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豐山專欄】


太多政治‧太少人文


選舉本身絕對不是任何選舉人或被選舉人的人生目的,


它充其量只是一種過程、一種方法或者一種手段;


假如讓過程、方法、手段佔去了歲月的一大部份,


不就造就了生命的荒唐?


                                                                                                                              吳豐山


總統大選如火如荼。剛於1月份,立委改選殺得鼻青臉腫。「愛心世界」季刊本期出版的時候,新總統已然揭曉,可是,政治紛爭就會到此告一段落嗎?


台灣幾乎年年辦選舉,參與各方為了勝負,大舉動員,牽動社會的每一根神經;媒體又火上加油,政治淹沒了很多社會的脈動。


誠然,政治是重要事體,人民生活的每一個環節,都與政治息息相關,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關係每一個國民的安身立命;可是假如年年選舉,那麼便是每一年12個月裏頭,有好幾個月,人民必須被迫生活在選舉的喧鬧之中。


人民必須一年12個月之中有好幾個月被迫生活在選舉的喧鬧之中嗎?依本人淺見,絕對是沒有必要的,因為候選人都不是突然在人間出現,選民只要回想一下不同候選人的過往表現,再對照一下他們所揭櫫的政見,一下子功夫,就可以決定如何投下手中的選票。


然則,為什麼選舉曠時費日?為什麼媒體火上加油?為什麼候選人聲嘶力竭?依本人淺見,應該是選舉操作如同演戲;有人喜歡演戲,有人喜歡看戲,如此罷了。


深入一層分析,選舉本身絕對不是任何選舉人或被選舉人的人生目的,它充其量只是一種過程、一種方法或者一種手段;假如讓過程、方法、手段佔去了歲月的一大部份,不就造就了生命的荒唐?


走筆至此,筆者不禁想起了1986年,在台南縣最後一次參加國大代表選舉的時候發生的一件事體。


筆者歷次參加選舉,新營地區都委由一位洪姓友人助選。這位友人開了一家小型印刷廠,印製中小學作業簿,洪先生還自己作行銷員。洪先生外出的時候,洪太太就在廠內打理。我幾次造訪都未碰到洪先生。最後一次造訪的時候,洪先生仍外出,洪太太接待我的時候說:您選舉很忙,不要再來了,洪先生早就已經開始幫您拉票了。


在送我離開的時候,洪太太忽然以很溫暖的語氣問我:吳先生,您為什麼不去找個頭路?


我已不記得當時如何回覆洪太太的問題,不過這句話在選後卻一直縈繞在我的腦際。


我想,洪太太一定是認為「只有沒有頭路的人,才參加選舉」。社會上,開計程車的開計程車,教書的教書,種菜的種菜,像我們印作業簿的印作業簿,您們競選的人做什麼?


洪太太一定是在地方上看到很多不屑民意代表,所以有此一問,這當然太貶抑了另一部份人的志業。不過,平心而論,這位女士的一問,確是點出了社會基層的心聲。


衷心希望,主政者能夠整合台灣太多的選舉。假如能夠每4年併辦一次地方公職人員選舉,每4年併辦一次中央公職選舉,地方選舉與中央選舉中間間隔兩年,那就會有很大改善。


也衷心希望參與選舉的人都能對國家社會有足夠的愛心,樹立良好的形象,不要在人民心目中成為不務正業的貨色。


(作者吳豐山 吳尊賢基金會董事 曾任公共電視董事長 行政院政務委員)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08春季號004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