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人物封面2.JPG  

在音樂世界中  折翼天使看見幸福未來

洪樹旺

陳蔚綺付出愛心與用心  開啟身障生在生命上無限濳能

2014年年底,教育部舉辦首屆「藝術教育貢獻獎」頒獎典禮,將「教學傑出」獎項,頒給為特殊教育奉獻20年的台中特殊教育學校陳蔚綺老師。

能夠獲得這項榮譽,乃因陳蔚綺老師的教學成績斐然,她所教導的身心障礙學生中,7年間竟然有7位得到「總統教育獎」。身障學生要獲得這種殊榮是多麼難得,如此卓越的教學成績可謂前所未有,她得獎實至名歸。對於特殊教育的奉獻被肯定以及身心障礙學生的努力被更多人看得見,她至感欣慰。

總統教育獎之母  教出傑出身障生

這7位獲得總統教育獎的學生,全是身障生,例如:2006年得獎的張晏晟,是陳蔚綺教鋼琴所收的第一個腦麻全盲學生,目前就讀實踐大學音系三年級,10多年來參加國內外鋼琴比賽,獲獎無數。

2007年得獎的張雅恩和鍾方晨,兩人是全盲生,鍾方晨曾在國內外的鋼琴大賽中得獎,現在是台藝大音樂系二年生。

讓陳蔚綺非常高興,2012年竟然有三位愛徒同時得獎,其中,曾宣淯是學鋼琴的視聽語多重障生,現就讀惠明盲校,連續幾年參賽都有亮麗成績;而唐氏症的許育瑋,是陶笛和電子琴表演高手,取得14張街頭藝人證照。

其實不只這7名,另外還有4名獲得總統教育獎的學生,也曾經過陳蔚綺的短期指導,她的學生有這麼多人獲得這樣崇高的殊榮,因此被同事暱稱為「總統教育獎之母」。

前年,在維也納舉行的國際殘障鋼琴大賽,有來自18個國家的48位選手競爭,陳蔚綺帶著學生們參賽,抱回了3金2 銀1銅和兩個特別獎的佳績,令人刮目相看。可見這些身障生的鋼琴技術,也得到國際樂壇的肯定。

身障生熱愛音樂  老師由感動而投入

「我並不是天生就對身障音樂教育充滿熱情,而是身障學生開啟了我的教育『桃花源』。」陳蔚綺說。20多年前,她在國立台灣師大音樂系畢業後,分發到新竹的一所國中擔任音樂老師,懷抱著滿腔熱忱,要將音樂植入學生心中。但在升學主義高張的時代,學校與家長對音樂教育並不重視,她看不見學生對音樂課喜悅的回響,令她產生挫折感,而思考轉換跑道。

在來到台中特殊教育學校之前,她先到彰化啟智學校教音樂,發現特教生在音樂天分上的無限潛能,與對音樂喜愛的毫不保留,他們上音樂課時大方自然,唱歌時扯破喉嚨、放聲高歌,打鼓時使勁用力,常把鼓皮打破,這種對音樂十二萬分的投入情況,是她從未見過的,讓她感動莫名,感受到滿滿的回饋。他們聽到音樂的反應,如同「人間的仙子」,是那樣的喜樂,讓她這位老師「教得很有成就感」。

她終於找到了自己所要的「感動」,因而全心投入特教領域,至今20年,無怨無悔,她不僅自費為清寒身障生購買教材,並且課餘時,在家裡為聽障生免費教鋼琴。

她對特教生的愛心奉獻與卓越的教學成績,多次榮獲政府單位與民間團體的獎勵表揚。例如:2009年,她獲選為第20屆的十大傑出女青年,成為社會楷模;2012年,榮獲第一屆教育大愛菁師獎……等項榮譽。

陳蔚綺發現,音樂不只是身障生們的休閒娛樂,也是生活重心之一,學音樂成了他們的興趣,而且可以培養成為本身的才藝。他們愛上了音樂,甚至成為他們的第二生命。曾有學生手受傷,家長建議休息別上音樂課,結果學生哭著說他不痛,堅持要上音樂課,讓她感受到他們對音樂的熱愛。

