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沈芯菱喝采加油


■吳豐山


吳尊賢基金會恢復舉辦「吳尊賢愛心獎」選拔表揚活動。二0一一年的吳尊賢愛心獎已於十二月廿一日下午在台北國賓飯店舉行贈獎儀式。


陳綢女士、柴松林教授、沈芯菱小姐是得獎人。


主持贈獎的蕭副總統贈獎後,每一位得獎人講話。二十二歲的沈芯菱小姐一番談話,讓在場觀禮的各方嘉賓紅了眼眶,不少人甚且潸然淚下。


沈小姐是窮苦人家的女兒,可是她在致詞時說,一百萬獎金將投入她的公益慈善事業。


公視的採訪指出,沈家住簡陋的鐵皮屋,並且說十年來沈小姐已做了四百萬元的公益慈善。


在場的每一位嘉賓都看到沈小姐充滿喜樂的笑容,而且也感受到她悲天憫人的胸懷。


讓人動容的就是沈小姐的慈悲喜捨。


 


筆者不懂日本語文,不過很久以前有位長者告訴我,日文中有「秀才之一灯」這句話。說是古時候書生讀書讀到一個時候便上京考秀才。從鄉下上京城,要走幾個禮拜的路,所以親友會送上京考試的書生一份程儀。有位已考上秀才的友人,阮囊羞澀,送不起程儀,所以送了一盞油燈,讓他的朋友在上京路上的晚間,投宿土地公廟的時候,能夠點燈讀書。「秀才之一灯」,是禮輕情意重的意思。


我看國內外,愛心人士不少,民國八十八年九二一地震的時候,台灣社會就湧出百億善款。慈濟、法鼓山、佛光山,事業都做得很大,每一分錢都是善男信女的捐輸。外國愛心人士也不遑多讓,像比爾蓋茲一捐就是幾十億美金。製造汽車的福特家族,在非洲蓋了數以為計的圖書館。巴菲特不止自己大手筆捐獻,還鼓勵全球富豪有樣學樣,令人敬佩。


 


然則為什麼小巫見大巫的沈芯菱小姐令人動容?


我讀俄國大文學家托爾斯泰的巨著「人生論」,他說「為全體的善而活才是人生最高的鵠的,能如此,才會有真正的幸福。」


托爾斯泰發現人類最偉大的智者,對人們揭示真正幸福的所有定義,在本質上都是相同的。他進而指出:公元前六世紀,孔子就說「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古代的婆羅門教徒相信「生命是達到了最高的幸福的呈現的漫遊和完善。」釋迦牟尼說「生命就是要棄絕自己,去達到涅槃的幸福境地。」斯多葛學派說「生命就是要服從能給人以幸福的理性。」至於基督則是指出「生命就是對上帝和他人的愛,這樣的愛能給人以幸福。」


我注意到托爾斯泰寫「人生論」的時候,已六十歲。我也注意到,托爾斯泰是貴族伯爵世家之後代,他一出生就住豪邸,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愛人,也被愛;我有可愛的兒女、有豐富的家產,我有名譽,我很健康,我身心精力過人。」


我的意思是,出身豪門且有極高天份的托爾斯泰,到了六十歲的時候才寫出「人生論」,沈芯菱為什麼在十二歲的時候,就在極為困苦的生活環境中孕育出慈悲喜捨的胸懷?


沈芯菱小姐的人生不禁讓我想起一件四十八年前的往事。那一年,我在政治大學讀新聞研究所。有好幾天,同班同學王端正君面容愁苦,同學們都很關心,追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是王君姊姊堅持出家,家人不捨,王君所以愁苦。


王君的姊姊何許人?就是今天的證嚴上人!


王君後來做到中央日報的總編輯,提早退休,加入她姊姊的慈濟行列。


人的偉大在於高尚的心靈。沈芯菱來日方長,人生苦海無邊,我不知道她的前路,但我樂於寫這篇文章,為她喝采加油。


(本文作者吳豐山 現任監察委員曾任公共電視董事長 行政院政務委員 吳尊賢基金會董事)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2春季號020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