛豆種植面積,一望無際都是毛豆田,實非每戶平均農地不到 一甲 的台灣小農所能比擬。


當時,周國隆就發覺兩岸毛豆產業的差異,及台灣產業「拚輸」的原因所在。中國業者的大面積生產方式,以及低廉的工資,降低了生產成本,是他們低價競爭的利器。就以生產過程來說,傳統的台灣毛豆生產是由俗稱「豆販仔」的中間商向小農契作,再收購供應冷凍蔬果業者加工外銷。由於大部份小農田地面積很小,每位「豆販仔」得向200多位農民契作,才能滿足加工業者需求,同時因小面積農地無法機械化生產,靠的是日漸高漲的人工,以致生產成本無法與對岸競爭,品質也難以控制。而這正是我方的缺點。


 


租台糖地為大農場  進行機械化生產作業


除了研發毛豆新品種之工作外,負有毛豆推廣任務的周國隆,為了讓毛豆產業起死回生,在和業者一起考察對岸之後,針對雙方的優缺點做了一番比較分析,擬訂了改革方案。首先,他向農委會提出「毛豆大農場機械化生產」計劃,將台灣傳統的小農制度,改變為大面積栽種與全面機械化生產,以降低成本,提升競爭力。


他說,「不採農場經營,絕對拚不過大陸」,台灣的毛豆栽種方式必須變更,像美國及歐美般的大面積機械化栽種,一個農民就可以種植好幾百公頃的毛豆。


在農委會的支持下,這個計劃獲得採行實施。他就靠著政府給的700多萬(兩年)預算開始推動。


當時,台糖在低廉糖價衝擊下,高屏地區幾乎已不再製糖,大面積的甘蔗田廢耕。這些大面積農地,正好可以派上用場,用來種植毛豆。因此,台糖釋出了首批約1000公頃的土地,租給豆農種毛豆。


土地有了著落,接著是農業機械化的問題。周國隆發覺國內自1994年陸續引進法國矮性菜豆採收機有26台,而且有位法國技師長駐台灣,這是台灣要實施農場經營機械化生產的有利條件。於是他與台灣區冷凍蔬果公會、農機業者合作,遠赴日本及法國尋找適合台灣毛豆大農場使用的農機,建立「毛豆大農場機械化生產技術」,讓台灣毛豆生產從整地、播種、除草、施肥、噴藥、採收等過程,全面機械化。


 


豆販仔變專業農民  建立產銷新模式


接下來更重要的工作,就是推動「豆販仔」轉型為專業農民,讓他們與冷凍蔬果加工業者契作,建立緊密的產銷夥伴關係。周國隆說,大面積農場經營需要大資本投資,當初光向台糖租地 一公頃 租金兩萬多元,20公頃就要50萬,現在租金漲到五萬元,一年租金就要100萬元,對小農而言是一大負擔;至於購買農機更不在話下,大型採收機要價1300萬元,大型曳引機也要400多萬。因此,他估計經營100公頃農場當個專業農民,需投入3,000萬以上的資金,包括購買機械約2,480萬元,土地租金一年500萬元,每期作生產成本750萬元。「豆販仔」資本較雄厚,也比較有市場概念,輔導起來比較容易溝通,因此他輔導他們從中間商轉型當專業農民,專業農民再視需要僱用農工。


如此,冷凍蔬果加工業者直接向專業農民契作毛豆,以保價收購,加工業者接單加工外銷,毛豆產業產銷制度建立新的模式,這套模式保證專業農民有固定收入,品質也比較能夠符合加工業者要求,而兩者的關係不止如此而已,當要繳付田地租金,或購買農機需要大筆款項,專業農民手頭不方便時,就請加工廠代墊,再由原料貨款扣除。


周國隆說,剛開始,老一輩的豆販仔不看好新的產銷模式,一些冷凍加工業者也在觀望,於是他說服豆販仔第二代投入專業農民行列,同時將新研發的品種技術,授權技轉給根留台灣的冷凍加工業者,由業者委託專業農民種植。


 


農田出現新景觀  造就年薪千萬農民


經過一些波折之後,有幾個豆販仔第二代的年輕人,願意冒險嘗試投入毛豆產銷行列,成為專業農民。2002年起,高屏地區出現新的農田景觀。周國隆初期推動以20公頃為單位的毛豆田,輔導幾個專業農民,以新的產銷模式,在屏東地區租了台糖釋出的1000公頃土地種植毛豆。


