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西卡總統.jpg  
—不當守財奴,你可以很自由—

最富有的窮人總統-何塞.穆西卡

楊淑慧 整理

2014年11月,美國的《外交政策》雜誌評選出2014年度拉丁美最具影響力的五位人物,烏拉圭前總統何塞.阿伯托.穆西卡.康丹諾(西班牙語:José Alberto Mujica Cordano)繼2013年之後再次入選。這位當時被國際媒體戲稱為是全世界最窮的總統,不以為然地說:「我覺得拚命花錢滿足欲望的人,才是窮人。如果你沒有很多欲望,不當守財奴,你可以很自由。」

2013年,《經濟學人》選出之年度代表國為烏拉圭,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穆西卡身為總統卻維持平民作風,「謙虛而率直、熱愛自由又有趣」。

滿頭白髮的穆西卡,今年剛滿83歲。雖然曾被期刊評為世界最窮的總統,但卻也被稱讚他是最受歡迎的總統。穆西卡的人生,從牢獄之徒到一國之尊,宛如電影情節般高潮迭起。

出生貧寒 童年到市集賣花

1935年5月20日,他出生於烏拉圭首都蒙特維多附近的一個小鎮。穆西卡的父親是西班牙後裔,全家靠著父親經營小農場為生,生活小康。不料,在穆西卡5歲時,家裡發生鉅變,農場破產,不久父親也去世。整個家庭重擔落在出身貧寒的義大利移民的母親身上。

穆西卡童年記憶裡,常常騎著腳踏車載著母親種的菊花,到市區市集販賣。「那是一段很辛苦、也很有尊嚴的日子。」穆西卡回憶時說。貧窮使他對農村革命產生熱情,也對政治及左派激進主義產生興趣。

嚮往政治革命 加入游擊隊

不愛讀書的他,高中被學校退學後,開始和短期服刑罪犯在社區裡鬼混,因而認識了當時的「社會黨」黨員伊立科.埃羅,之後,加入了「社會黨」。在「社會黨」的支持下,穆西卡曾遠至俄羅斯莫斯科、中國北京、古巴哈瓦那,了解整個共產主義的世界。

這趟經歷讓穆西卡對於人生有了不同體悟,他想要和古巴一樣掀起政治革命。於是,回到烏拉圭後,他離開「社會黨」,加入了圖帕馬羅斯游擊隊,這是一個真槍實彈的「城市游擊隊」,專門從事襲擊銀行、監獄、綁架等活動,不過,常會把搶銀行或打劫來的錢,分給窮人,因此,民間還有人給予「羅賓漢」的封號。

身中六槍 牢獄歲月差點發瘋

穆西卡的游擊隊生涯,前後近10年,期間曾四次被捕。1970年,他身中6槍差點死掉,被送入監獄,開始長達14年的牢獄歲月。

穆西卡住在一間由水池改建成的牢房裡,到後期時幾近發瘋。隔熱板間發出的聲響,穆西卡會以為是收音機的噪音,時常不斷尖叫,要人「把收音機關掉」。所幸,當獨裁政府結束,獄方給他一塊地種植農作物,他才從中找到了平靜,直到1985年,他獲特赦出獄。

出獄後,他沒有放棄改革大夢,和先前游擊隊戰友成立「人民參與運動黨」;1995年當選國會眾議員; 2005年被任命為畜農漁業部部長;2009年11月29日,74歲的穆西卡身為執政聯盟廣泛陣線的總統候選人,經過二輪總統選舉,最終以52.6%的得票率,當選第40任烏拉圭總統。

苦難使他面對權力 懂得謙遜

曾經是左翼游擊隊成員,又出身貧困農家,穆西卡在2009年被廣泛陣線推舉出來選總統時,曾婉拒說:「要我當總統,簡直就和教豬吹口哨一樣困難。」沒想到他卻高票當選。

或許是過去的經歷太沉痛,穆西卡對於到手的權力,特別敏感謹慎,包括金錢與物質的誘惑。因此,當採訪記者問,為何當了總統還選擇住在破舊的農舍時,他坦白地說:「政客們一旦取得了權力的階梯,一路往上爬時,往往突然就變成了國王。之後,就漸漸覺得,你還需要紅地毯,甚至一座宮殿,也需要愈來愈多人在你的身邊說:『遵命,陛下』,這種東西對我而言,太可怕了……。」

