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公平 前路還遠

               吳豐山

        一、

 近幾年來,我常思考一個問題:兩千三百萬同胞,誰對台灣最有貢獻?

 我得到的答案無比複雜。

        二、

 一般而言,恐怕都是認為權力越大的人對台灣貢獻越大。我的答案是「未必」;掌握大權力的人假如做成錯誤決策,他對台灣不是貢獻而是危害。比如說,現在台灣有一大堆被稱爲「蚊子館」的無用建設,這些「蚊子館」無一不是花用公帑蓋的,卻因當初決策不切實際,所以公帑花了,效用不見產生,等到要補救已來不及了。

 一般而言,恐怕都認為企業家開工廠促進經濟發展、提供就業機會,對台灣有大貢獻。我的答案也是「未必」;假如企業人士以一己利益為最高考量,苛待勞工,甚或生產不良產品,那就不是貢獻而是危害。比如說,報章媒體常見「血汗工廠」新聞。又比如說不良食品充斥市面,危害人民健康

。製造不良食品的人在未被發現前,坐享暴利,試問他對台灣有何貢獻?

        三、

 大概不會有很多人推崇清潔工人。其實我們只要閉上眼睛,大概就不難想像,假如沒有人ㄧ身污垢每日清掃馬路,清運垃圾,那麼社區會變成什麼樣貌?可見清潔工人對台灣有貢獻。

 大概也不會有很多人推崇農夫,可是我們每個人每天享用的米粒,肉品、蔬果,沒有一樣不是來自農夫的血汗;可見農夫對台灣有貢獻。

        四、

 最近因為政府推動年金改革,使得軍公教同胞的原有權益受損,因此街頭抗爭不斷。抗爭的軍公教同胞說軍公教是國家的骨幹,政府無視軍公教的貢獻,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抗爭不斷,而且看不到停止的跡象。

 說軍公教是國家的骨幹,筆者認同。不過周延的說法應該是:凡是付出心力做好每一件工作的人都是國家的骨幹;也就是說軍公教之外,清潔工人、搬運工人、農夫、在家裏洗衣煮飯的婦女,連同遠來的外籍勞工、看護,每一個人都是台灣的大小骨幹,每一個人都對台灣有大小不同的貢獻。

        五、

 如果更進一步把貢獻與回報連在一起思考,那麼我們會發覺,台灣政治社會的現代化,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這話怎麼說?

  軍公教是受薪階級,他們每月所得皆來自國家稅收,他們的退休俸主要也都來自國家稅收。假如要講公平,收入與貢獻必須緊密連結,然則我們是否真正做好績效考核?

  農民看天吃飯,他們對國家做出了很大貢獻,但天災補償卻只是象徵性的。年紀大了,做不動,但餘命歲月的「老農津貼」也只是象徵的;這是明顯的不公平。

  很多基層勞工學歷較低,可是社會的正常運轉少不了他們。或者換句話說,他們是在做其他較高學歷的同胞不願做的工作。我們的傳統觀念和制度使他們收入偏低,而且低一輩子, 等於吃虧一輩子,這也是明顯的不公平。

 都說「勞動神聖」,都說「職業無貴賤」,事實是白領高傲,事實是聲音大的站上風;筆者說「台灣政治公平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說的就是這種不公平必須逐步調整。


(
作者吳豐山  曾任監察委員 公共電視董事長 行政院政務委員 現任吳尊賢基金會董事)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