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愛心寫作比賽國中組第一名】


留下的空位


珮安


彰化縣精誠中學國中部


國三真班


我在板南線的捷運上,隨著列車的擺動搖搖晃晃。目光掃過幾次我的四周,冷清清的無一處不是空位。


「西門站!西門站!」以往這裡的人潮總是非常洶湧,今天當然也不例外。車門一開,一窩蜂的乘客果真如旋風般的竄了進來。車廂內頓時添了熱鬧氣氛,原本空蕩的座椅一下子擠滿了人。對於這習以為常的景像,我的視線隨意飄移,沒有特別聚焦。但,一位小女孩霎時吸引我的目光。


她心滿意足的在我的前方坐下,把我對面的空位填滿,再平常不過。「那是博愛座喔!」尾隨在小女孩後方的是她的父親。經父親一說,純真的小女孩立刻哇的一聲跳起來,這令她的父親莞爾:「沒有關係,只要有需要的人要坐,我們再讓位就行了。博愛座不是不能坐,只是要將它優先讓給最需要的人。」縱使父親這麼說,小女孩仍是固執不肯坐下:「它只說給孕婦、老人、行動不便及抱小孩的人坐,又沒說給小孩子坐。」


我覺得有趣,瞄了一眼告示牌,果然寫著「博愛座」。現今的博愛座椅大多漆成深藍色以便區分,像這樣與一般淺色座椅沒兩樣的博愛座數量很少,也難怪女孩會坐錯。其實,說是坐錯也不盡然。就如那父親所說,只要肯讓位,就是發揮博愛座的精神。但一般人寧可不坐,因為以道德觀念而言,把博愛座留給需要的人,是舉手之勞、義不容辭的。


「台北車站!台北車站!」列車停靠,一群人下車,又有一群人上車。壅塞程度依然不減。不過儘管人潮眾多,甚至時而相互推擠,正前方的博愛座還是空著的。好像大家有了共識:就把它留下來,給真正需要的人來使用吧!


剎時,莫名的情感如潮水般湧上心頭。原來,即使在這城市裡,忙碌歸忙錄,眾人仍把那份愛心留下。這一個禮讓的動作,傳達了我們心中所要表達的情感。看來,我們都已明白需要和想要之間的差別了。


雖然每一站的上、下車,遇見的幾乎都是陌生人,但是那個空著的位子一直都在,彷彿有一條絲線將我們串聯起來;似乎我們的良知及內心的想法,即使沒有交談,也是一致的,讓我們不會去貪圖,不會想去佔有。


我回憶了那女孩的舉動,想著:那僅是一個座位,靜靜的在那裡,卻傳達著溫暖的訊息。我們把它留下來,留給老人也罷,行動不便者也罷,能夠將愛心與關懷傳遞給他們,我們拉著拉環站著又何妨?


「市政府站!市政府站!」下車前,我的目光還停佇在那個空位上,許久難以回神。雖經過數個人潮巔峰的車站,那個座位至少在我下車前,仍是空著的。我的心情非常好,濃濃的情感在迴盪,直到列車門關上,準備開往下一站。我心中的感動澎湃著,相信要讓它消逝,恐怕還得花上一段很長的時間。


※本文選自《2007愛心世界季刊第二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