學音樂情緒得以發洩  孩子們快樂得笑了

陳蔚綺曾到美國紐約大學研究世界三大音樂教學法,學習音樂律動,了解音樂歡愉的氣氛,對身障孩子的教育與成長最有幫助,可以開啟他們人生一扇美麗的窗。對這些孩子來說,在音樂世界中,他們身心得到解放,在陳蔚綺老師的指導下,練習歌唱與學習樂器,而愛上了音樂,找到了內心世界情緒發洩的窗口,性情也變好許多。

她也利用課餘時間為自閉症、腦性麻痺及情緒障礙的學生上課,讓這些注意力不集中的學生透過音樂治療,能夠完整彈奏一首樂曲,培養獨立完成一件事的能力,並得以增加自信。

陳蔚綺表示,在特教學校上音樂課時,孩子都是歡喜、快樂的,從未發生不愉快,也沒有暴力傾向情事,可見音樂產生的療癒效果。只有一次,是她剛到彰智時,她彎腰要聽一位同學講話,卻被拉扯頭髮,痛到差點哭出來,後來才知學生的用意是要拉近與老師的距離,並無惡意。

她隨之轉念,特教學生畢竟與一般人不一樣,須要付出更多的愛心,才能了解他們內心的世界。於是她到彰智的第二年,就近到彰化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研究所選修特教學分。到了特教學校教學,她才知道特教並沒有一定的課本,特教生多屬心智成長遲緩的孩子,有自閉症、腦麻、唐氏症或亞斯伯格症等,心智情況不一,老師必須因材施教,為他們量身訂造教材。她曾兩度參加身心障礙教材教具比賽,得到「自製教具」佳作與「自製教材組」優等獎。

自創鋼琴教學法  手疊手感受力道

在教學過程中,陳蔚綺發現特教生愛好音樂之外,還有不少是音樂資優生,他們就像不曾被琢磨的寶石,經過粹鍊雕琢之後,就有機會綻放耀眼光芒。

曾一位老師向她反映,有一個弱視小孩很有音樂天分,但實在找不到老師教導鋼琴,想請陳蔚綺來教。一開始她還相當猶豫,擔心看不見五線譜如何彈琴,但開始教授後,盲生對音樂敏銳度讓她相當驚訝,決心加以培養,就這樣教導至今仍停不下來。

在陳蔚綺用心教導下,學生們的努力有了亮麗的成績,雖然她犧牲了家庭及私人時間,但因為有同樣充滿愛心的先生支持,讓她無後顧之憂地全心投入。

有人問她是怎麼教這些學生,才能教出這麼好的成績?剛開始教身障生鋼琴時,陳蔚綺也不知如何指導這些特殊生,經不斷摸索,她自創以兩部鋼琴,師生各彈一部,自己彈一節、學生彈一節的教學方法,才讓學生靠聽力,找到正確的「音符」;而視力有問題的學生,她就將學生的手放在她的手背上,讓他們感受彈奏的力道與位置;至於聽障生的教學,她就將手放在他們的肩膀上指點力度,這些因應學生障別,量身定做的不同教法,成了她在特殊音樂教育上的獨門功夫。

她並將每次教學過程錄音,讓學生帶回家練習。這些自閉症、全盲等身障的孩子回家後,連吃飯、睡覺前都在聽,直到全記在心裡為止,足見他們對音樂的喜愛與用心。

取得街頭藝人證照  愛徒更赴日本表演

每一次有人提及教導特教生是否太辛苦了,她都會露出喜悅的笑容作為回答。她認為,這些學生的成就,是她當老師最大的安慰。看著他們改變,面容由哀怨變得喜悅,灰色的生命亮麗了起來,她覺得再多的辛苦都值得。

陳蔚綺除了認真教學外,還積極為身心障礙孩子打開和外界溝通的大門。她擔任台中特教學校唐氏症學生許育瑋的經紀人,協助他透過音樂表演和外界展開互動。她不但幫他蒐集資料,帶著上節目宣傳,幫忙寫宣傳稿,還替育瑋架設網站,希望更多人能因此認識特教生,給予更多關懷與尊重。

