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豐山專欄】
懷念吳尊賢先生           吳豐山


「吳尊賢基金會」創辦人吳尊賢先生仙逝已經七年了,時間真是過得好快!


七年本來是很實在的事情,不過可能因為筆者追隨尊賢先生長達三十年之久,也可能是因為尊賢先生在人世間留下了太多的慈愛,筆者只有在每一年到北新莊吳家墓園去憑悼的時候,才能實在感覺到所謂天人永隔!


三十年是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尊賢先生在有意無意間,給我很多教誨。這些教誨已經變成我的信念,所以在與親友談論人間的時候,常常不自覺地就脫口而出:「我的老闆尊賢先生以前告訴我,『不是沒有辦法,是還沒有想出辦法』,是不是我們再絞一絞腦汁?」
「我的老闆尊賢先生以前告訴我,『地球是圓的,轉個彎,就又碰在一起』,是不是算了,不要計較?」


「我的老闆尊賢先生以前告訴我,『沒有健康,一切皆空』」,您千萬不要輕忽,要趕快去看醫生!」


「我的老闆尊賢先生以前常說要『做有意義的事,賺有道德的錢』,您做這個事要花很大力氣,可是沒有意義,是不是就算了?」


因為這些金玉良言,我深信不疑,所以常琅琅上口,我很多親友因此也受惠良多。尊賢先生一生從事工商,嘗盡酸甜苦辣,累積的人生經驗,十分豐富;他打球四十餘年,從打球悟出的人間哲理,更是精采;筆者因為與尊賢先生常在一起,所以分享了很多他的智慧果實,實在是難得的幸福。


民國八十七年我被政府任命為公共電視董事。一些朋友希望我競選董事長。我請教尊賢先生,他跟我說:經費有限,公婆很多,這個董事長恐怕不好做,不過假如當作「做功德」,便會對國家社會有好處,您假如能夠抱持「做功德」的心情,可以去做。


於是,筆者就抱持「做功德」的心情做了公共電視第一屆董事長。三年後改選的時候,董事會同仁全票支持我續任。在公共電視六年又八個月的任期中,我在大家協力下為公共電視建立了典章制度,樹立了團體文化,贏得各方肯定。我現在很想報告尊賢先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公共電視任滿後,政府提名我任監察委員,等待一年,立法院不審就是不審。後來蘇貞昌先生組閣,邀我擔任政務委員。尊賢先生在世的時候,與我談論社會百態,在談到不肖官員的時候,常常會說「做官,做狗屎干」這句口頭語,意指不少做官的人其實並沒有在做福國利民的事。有一年我打算參選立委,尊賢先生幾經思量後告訴我:您想選就選吧,不過假如我是您的話,我不會選。照您的涵養,等於是每三年花一大筆錢去買個奴才做而已。錢,我們有,但這樣子有意義嗎?


後來我沒有選立委。去做政務委員的時候,隨時很在意尊賢先生的教誨,戰戰兢兢,絕不敢把他做成「狗屎干」!


尊賢先生生前一年決定捐資給台灣大學建築「尊賢館」。「尊賢館」樓高十層,一、二樓的後半,與台灣大學合辦「愛心世界」展示館,展示國內外愛心人物事蹟。為了進一步發揚愛心,「吳尊賢基金會」的董事會決定發行「愛心世界」季刊,筆者參與籌劃,便就信筆寫了這篇短文,一以追思尊賢先生,二以幫讀友認識這位傑出的企業家和他的淑世思想。


※本文選自《2007愛心世界季刊第一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