打過無數游擊戰,蹲過苦牢,也曾在槍口下求生的穆西卡,面對權力的態度,比其他政治人物謙遜;但同時,他也是精明的政治家,他的目標清楚,懂得如何贏得平民大眾的心。

實現改革大夢 贏得讚美

在穆西卡執政下,墮胎、同性婚姻都陸續合法化。當烏拉圭議會通過大麻合法化時,曾惹來聯合國批評違反國際法例。穆西卡卻認為烏拉圭是「在充滿瘋子的世界裡,一個屬於難民的島嶼」。有人為大麻合法化讚美烏拉圭是南美洲最自由的國家,穆西卡卻反對這種說法,他認為「合法化大麻不是純粹為了自由,是更想讓吸食者遠離地下的毒品賣家。還有,假使他們的消費超過一定數量,我們便可限制他們吸食。就像酒,一天喝掉一瓶威士忌,你也變病人了。」

事實上,穆西卡的各種政策,為烏拉圭贏得南美最民主國家的稱號,還有最和平、最安全、媒體最自由以及最少貪腐的盛讚。他個性獨特,充滿想法。烏拉圭甚至曾被《經濟學人》選為「年度風雲國家」

熱衷改革與顛覆傳統

對改革懷抱持熱情的他常說:「世界總需要革命,這並不一定關乎槍擊與暴力,只要你徹底改變自己的思想,革命就出現了。」

確實,75歲選上總統的穆西卡,除了一心實現他的改革大夢外,還顛覆了傳統的總統形象。就以穿著來說,穆西卡的穿著跟其他政治人物明顯不同,進國會時從不繫上領帶,他認為那只是一塊沒用的布與裝飾,讓事情變得複雜。

或許,在他看來,領帶同樣象徵著許多他認為不必要的形式,應拋開傳統束縛、反璞歸真為人民設想才可能真正經營國家,穆西卡身體力行,將他的理想告訴全世界

政績叫好 貧窮率下降

穆西卡在2017年3月卸任,當時他的支持度高達65%,人民對他的政績除了同性婚姻以及大麻種植的合法、墮胎除罪化的推動等認同之外,最滿意而令人叫好的是,貧窮率從近21%大幅降低至11.5%。

儘管政績斐然,但他真正受到全國愛戴、甚至成為全拉丁美洲最受歡迎總統的原因,是他清廉的作風與簡樸的生活態度。

2010年3月1日,穆西卡就任總統後,拒絕入住政府提供的總統府邸,薪水9成捐出作為政府的社會住宅計劃資金,他任職國家元首的月薪是10,237歐元,但據他本人透露,他只留1,500美金的生活費用,其餘的全部捐獻。在處理國家政務之餘,他開拖拉機耕種,生活自給自足不成問題。

不願搬離農舍 官邸給遊民避寒

穆西卡不住進宛如小型古堡的豪華總統官邸,他把官邸在冬天時開放給遊民和貧民避寒居住,自己和妻子露西亞則繼續居住在首都蒙得特維多郊區,一處鮮花種植場裡的簡陋鐵皮屋,每天照樣種花種菜,「我一直生活在這28年了,卻得因為選上總統這4年搬家,聽起來不是很荒謬嗎?」他說。

農舍雖簡陋,但他強調,比蹲過14年的牢房大太多了。穆西卡與妻子認為,他做的只是遵循民主精神、與民為伍,平民作風使他受到該國人民愛戴。

開自己的老爺金龜車上下班

他也拒絕公務車接送,每天堅持開著他珍愛、車齡近三十年的福斯金龜車上下班,有時在路上遇到行人要搭便車,也不拒絕。

據《RT》(今日俄羅斯)網站報導,烏國男子阿科斯塔(Gerhald Acosta)2015年1月7日在臉書分享自己的獨特遭遇。他表示,日前他在烏拉圭西南部路旁伸出拇指,想搭趟好心人的便車回家,沒想到招了半天,路過數十輛車都呼嘯而過、不願停下,正當心灰意冷之際,突然有一輛老舊金龜車緩緩緩停在眼前。

阿科斯塔看到車子中一對老夫婦,兩人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並表示可以載他一程,「但最遠只能載到總統府」,阿科斯塔興高采烈地爬進座車,這才發現老婦人有點眼熟,仔細一看竟是第一夫人露西亞,而一頭白髮,有著可愛笑容的男人正是總統穆西卡。