許育瑋於2012年獲得總統教育獎,次年得到周大觀全球熱愛生命獎和身心障礙楷模金鷹獎,陳蔚綺幫他報名參加中部四個縣市的街頭藝人考試,取得了14張證照,能夠在中部各大景點表演。她說,特教生取得街頭藝人證照,就有謀生能力,能自給自足,至少可以養活自己。

陳蔚綺指出,許育瑋是一個很陽光的孩子,還常到老人院、孤兒院去義演,為同是弱勢者帶來歡樂與鼓舞。去年,她帶著這位愛徒參加日本全國唐氏症大會演出,吹奏陶笛,獲得熱烈掌聲。此舉不但進行了國際音樂藝術交流,而且讓身障者的努力讓更多人看見。

助學生自信與就業  人助自助還要助人

陳蔚綺默默耕耘特殊音樂教育20年,讓許多學生在音樂中找到自信與快樂,發揮濳能,化不可能為可能。中重度的唐氏症孩子,要學會一段音樂是多麼的困難,常常今天學了一節,明天就忘了,要從頭再來。但是許育瑋的優異表現,讓她非常感動。

許育瑋是個特殊的例子,尚有幾位特教生也學會音樂,有了才藝,考上藝人執照,在景點表演,有不錯的收入,達到自力更生的目的。陳蔚綺對於學生們在音樂的領域裡,找到了一片天,有屬於自己的天地,人生有了未來,她感到欣慰。

培訓種子音樂老師  各地個別教導孩子

在榮獲藝術教育貢獻獎後,陳蔚綺的教學法受到重視。教育部有人希望她出書,將教視障生彈鋼琴的經驗傳播出去,嘉惠更多人。她表示,特教的領域海闊天空,其實並沒有課本可言,她的教材都是自編的,過去還得過獎,視障生國一到高三的音樂課都有教材,比如強弱的調法、跳音的彈法等,都有一些特別的技巧。

陳蔚綺考慮或許可以把這些教材整理出來,幫助更多的人。她指出,在特教界,能夠指導學生彈鋼琴的人太少了,她現在還有一個困擾,就是現在她已有7個學習鋼琴的學生,時間已排得滿滿的,卻還有一票人排隊等她個別指導,令她感到為難。

針對這種情況,她最想做的是,趕快培訓對這個領域有興趣的老師,成為種子老師,分赴全台各地去教學,以應家長們的要求,並減少資優身障生們奔波。她希望能培養出更多傑出的盲生音樂家,她認為身障生有音樂興趣與才華,只是栽培不夠。她教過的幾個孩子,有的表現相當傑出,尤其有幾位學生考上了音樂系,將來極有可能成為卓越的鋼琴家或音樂家。

成立協會擴大服務  率領身障生出國比賽

身障孩子天真無邪,對音樂充滿熱愛,陳蔚綺認為,他們是最需要音樂和幫助的一群。長期以來,她投入特教領域,為部份身障生譜出幸福樂章。她堅信音樂是打開折翼天使內心世界的一把鎖匙,須要有更多的人來協助打開,讓這群孩子們的世界能更寬廣開闊,所以兩年前,她結合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社團法人台灣身心障礙者音樂關懷協會」,希望以團體的力量來幫助他們,有更多的人來關懷他們。協會成立後,也辦了幾項活動,如致力國際音樂藝術交流活動,率領傑出身障生出國參加音樂比賽,義務為身障生辦音樂會等等。

即將來臨的暑假,亞洲身心障礙者鋼琴大賽將在東京舉行,陳蔚綺將帶著幾位學生參賽,她對愛徒的表現信心滿滿,倒是為了旅費尚無著落發愁。她說,協會會員都是社會上經濟的弱勢,又未收會費,每有活動都需要向外募款。去年到維也納參賽,有台大EMBA合唱團和大甲扶輪社的資助,才能成行。

