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寫作比賽國中組第三名】──我難忘的一件溫馨情事                                 


                                  有情記事                                          李易融
                                                                                            新竹縣自強國中
                                                                                                       3年16班
我不只一次看見那一對母子,在不同的地點:去圖書館的路上、草皮上或閱覽室。通常是母親小心翼翼的牽著小孩──看上去莫約十五歲,和我同年紀的男孩。


整個暑假,為了準備升高中的學測,我的日子都泡在圖書館裡,像是泡在一只釀酒的甕子裡,不見天日。有時我甚至懷疑這一切只是為等酒熟的一日,抑或是一種逃避?但我既沒有勇氣跨越,也沒有力氣探索。只好日日提問生命意義之不可解,彷彿有一口憂悶鯁在喉裡。前幾天還為了這件事頂了母親幾句話。


「生命全是責任嗎?是為他人負責的責任嗎?抑或為自己?」像冷氣機呼出的轟轟響聲,在我腦海中高速運轉。腦袋煩了,索性把書本擱在一旁,在圖書館四處晃晃。圖書館就是有著一份靜謐的氣氛,彷彿所有的畫面都是依照一種靜音的方式在進行。突然,一道哭聲打破了規則,從兒童區傳來的。走近一看,是那對我常看到的母子。在這應是小孩子的天地裡,他高大的身影伴隨著吵鬧的啼哭聲,更加引人側目。其他小孩竊竊私語,有位母親說:「他是智障啦!以後要離這種人遠一點!」耳邊傳來的對話,使我心裡漾起陣陣酸楚。而這位「大孩子」的母親,緊緊的將他抱在懷裡,輕撫他的背,柔聲的安慰他不要哭;然後就像做錯事般,牽著他的手,趕緊逃離現場,徒留背後嗡嗡的指指點點聲,在空氣中盪出一圈圈波紋,漸漸地,一切似乎歸於平靜。


無法平靜的是我的內心。不知怎的,我竟走出了圖書館,試圖尋找他們的蹤跡。下午五點天光猶亮,一眼便見那對母子坐在館外的草皮上。我走了過去,向大孩子的母親打了聲招呼,問她剛才發生什麼事。她說她的小孩叫小凱,因智能不足只能看圖畫書,卻被書裡怪獸的恐怖長相嚇哭了。閒聊後,才知小凱三歲時那場發燒,不但燒壞了智商,也燒毀了一家的幸福。小凱的父親在他被宣佈以後的人生毫無光明可言之後,狠心地拋下家庭,留下那位永不放棄的母親。我永遠不會忘記她在訴說時臉上堅毅的神情,她說:「只要我還活著,我不會放棄小凱的。」儘管時間在她臉上雕刻縱橫皺紋,在髮上塗抹白漆,她依然不被艱苦的環境擊到,一直守護在小凱身旁。她看了我手上的書一眼,對我說:「你的人生充滿希望,有的人卻是連機會都沒有了,你要好好把握啊!」跟她道別後,我有一種想回家跟母親道歉的衝動。


下午六點多,夜色鋪被。走在回家的路上,盞盞街燈氣定神閒地的束起團團光亮。我想起了顧城說的,「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


我想,光明一定正在不遠處,只等我抬頭往前注視它,邁開步伐找到它,我堅信。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08春季號004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