穆西卡總統的車是1987年的福斯金龜車,曾有阿拉伯富商開價一百萬美金要向穆西卡購買,但被他回絕了。傳聞穆西卡本有意把車賣掉,以便把錢捐給慈善機構幫助更多窮苦人民。

三條腿的愛犬擁有高人氣

穆西卡接受媒體訪問時,常常在自家小而簡單舒適的房間進行,而且穿著睡衣,一副輕鬆的樣子。膝下無子女的他和太太,有愛犬相伴,只有三條腿的愛犬曼魯拉,無人不識,是烏拉圭超人氣的狗,穆西卡時常抱著牠受訪,完全沒有排場,有時會脫稿和記者談論通貨膨脹和外交政策的問題,或者告訴記者自己要餵愛犬吃什麼。

平日上班時,這隻愛犬和兩名警員看守著他的農場,他下班之餘會整理菜園,周末帶著愛犬出門蹓躂看球賽,身上從來沒有一件名牌精品。他擔任國會議員的妻子對老公的穿著早已見怪不怪。他常被人捕捉到頭戴貝雷帽、穿著邋遢,剛從牽引機走下來的模樣。

兩袖清風 保持平民生活

在穆西卡身邊,也看不到保鑣,他認為被保鑣包圍著:「那只是築起一道與人民之間隔閡的高牆。」這份距離感使人民瞧不起政治。穆西卡平時也喜歡在小餐館用餐,與民眾聊聊生活,看看大家的日子過得如何。

自從1985年烏拉圭恢復民主政治,穆西卡獲赦重獲自由,他和妻子露西亞都是在自家的小農場裏種鮮花,拿到當地市場去賣,以此作為生計來源。

他在2012年申報財產時,身價令人難以置信:首都郊區1棟舊農舍和兩塊農地、一輛1987年的福斯金龜車價值1,900美元、2輛拖拉機,加上銀行不到20萬美元的存款。

第一夫人露西亞托波蘭斯基和穆西卡一樣游擊隊出身,名下有一個小花卉農場,一輛拖拉機和一些種花設備。他們都沒有信用卡。

此事在網路上及媒體之間流傳,為他換來震耳欲聾的掌聲。西班牙媒體稱他是「全球最窮總統」,但也是「拉丁美洲最受歡迎的總統」。

富總統與窮總統的差別

至於「富總統」與「窮總統」的距離到底有多遠?作為總統,穆西卡每月的薪資大約為11,000美元,但他將20%的薪資捐給他所在的黨派,其他的大多捐給公共住房項目基金,只給自己留下大約1,500美元。

2012年,美國公佈的財產申報表顯示,總統歐巴馬2009年的財產總額在230萬~770萬美元之間,歐巴馬家的愛犬價值1,600美元。此外,歐巴馬夫婦還擁有退休儲蓄賬戶和一些美國國債,在摩根大通和北美信託銀行擁有支票戶頭。此外,歐巴馬夫婦還為兩個女兒設立了大學儲蓄賬戶。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和前國務卿希拉蕊夫婦,在離開白宮之後的10年,財富仍不斷增加,在2008年,競選總統公布的財務報表顯示,夫妻倆在8年內賺進1.09億美元(約34億台幣),身價估計約1.2億美元(約37億台幣)。不過,希拉蕊對這樣的數字還不滿意,在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訪問,對主播戴安.索耶(Diane Sawyer)頗為辛酸地表示,自己曾經「一貧如洗」,近乎破產。希拉蕊認為,即使在離開白宮後,賺了一些錢,但若和美國真正的有錢人相比,還不算「真正」的富裕。

擁有足夠不願被財富奴役

對照之下,穆西卡幾乎兩袖清風。難怪他被稱為「全球最窮總統」,不過,他回應:「我不窮,說我窮的人才是真窮。說我只有幾樣東西也沒錯,但儉樸卻使我覺得非常富足。」他說:「剩下的夠我用了,如果很多同胞連這數目都賺不到,我怎能說不夠呢?」

穆西卡進一步解釋,稱他為「窮人」是源於大家錯誤的理解財富,「我並不是『最窮』總統,『最窮』是那些需要很多錢去過活的人」、「我的歷史孕育了我。有一陣子我只有1張床墊,但已經非常快樂」、「我從來不認為自己很貧窮」,捐出九成薪水後,每個月只領23K的穆西卡說,「欲望多的人才會覺得我很窮,我自認擁有的已經很足夠了,所以我不致被財富奴役。」

