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予機會與舞台  缺陷的生命發揮無限的可能

炬輪協會大小可樂果劇團  為身心障礙者找到光明與希望

洪樹旺

炬輪技藝發展協會原名為「中華民國殘障技能發展協會」,成立於1991年,由謝學賢、劉源俊、錢凡之、劉文超等東吳大學教授發起成立,目的在幫助身心障礙的朋友,從心理的建設到習得一技之長,走出自我的禁錮,奔向陽光,找回自我的尊嚴。

協會隨後開辦各種職業訓練班,從心靈成長講座到電話行銷、花藝、押花、英日語、電腦排版、基板維修、配音、美容、素描、書法、歌唱、編織、錄音工程制作、多媒體操作、電訊維修、網際網路等,甚至有山訓、潛水等等戶外活動,琳瑯滿目,種類繁多,希望身心障礙的朋友能就自己的特點培養出生活技能。

成立『可樂果劇團』  全國唯一輪椅劇團

1996年底協會就配音班的成員,成立了「可樂果劇團」,為全國唯一的輪椅劇團,團員均為肢障者。當時在劉源俊團長帶領及名導演劉華老師指導下,獲得文建會重點輔導補助,每年有3至5次的公演。坐輪椅的人也能演戲,而且唯妙唯肖,頗受各界肯定。團員們也因演出成功,發揮其表演藝術才能,而活出自我尊嚴。進而透過每一次的演出,把關懷傳送至社會的每一個角落。

自1998年起受文建會委託辦理「左腳舞台的春天」系列活動,團員們克服身體殘缺等種種障礙,經過一次次的演練,已先後演出舞台劇「急診室風波」、「荷珠新配」、「離婚!離婚!離婚?」、「喜宴」、「雷雨」、「戀愛一籮筐」、「長白山上」、「豆腐坊喜事」」、「碧海青天夜夜心」、「台北寓言」、「天外」等時代古裝劇。不但獲得各界人士好評,更豐富了他們的生活領域,心靈得到了滋潤,得以開朗面對人生。可樂果劇團現由顧乃春教授擔任團長。

小可樂果劇團出現  腦麻兒少演起戲劇

小可樂果劇團則於2000年成立,係於921震災後,為撫慰心靈受創孩童而成立,是國內第一個由腦性麻痺青少年所組成的兒童劇團。團長王滿玉是創始五名團員的家長之一,由於她的全心投入,讓劇團能茁壯發展。次年五月應邀參加耕莘實驗劇場舉辦的第一屆兒童舞台劇嘉年華,演出「大頭變明了」戲碼,初試啼聲即一鳴驚人,深受肯定,於是奠定了成長的基礎,這是全台第一個由心智障礙兒童成立的戲團。

由於是由腦性麻痺青少年所擔綱演出,在劇團的演練陶冶下,帶給這群折翼天使的療育功效,不管是在生理上或是在心理上都得到證明。這群原本羞澀、自卑,情感一直難於表達與宣洩的孩子們,在專業人士指導下,藉由劇情的研讀與表演,舒解了自己那份難於言宣的悲傷,不再自殘,而且因此更快樂、積極面對現實,因為戲劇讓他找到人生的價值與意義。

其後陸續演出「大頭出院了(器官捐贈)」、「彩虹與蛋糕」、「哈啾!可怕的傳染病」、「灰姑娘」、「白雪公主」、「美人角之人魚王子」、「奇奇歷險記」、「小紅帽」、「三隻小豬」等劇,都獲得好評。

背台詞訓練走位  復健療效難以想像

由於戲劇帶給這群孩子綜合的復健治療,是其他單一治療難以望其項背的。參與舞台劇演練,讓身心障礙的孩子在自信、言語情感表達、肢體運作表現上,甚至在思想上,都有長遠的進步,甚至發揮了難以想像的自創台詞,能思索要如何表演得更好,這種種呈現於舞台上的一切,讓家長、觀眾與治療師無不感動的熱淚盈眶。

為了鼓勵更多身心障礙的孩子和家長能走出來,小可樂果劇團成員亦陸續增加了自閉症、唐氏症、小胖威利症和發展遲緩的小朋友,並且擴大規模演出。同時希望能與國外的相關團體做藝術交流,讓孩子與家長勇敢的「走出生命的魔咒,迎向生命的陽光」。

大小『可樂果劇團』定期公演之外,也經常會到醫院、監所、教養院和少年輔育院演出,協助政府從事感化教育。並於2001年和2002年相繼獲得台北市教育局「弘揚社教」獎和文化局第七屆「文化特別貢獻」獎。

