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都有樂於助人的同胞

                                                             瞿海源

內人帕金森氏症最近快速惡化,頻繁進出醫院,出門就醫需要坐輪椅搭計程車,多次碰到很貼心照顧患病乘客的司機先生,但也碰到少數司機很不厭煩,完全不想幫助乘客,甚至還因故指責內人。五月間騎車去買菜,在十字路口被轎車撞倒,「肇事」的年輕駕駛立即把我扶起,並趕緊叫救護車,旁邊的路人也即刻參與「救援」。在人際疏離的台灣社會裡,似乎人們都不太關心其他的人,個人最近經歷了上述的事,卻也發現在日常生活裡,處處都有人樂於助人。

就在六天前,內人要去教會請牧師做腳底按摩,叫了一輛計程車,司機看到我推著輪椅,竟無意下車來幫忙,我獨自把內人相當困難地扶上車子後座,他一直袖手旁觀。車子開到教會附近,內人說在前面綠色圍籬的左邊停車,司機好像沒聽到,繼續往前開,我拍拍駕駛座的椅背說:「過了!過了!」司機卻說:「妳不是說xx號嗎?還在前面啊!」內人趕緊道歉說記錯了,司機才倒車回來,還抱怨說「不要亂講」。

我們下車時,司機還是冷眼旁觀。突然有一個中年人幫我抓住輪椅,並迅速幫我把內人安頓好,還把輪椅推到教會門口。內人一再道謝,並問他怎麼技術那麼嫻熟,那位先生說他是三總的志工,亮出工作證。哇!碰到貴人了。我回過頭來付計程車費給司機,司機說不用了,再遞給他車費,他堅持不收。

按摩好了,張牧師打電話叫計程車,我們上了車,決定去忠孝醫院更換剛才在家裡不當心擠破的尿袋。司機也住在南港,一路上就聊了起來,自然提到剛才那個司機的事。車子開到急診處,司機幫著把內人扶上輪椅,急診處的一位漂亮護士緊急接手,我就跟著要進急診處,司機提醒我車錢還沒付。噢!對了,不能讓這位司機比照前面的司機不收車費!

有一次,也是在忠孝醫院,叫了排班的計程車要回家,司機先生很貼心地幫忙把內人扶上車,也細心地提醒要拿剛買的蔬果上車。司機姓單,我就問是山東人吧,他說對,我們山東單縣幾十萬人都姓單,說起單縣,司機勁就來了,說了許多單縣的事,車子快到家了,司機說:「哎呀!跟你們聊得太高興,忘了按錶,平常你們付多少錢啊?」我說一百八、九十,司機就說一百六好了。

再說我五月間小車禍的事,那是禮拜天上午十點左右,我騎著腳踏車去汐止市場買菜,騎到一個橋頭十字路口,我看到是綠燈,就騎了過去,到路口中央,突然左邊一輛白色轎車開過來把我撞倒,就聽到路人驚呼,我的車子被撞歪了,右腳卡在倒下的車槓和輪胎中間,一時抽不出來,兩三個路人跑上來幫忙把腳給拉了出來。年輕的轎車駕駛也趕上來幫忙,把我扶到橋頭邊。要我走兩步,自己摸摸屁股大腿看有沒有受傷,我發現沒傷到,年輕人說還是送醫院檢查看看,幾個路人也附和著說還是去醫院檢查比較安心。於是年輕人撥了手機叫救護車,我也跟他借手機打電話回家。

最近接連碰到的司機,大都很有善心,樂意幫助行動不便的乘客,即使那一位起先很不客氣,也無意幫助有病乘客的司機,最後也以不收車資來表示善意。其實,包括計程車司機在內,台灣的服務從業人員,不論是政府還是民間的,在過去二、三十年間,已經建立了以顧客為尊的職業文化,只有少數較年長的司機觀念仍未改,缺乏現代服務業應有的服務精神。

在老齡化社會來臨時,長照成為社會所必需的制度,而照護者的人力是制度的重要支撐,在量和質兩方面都應該有足夠的水準。就老年人口的交通而言,台灣交通界雖已建置很多便利措施,但整體而論,還不是很理想,例如運載行動不便的老人和病人的復康小巴就收費太高,公共場所的無障礙設施也不夠普及。政府和民間仍需通力合作,加快腳步地落實長照制度和人力資源。

(作者瞿海源  前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