不管是放棄薪水還是許多特權,他都認為這並不算是「犧牲」,他只是順從自己簡單又自然的生活方式罷了。與其稱穆西卡是「最貧窮」,不如說他是「最務實」的總統。他的清廉,使得進出講究排場的拉丁美洲政客汗顏。

剖析人們被消費主義控制

清貧生活為他帶來極佳的國際形象,2012年他在聯合國於里約舉辦的永續發展大會(Rio+20)上演說,儘管台下聽眾席稀落,各國代表完成演說後多先行離去,現場沒有剩下多少媒體,穆西卡仍然在這全世界代表共同商討環境未來的會議中提出自己的看法。語畢,現場響起如雷的掌聲,這是一場令人難忘的演說。

他用簡單的言語,犀利地剖析人們如何被消費主義控制。人在欲望驅使下不斷工作、購物,不斷鼓吹消費的生活方式,並沒有讓人活得更快樂。

穆西卡總統當天的發言,留下幾句令人難忘的名言:

—「權力不會改變一個人,它只會顯現一個人真正的自我。」

—「自由就是將自己一生大部分的時間,用在自己真心喜歡的事物上。」

—「我們的世界不需要那麼多的國際組織,需要它們的是那些連鎖酒店,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人道及科學。」

反對靠消費促進經濟發展

會議中,穆西卡猛烈反對只靠增加消費而促進經濟發展。他為自己的想法辯護:「我在嘗試擴大消費,但亦正消除不必要的消費…我反對浪費能源、電力、時間。我們的建設需要維持長久。這是理想,它或者不符現實,因為我們活在一個不斷累積(消費)的世紀。」

那穆西卡有甚麼辦法解決浪費與消費之間的矛盾?他對記者坦白承認目前還未想到,但仍在構想,「我們現在能循環再造所有東西。如果我們謹慎一點,全球70億人都能活在一個各取所需的世界」。

他認為,各國不停探討永續發展和如何消弭貧窮,卻忽略了地球環境與「消彌貧窮」的真正意義,難道要使得開發中國家的生活模式,全部向富裕國家看齊嗎?穆西卡舉例:「如果印度人人擁有如同德國人每家每戶的汽車、效法這些國家的奢侈消費,那地球負荷得了嗎?這真的算是消彌貧窮了嗎?」

真正的永續發展不在於如何維護生態環境,而是約束人類永無止境的貪婪與欲求,他說:「我想讓大家知道的是,問題的來源並非單純是水源危機和環境危機。」他形容這是一個牽涉到全球的政治問題,過度的消費與經濟政策帶動加時生產、超時工作,以追逐價格昂貴的商品和生活方式,如此惡性循環需要政治介入控管市場,才可能停下這種「用完即丟」的消費社會模式、也才有可能真正的永續發展。

兩度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建立在殘酷競爭上的消費主義社會,真的能說大家的世界愈來愈好,社會共存共榮嗎?」穆西卡提出讓人省思的疑問。他關注世界真正和平共存的心願也使他從2013年起,連續兩年入圍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2015年,卸下了五年總統任期後,穆西卡也曾受邀到日本出訪,以「日本人真的幸福嗎?」為題,在日本東京外國語大學進行演講,吸引超過三百位年輕人到場聽講。

2015年3月1日,79歲的穆西卡卸下總統職務,27日在任期最後2天時,他於蒙特維多獨立廣場發表告別演說,他說道:「謝謝我最親愛的人民,也謝謝政府內所有的同胞陪伴我5年,我要求大家盡己之力,繼續合作為新政府工作,為百姓謀福利。」數千名群眾聚集廣場前,歡送穆西卡,不少民眾激動落淚,他自己也流下眼淚。民眾高呼「他就是人民」、「他是全烏拉圭人的總統」。

一生都在戰鬥 停不下來

如今已經83歲的穆西卡,挾著卸任時,高達65%的民意支持,因此他很氣魄地向世人宣告,他還會活躍於政壇:「如果身體許可,我不會有退休的一天。並不是我沉迷於戰鬥,是因為我從14歲開始,就在戰鬥,而現在的我,沒有辦法停下來!」

懷抱改革戰鬥野心,穆西卡未來極有可能競選議員,身體狀況允許的話,更不排除2019年有回鍋參選總統的可能性,且讓世人拭目以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尊賢基金會 的頭像
吳尊賢基金會

吳尊賢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部落格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