到了2004年,協會成立「什麼玩藝表演工坊」及「愛不累顚欣靈樂團」,讓身心障礙的朋友有更多的機會演出,發揮他們的藝術潛能,並溫暖更多人們的心靈。

2006年奉令更名  炬輪轉動追求希望

及至2006年,奉內政部指示,更名為「炬輪技藝發展協會」,意指要協助身心障礙者在他人協助與自己努力下,不停的追尋光明和希望。

協會在多年努力後,目前發展方向歸納為兩大領域:藝術療育與烘焙培訓。其中藝術療育方面,將原有的幾個團隊整併為三個團隊,即可樂果劇團、小可樂果劇團和炬輪老殘綜藝表演團。他們將在有限資源的情況下,繼續為身心障礙朋友們服務。

協會秘書長王美珠老師是協會的靈魂人物,並兼任炬輪老殘綜藝表演團團長及大小可樂果劇團秘書,她從20多年前即參與協會的服務,可樂果劇團的名字還是她取的,是大小可樂果劇團團員口中的奶奶,對團員們呵護備至。

為了解炬輪技藝發展協會為身心障礙者所作的服務與努力,本刊記者來到該協會專訪王美珠秘書長,以下是專訪摘要:

問:請談貴協會成立經過及改名緣由。

答:20多年前,有朋友談起,有些先天身體殘障者或受過傷的朋友,因身體殘缺而失去工作或找不到工作、處境可憐,我們應該幫助他們,做些有益他們的事,於是成立了「中華民國殘障技能發展協會」。協會成立後,為了幫他們爭取工作權益,開拓人生的第二春,所以開辦好多職訓課程,有插花、編織、配音、錄音工程製作、英日語…等,希望訓練他們謀生技能。招收的學員,除了後天受傷者外,也有先天身心障礙的朋友。

到了2006年,因為殘障者正名為身心障礙者,內政部要我們改名字,於是改名為「炬輪技能發展協會」。炬輪之意,即希望身心障礙的朋友,靠著自力與他人的兩種力量,就像發出光芒的巨輪,努力向前轉動,以開創光明的前途與未來的希望。

技藝訓練針對特點  只看有的不看沒的

問:技藝訓練的課程中,配音是比較特別的,能否談談配音班的成立及過程。

答:協會成立後,首先成立的是配音班,當時,我們的想法是要先看我們這些人所擁有的,而不看所欠缺的,也就是要把自己的特點,發揮出來。例如視障朋友,音感特別強的,就請他加入配音班。

那時配音班訓練有一個名詞,叫「聲音的表情」。有一次文大戲劇系學生在看過我們的演出後,才知道什麼叫做聲音的表情,這種表情只能意會不能言傳。雖然配音班訓練了一些人才,但因大多數人是輪椅族,工作時,進出狹小的錄音間不方便,甚至因沒有電梯,需要旁人背上背下,造成諸多不便,最後只有一位只用拐杖沒用輪椅的朋友,就業成功。

輪椅族也可以演戲  演舞台劇一鳴敬人

問:你們開了很多技藝訓練班,怎麼又成立了劇團,演起舞台劇起來了?

答:我從小時候就喜歡聽廣播劇,鄰居有收音機,我去教他的孩子讀書,教完後就順便和他們收聽廣播劇,得到心靈上很大的慰藉與鼓勵;隨著劇情時而悲傷、時而憤慨,既紓發情感,也激勵人心,可以感受到一部戲劇的影響力是多麼大。

當我們的配音班訓練遇到瓶頸時,我就和導演劉華討論,我們可以來演廣播劇或舞台劇,但剛開始聽說要演舞台劇,他們都拒絕,認為正常人演戲都很困難了,要他們上台去演,暴露自己的弱點,賣相一定是不好的。

但那時,有人組成輪椅籃球隊之類的活動,他們才慢慢的接受輪椅族也可以演戲,進而成立了「可樂果劇團」。

成立不久,在幸安國小的一次感恩活動中,演出了首次的舞台劇,結果讓觀眾驚艷,表演非常成功,使得劇團一直演下去。其實,舞台劇不過是比廣播劇誇張而已。

歌唱話劇紓發感情  培養技能表演娛人

問:協會成立歌唱班和合唱團,為何對歌唱如此重視?