到了2007年,在行政院「投資大台灣」計畫的支持下,時任農委會主委的蘇嘉全核定了「外銷毛豆生產專區」,由台糖釋出高屏地區原毛豆大農場的租地近2500公頃的土地劃入,從高雄旗山、美濃到屏東南州、崁頂、潮州、新園、萬丹、鹽埔、九如、里港共10個鄉鎮的毛豆專區農地,一望無際的毛豆田散發出綠油油的光芒,充滿盎然生氣。


幾年下來,專區每年都賺進數億元以上的外匯,成為「綠金聚落」,也是台灣毛豆產業起死回生的主力。


毛豆專業農民契作的面積,原先計畫是20公頃為一單位,時至今日,專業農民的經營面積已經擴大好幾倍,從50公頃400公頃不等。周國隆說,這是始料所未及,原先以為將小農的經營面積由平均 一公頃 ,擴大到20公頃,已經不得了了,誰知更擴大到了100倍,甚至200倍。主要的原因是原設定每公頃獲利三至四萬元,因台糖土地租金及生產成本大幅的提高,每公頃獲利降到一至三萬元,農民必須擴大生產面積,效益才能顯現,農民種植100公頃20公頃所投入的成本,相差雖然很大,但是獲利卻更大。


他指出,若以每公頃收益一至三萬元計算,一年春秋兩作,可以賺進二至六萬,20公頃利潤是40120萬,200公頃就是4001,200萬元,所以他們願意擴大生產規模,以得到更大的利益。也因此,這項計劃造就出十多位百萬、甚至千萬年薪的專業農民。他自嘲開TOYOTA車子的人,輔導出來的人卻是開著雙B名車。


但相對的,風險也加大,每損失 一公頃 ,必須拿三至 四公頃 的利潤來賠。以2010年秋作為例,主要栽培品種高雄9號不耐寒,結莢期遇低溫,豆莢減產約40%,品質低劣,17位農民損失超過1億元以上,每位農民平均損失600萬元。


 


採收加工四H完成  搶甜度又搶鮮度


高雄區農改場評估過,毛豆農場使用農機採收,效率可抵500名工人,所以,在人工成本逐年增高與缺工的情況下,毛豆的產銷非得改用大面積種植及全面機械化作業不可。


其中以機器採收的另一個優點是,可以同時開動兩部以上的採收機,快速採收,搶在四小時內將原料從採收送至加工廠完成洗淨、殺青(高溫蒸熟)及急速冷凍的流程,即所謂的毛豆加工「黃金四小時」。確保了毛豆的鮮度與甜度,也是台灣毛豆能反敗為勝的祕密武器之一。


周國隆指出,從採收到加工,時間拖得越長,毛豆的甜度流失越多,豆莢色澤因葉綠素流失而黃化,口感及賣相大打折扣。小面積種植只能採用人工採收,需要僱用許多工人,而由田裡採收送到工廠加工,往往超過10個小時。


日本人對進口農產品,把關之嚴格出了名,對台灣毛豆之要求自不例外。「黃金四小時」採收加工一次完成,讓台灣毛豆的品質更上一層樓。再加上冷凍加工廠嚴格的品管,讓台豆的品質很少受到挑剔。


 


促訂農藥用藥標準  建立正確用藥觀念


國內農藥用藥標準採用正向表列,農民遇到未列表的農藥,常無所依據,往往聽取農藥行的建議,致常有殘留超標現象,一經衛生或檢驗單位發表,媒體就訪問毒物專家,報導出來的新聞內容多過於聳動,讓人談農藥而色變,無所適從。


周國隆雖不負責農藥輔導,但他認為,應該像日本一樣,農藥殘留容許量實施全面正向表列制度,讓農民有明確的依據正確用藥。至於外銷農產品,當然要依照進口國的要求,否則如何銷得出去呢?日本20065月開始全面實施農藥正向表列制度,將500多種農藥清楚表列殘留容許量,農民得以依循。


有人說日本所訂的標準嚴格,很難遵循,但周國隆則指出,日本人做事一板一眼,把遊戲規則訂得一清二楚,反而讓守規矩的人好辦事,像毛豆的農藥殘留容許量標準每項都很明確,如超標就要被退貨或現地銷毀,一切損失自負。一個國家一年內有二項超標,則列入命令檢查,客戶也不會冒險進口。因此,業者成共同體無不小心翼翼。


2003年,中國毛豆陸續被日本衛生單位檢測出農藥殘留過量,而被禁止進口,影響其外銷至鉅。


 