有人說,學鋼琴的都是中上家庭,怎會沒有旅費呢?她指出,她指導的盲生有的是低收家庭,因她的免費指導才有機會學鋼琴。有一位學生參加校外鋼琴比賽或表演都穿學校制服,要到國外比賽時,協會為他募了一萬元,才去買一套西服上台穿。她感謝社會各界給他們機會與支持。

陳蔚綺把音樂植入身障兒心中,音樂在他們身上就像魔法一樣,給他們帶來快樂,給他們帶來激勵,他們奏出了美麗的生命樂章。看到這些孩子們在舞台上美妙的演出,連她的女兒都對媽媽大為欽佩。孩子們傑出的表現,是鼓動陳蔚綺不斷向前的力量。

彰師大鼓勵她回去修博士學分,期望她在特殊教育學術上更上一層樓,為身障生做更大的貢獻。終身奉獻特教的陳蔚綺,正在思考中。

今年寒假期間,於台中特教學校的辦公室,陳蔚綺老師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暢談她的教學經驗及帶領學生們學習的經過,其間她付出了無比的愛心,終於培養出許多出人頭地的身障學生。以下是專訪的摘要:

當音樂老師多優雅  在國中卻成馴獸師

問:你師大音樂系畢業,在國中當音樂老師,生活穩定,為何投入特教行列?

答:我母親是音樂老師,在她的薫陶下,從小對音樂產生興趣而考入師大音樂系就讀,希望步母親後塵,成為音樂老師。畢業後先到再興國小實習,再分派到新竹的一所國中擔任音樂老師。我本來認為音樂是一門優雅、愉悅的課程,學生應該很有興趣才對。可是,那時候學生能力分班,在升學壓力下,音樂課不受重視,前段班學生無心上音樂課,上課時猛K其他書,班上靜悄悄。中段班學生有部份反應。後段班學生,則像被學校放棄的孩子,上課亂糟糟的不當一回事,反而要花很大精神去維持秩序管教學生。原本優雅的音樂老師,好像變成動物園的馴獸師。這種現象與我「音樂可帶給學生快樂」的認知,有很大差距,原本滿腔熱誠,卻感到沮喪,而有很大的挫折感。

1994年是一個轉折點,我那時無法適應那個環境,希望請調回家鄉台中教書,但是音樂老師缺額少,請調不易,都要經過甄試,很麻煩。剛好在彰化的啟智學校徵人,他們看到我這個台師大音樂系畢業生去應徵,如獲至寶,雖然沒特教經驗,但很歡迎。那時是很少老師願到特教學校教書的,但我一想到如果回到普通校學,那不是又回到以前的情況嗎?因此就進入彰化啟智學校,從此跨進特教的領域。

特教孩子喜歡音樂  放聲高歌令人震撼

問:請談一談,同樣教音樂,特教學校和普通學校的差異?

答:在一般學校裡,沒人重視音樂課,連國歌也少有人唱,但在彰智的孩子,才約100多人,唱歌很賣力,連唱國歌都是打開喉嚨使盡全力。這種全力以赴,開心歡唱的現象,給我很大震撼。像腦麻孩子的表情,誇張的程度,常人會認為恐怖,我認為很美,他們齜牙咧嘴、扯破嗓子,雖然五音不全,卻毫無保留的放聲高歌,我真的被嚇呆了,也非常的感動,至今記憶仍鮮明。

腦麻孩子有些是半癱瘓、行動不便的,但智商不低、節奏感超好,他們可以打大鼓,雖手腳不便,卻能樂在其中,打鼓時使盡全力,大鼓常被打破。他們努力的打鼓,覺得自己是音樂的魔法師,這種現象使我自己覺得很有成就感。

他們上音樂課,不吝於表達他們的喜好,看得出他們的心裡是很享受的,對音樂是如此的著迷與喜愛。

音樂融和人際關係  情緒紓發性情緩和

問:妳獻身特教20年,教學經驗豐富,請談談音樂對身障孩子的教育療效。

答:首先是因為音樂,師生之間建立無比融和的感情。有一個自閉症學生,他學彈電子琴,自喻藝人孔鏘,是打擊樂團的主奏,很負責任,很好玩,我教什麼他學什麼,很聽話,在樂團裡,我下指令,他就跟著做,有一次表演時,出了一點差錯,別人要他停止,他都不理,只聽我的指令。