答:大家都知道唱歌可以讓人心情愉悅,紓發感情,忘掉很多煩惱和不如意,甚至能激發鬥志,尤其對身心障礙者,更需要音樂的陶冶,所以我堅持要開歌唱班,讓有歌唱天份的人來接受訓練。

我們的歌唱班有不錯的成績,有學員歌聲好,經過訓練指導,歌藝不錯,走向街頭藝人之路,有很好的收入。也有人來這裡學唱歌,表現優秀,常到老人院去表演、去娛樂、激勵同是弱勢的族群。其中最突出的一位,叫陳惠美,她現在還當上協會的副理事長。

十多年前,她的婚姻出了問題,差一點要帶孩子走上絕路。有人介紹她到協會來,我要她到歌唱班,並且嘗試演話劇,結果她表演得悠遊自得,把心中的不快樂釋放出來,覺得過去的遭遇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因而變成一個愉快樂觀的人。她媽媽看到我,就說我救了她一家人,但事實上,是她自己改變救了自己。

給身障兒童機會  成立小可樂果劇團

問:協會成立了可樂果劇團後,又成立了小可樂果劇團,其經過如何?

答:民國88年發生九二一大地震,造成重大傷亡,為了鼓舞人心,可樂果劇團的表演,多少產生撫慰作用。當時,文建會的一位專員告訴我說,劇團要傳承,就要往下紮根,我很同意她的看法。中部許多學校在地震中倒塌,部份學生來台北寄讀,當時有一位腦性麻痺孩子的家長,來協會跟我們說:「這群孩子被摒棄在社會的角落,能不能給他們一個舞台,讓他們走出來。」希望我們能收容他們。

我們討論後多數同意,劉華導演也點頭,於是小可樂劇團就成立了。當初,都是一些在學學生,有腦麻、自閉症、唐氏症、語言障礙及行動不便的,但他們克服困難認真學習,進步得很快,像一個年紀五歲的孩子,心智年齡只有兩歲,經過一年的訓練後,進步到三歲程度。

雖然,孩子進步明顯,但有些家長觀念轉不過來,認為一個身心殘缺的孩子,心理上已經很受創了,還要學演戲上台亮相,更是有失體面的事。因此,不讓孩子來學戲,失去了一個讓他們成長與發展的機會,實在很可惜。

身障者至監所表演  感化作用最明顯

問:能否談談你們到監獄去表演的情形?

答:炬輪合唱團和小可樂果劇團成立後,有人捐款請我們到監所去演出。記得我們第一次到桃園少年輔育院演出,就有院內學生來幫忙搬東西。我們的表演受到他們的熱烈掌聲鼓舞。我們離開時,有兩位院內同學說他們出去後,絕不能輸給這些身障朋友。

對於從事教育的人來說,要改變孩子的心態是多麼的不容易,這些輔育院內的孩子看我們的表演而受到激勵,有了上進心,表示重獲自由後,也要走上公益之路,可見歌唱或戲劇表演是對人心有很大的影響力。

之後,我們就經常到少年輔育院去表演,但看到被關進去的人數直線上升,這些9-18歲的青少年,小小年紀就犯罪被關,看了令人心痛。我們希望能幫助他們,以免出獄之後再做壞事。

有一次到高雄監獄表演,因場地小,現場空間有限,改為播放閉路電視給受刑者看。他們看完後,有人感動得掉下眼淚,我想這也是一種感化教育,鼓勵了許多誤入歧途的人。

我們也應邀到屏東、花蓮的監獄去為受刑人表演,後來要我們常去看他們,因為我們是身心殘障孩子,而且是表演給他們看,不是說教,讓他們從心裡上感動。

我們為孩子們成立劇團,目的是在讓他們參與群體生活、接觸人群、學習謀生技能。然而,他們同時能藉著表現,到監獄表演、感化、激勵那些邊緣人,其效果實是始料未及。

等23年開口說話了  循序漸進終見成長

問:小可樂果劇團的團員都是身心障礙的小朋友,你們在輔導與教導時要特別費心,能不能談一談其中甘苦?