培育多個優良品種  成為毛豆外銷利器


原本研究紅豆育種的周國隆,12年前接手毛豆的研究,從此愛上毛豆,辦公室處處都有毛豆的標記,幾乎把所有的心力都投注在毛豆上。他接手研究的毛豆新品種有六種之多,領導市場流行,不但再創外銷佳績,奪回日本市場盟主,還為國家賺取外匯,讓小小的一顆毛豆,創造台灣農業奇蹟。周國隆因而有了「毛豆先生」和「毛豆王子」的封號。


在研究毛豆方面,在周國隆接手後選育出的優良品種,有高雄6號(綠蜜)、高雄7號(黑蜜丹波)、高雄8號(冬蜜)、高雄9號(綠晶)、高雄10號(綠香)。其中高雄9號是目前種植面積最大、外銷的主力品種,它的產量高,豆味甘甜,受到市場垂青,每年都創造年產值新台幣10億元以上的外匯,由於其商品名為「綠晶」,而使得毛豆被稱為「台灣綠金」產業。也因為是好品種,其種子被偷渡出國,如今連中國大陸、泰國等地也有種高雄9號,只是他們改個名字而已。


 


推出芋香毛豆  高雄11號-香蜜


繼「高雄9號」之後,周國隆又有新品種要推出,他研究出來的「高雄11號─香蜜」,品種權已審查通過,2013年春天將開始生產冷凍產品外銷。這是他花了近10年的時間研發出來,耐熱性好、產量高、豆仁有濃郁芋香味、豆莢比「香姬」要大的茶豆品種。這個品種,可望取代「香姬」毛豆,甚至也有可能在市場上掀起熱潮。


他還指出,近日將發表最新的毛豆新品種,是毛豆與黃豆兩用新品系─KVA104,其產量與適應性均高,每公頃可產10~12噸,可以當做毛豆,也可以延後採收讓它黃化乾燥變成黃豆,不過此新品系尚未命名。


周國隆說,「符合市場需求、產量高、品質佳是新品種研發的主要標的」。台灣毛豆八、九成外銷日本,長期以來與日本相關人員建立默契,他說,我方每兩年會邀請日方到台灣品嚐新品種毛豆,並聽取他們的意見,做為改良參考。


 


研發優良毛豆品種  取得國內外品種權


周國隆研發的優良毛豆新品種中,取得國內品種權者六項、日本品種權三項;還有兩項品種權在日本審議中,包括已在市場上風行一陣子的「高雄9號」。


他培育的品種都深獲產業界喜愛,至今已境內授權予產業界運用者達45件,在國內栽培面積超過80%以上。至於境外專屬授權則有四件,授權予日本雪印種苗株式會社,在日本主張品種權,削弱中國及泰國的低價競爭,有效確保台灣毛豆產品在日本市場的競爭優勢。


 


研發推廣新品種  一年得獎連中三元


周國隆研究毛豆長達12年,不但培育出新品種,還致力推廣,使毛豆外銷創下佳績,過去曾獲三次優良農業基層人員表揚。


2011年則是他的大豐收年,3月間獲農委會頒發二等專業獎章、9月再獲績優育種研發人員,11月則榮獲「財團法人孫運璿學術基金會」傑出人士獎,並獲100萬元補助出國考察進修。這是農改場研究人員難得的殊榮,例如農委會頒發的二等專業獎章,通常是頒給榮退的農改場場長,但他雖年輕卻有特殊表現而獲獎。


周國隆隨身攜帶筆記型電腦,一有想法馬上輸入電腦,每天所想的都是毛豆,所以在研發與推廣上都有優良表現,加上現任場長愛護人才與積極作風,不斷予以表揚,致周國隆一年內連獲三獎。他謙虛的說,研發新品種本來就是他的工作,未來還是會針對市場需求,繼續為農民研發具有競爭力的毛豆品種。


 


宣傳「台灣產」毛豆  包裝袋印台灣標誌


台灣毛豆行銷日本數十年,包裝袋印的都是日本品牌與日本標誌,「台灣」兩個字只有在產品說明欄內產地以小小字標示,看到這種現象,周國隆很不以為然。


他認為,台灣毛豆品質好,味道香,雖然沒能建立台灣品牌,但是連在外銷的包裝正面都看不到台灣生產的字樣,是很不公平的。於是他請加工業者向日方交涉,為了讓台灣產製的毛豆與中國、泰國的毛豆有所區別,應在產品的包裝袋正面印上台灣產的圖樣或字樣標章,幾經數度磋商,才獲答應。現在包裝袋正面都印有大字的「台灣」圖樣或字樣,甚至打上「高雄9號」的品種名稱。


此舉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動作,卻能提高台灣在國際市場上的能見度。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2冬季號023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