在彰智,有幾個完全不會講話的自閉症學生,在上完音樂課後,會過來和老師擁抱,表示友誼和感謝。有時午睡後,還會自動到音樂教室彈琴。我為他們製作一個節拍器,他們跟著節拍學唱歌,不久就會發出簡單的聲音,跟著音樂哼出聲音。他們因學音樂,找到情緒的出口,把心中的鬱悶紓發出來,心情平和多了。

到台中特教學校時,有一個自閉症孩子有暴力的傾向,會自殘,遇到不高興時,言語無法表達,就自己敲頭。我來上課時,有其他老師擔心我的安全問題。但是他一上音樂課就很快樂,音樂讓他情緒平和,所以上音樂課時,從來沒有上述情形。

另外一位是亞斯柏格症,就是比較聰明好動的自閉症孩子,腦筋不錯,卻為所欲為,情緒不受控制,常和人唱反調,例如上烘焙課時,他會故意去碰烤箱。但是在上音樂課彈琴時,我要他跟著我的節奏,一遍又一遍,讓他懂得配合別人,慢慢的,他就能接受我的指令。

還有一位自閉症學生,從未學過鋼琴,人很聰明,聽了幾遍後,就會自己彈,卻看不懂五線譜。他彈琴不用指尖,而用彎曲的指關節去敲琴鍵,能敲得很準,他愛上了彈琴,經常自動到音樂教室去彈。

自創鋼琴特殊教法  反覆練習熟能生巧

問:妳個別指導彈鋼琴的學生,有的是全盲、有的多重障礙,卻能得到總統教育獎及各種比賽獎項,妳是怎麼教的?

答:得到總統教育獎中有三位是全盲生,其中張晏晟又有腦麻,還很小的時候就到我家來學鋼琴。走路要人扶,都是我抱他坐上鋼琴椅子,把手放到琴鍵上,現在已是實踐大學音樂系三年級學生,我教了他十年,從大班一直教到國中三年級。現在讀台藝大的鍾方晨,也是全盲。而在惠明盲校就讀的曾宣淯則是視聽語多重障礙的學生。

教身障學生要使用許多輔助教具。教盲生彈鋼琴,我是用兩部鋼琴,我彈一部,學生彈一部;至於教聽障者,要在他的耳邊唱音,在他的肩膀拍節奏,比較辛苦。聽障生戴助聽器,多少可聽到聲音,雖然不是很清楚。但這些學生都有音樂天份,加上他們全部精神都放在彈鋼琴上,每次上完課,回家就聽錄音帶,努力記憶,熟能生巧。像曾宣淯上課時用傳統錄音帶,天天反覆地聽,已用壞了好幾個錄音機。

音樂是會令人快樂  孩子彈琴面帶笑容

問:身障生學習上比較困難,妳的學生學音樂,卻樂此不疲,有什麼原因嗎?

答:音樂是令人快樂的,彈琴時人會很開心。我的學生們彈鋼琴都是帶著笑容,我們去參加比賽時,我都說很好玩,不要把神經緊綳,不要有一較高下的肅殺之氣。我的學生上台都很自然、很快樂,把平常學的專心彈奏就好了,何必緊張呢?

有一個全盲學生學鋼琴,已上了大學音樂系,心理觀念都很正向,就是音樂給的力量。有一次比賽時,突然停電,她說:「停電了,我就有優勢了。」

音樂帶給他們快樂之外,也是他們的生活重心。他們因為看不見或聽不見,所以全副精神都投入,把所有聽過、學過的都記在腦中。像張宴晟,我有一次因事要請假,他聽到之後哭個不停,因為每個禮拜的鋼琴課是他最期待的,最後我親自向他說明,他才勉強接受。

一位自閉又全盲的學生,他上烹飪課,不小心切傷了手指,媽媽要他請假,但他哭著說手指不痛了,就是要來上鋼琴課。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5春季號032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