答:有一對雙胞胎兄弟是自閉症兒,哥哥的情況比較嚴重,從不開口說話。有一次野外活動,我們帶他們到基隆潛水,教練們幫忙作準備工作,我要這對雙胞胎的哥哥表示感謝,他居然開口說:「謝謝!」,聽到後,我整個人愣住了,他終於講了人生的第一句話,他媽媽得知後,說:「我等了23年了。」

幾年前,他來協會,我們在華視排練時請他加入,讓他自由參與。在訓練時,為了要他繞著排練繞場一圈,我們拿著餅乾在前誘導他,一點一點進步,但孩子的耐性不夠,不能讓他太勞累,不然沒辦法控制情緒,所以要分段提示教導才會進步。

有一次在排練時,他與一位孩子跳雙人舞,練得很順利,但忽然間,他朝對方臉上吐口水,原來是身體不舒服,控制不住,但唐寶寶並沒有生氣,拿出手帕擦擦臉,還關心他是否那裡不舒服?看到這一幕,我感動落淚,這個孩子能如此體諒,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而他的弟弟,見到我總會喊我:「奶奶早!」我們教他背台詞,雖然進度很慢,但他很認真的在練習。

叧一位腦麻孩子,來了幾年,前年在演出前,還要人家帶他走位;去年演出時,竟然可以帶領別人了。這雖然是小小進步,但對我們來說,絕對是大大的進步。因為他懂得融入他所處的環境,與大家互助合作,具有團體心。

這些孩子眼中的世界和我們想像的不同,他們的行為能力,需要長期不停而且耐心的給予訓練,他們演戲時以動作為主,台詞為輔,而且台詞儘量少。因為,他們有語言障礙,表達能力不足。五年前,有位媽媽聽到孩子會講出:「你好!」就感動得哭了好久。我們教他們說話,台詞句子不能太長,對一般人來說,講三個字與四個字沒有什麼差別,但對他們來說,多一個字就困難多了。而且在教導時,要用鼓勵代替命令,給他們鼓掌、誇獎,他們學習會較快。

有政大學生來採訪,其中一位孩子居然站起來說:「我們歡迎奶奶為我們講幾句話。」這位平常很少說話的孩子,突然間靈活了,講了這麼完整的一句話,真令人感到高興。

孩子們的情緒,難以控制,常會發脾氣,外人無法了解,不過我們利用機會訓練。在華視訓練時都不清場,採開放式,旁人可自由進出或參觀,以這樣的環境,訓練他們克制自己的能力。

看到這些孩子在困難中學習而且有成長,內心的感受實在難以形容,喜悅之外,覺得自己也跟著成長。

家長也要學著放手  孩子才有成長機會

問:你是小學老師出身,在教育身心障礙的孩子與正常孩子間,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答:在教育孩子成長方面,原則沒有不同,就是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學習獨立,要讓身心障礙者能融入社會。

有一次,我們到花蓮去表演,順道到七星潭旅遊。在爬階梯時,有對姐弟在媽媽的扶持下往上爬,我喊XX媽媽請把手放開,姐姐的手放開了,但弟弟的手還牽著,我又喊XX媽媽請把手放開,XX媽媽看著我,不得已把手放開,但弟弟叫聲媽媽,她又把手伸過去拉著,我又喊了一聲,媽媽看了看我,才放手,結果兩個孩子用不方便的手腳自己爬了上來。孩子上來後,說:「我做到了。」我告訴父母親們,在安全的情況下,要學習放手,孩子才能成長,給他們機會,他們才會進步。

另外,有一個小兒麻痺的女孩,我鼓勵她參加歌唱班和英語班,希望她多和同學往來互動,要她努力自立自強。後來她讀夜間部到高中畢業,都是班上前三名,個性也變得活潑有自信。看到她的改變與進步,我就覺得很快樂。

看到生命的恩典  期許孩子感恩惜福

問:妳為協會奉獻20多年,最令妳感動的是那些?

答:我們這個團體的存在,在給心智有缺陷的孩子們成長的舞台與機會,讓他們能看到生命的恩典及奇蹟,更重要的是,希望他們懂得感恩與惜福。這也是我對這個團隊及所有人的期許。我小時候受人恩惠,常心存感恩,所以希望奉獻。也因此希望年輕人要惜福、要感恩。

在協會服務多年,最讓我感動的是萬華國中一位老師,他的兒子參加小可樂果劇場公演後,抱著我哭了起來。因為家有個身心障礙兒,多年來他像犯人一樣生活在罪惡中,現在看著孩子的成長,他終於從罪人的框框中釋放出來。還有一個學生參加表演活動回到家後,家長打電話來道謝,說他們家中這個孩子向來是捧在手中的寶貝,但今天回家,第一件事情是倒水給她喝,還為她放洗澡水,感謝媽媽長久以來辛苦的照顧,令人喜出望外。05圖片.JPG

↑101.12.22小可樂果團員在華視歡渡聖誕。(炬輪技藝發展協會提供)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5春季號032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