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寫作比賽大專組第二名】──我難忘的一件溫馨情事


我是她的眼


胡筱榆


東華大學


民族語言與傳播學系


四年級


日前參與一志工活動,那是與彩虹心協會的盲人朋友們的共遊行程。艷陽日,除了汗如雨下,緊緊交疊的雙手更傳達了強烈情感波動。


為了讓我們能體會盲者的不便,練習相互扶持應有的步伐,前一日的晚餐時刻,眾人閉上了眼不出聲,以雙手搭前者肩,然後依序下樓。此刻,唯一指引我們的,只有依賴前一人的指示:「下樓囉!」「轉彎囉!」。


我必須坦承,當閉眼走路不是一個遊戲,而是長時間的摸索時,那種感覺十分難受,一切顯得不確定且缺乏安全感,前面的人只要腳步稍快,我就擔心自己跟不上,害怕自己成為團體活動中的拖累。黑暗中,甚至恐慌的認為將要踩空了,只能以十指緊緊扳住前者肩膀,讓那起伏的肩線帶領我前進。


●●


隔日,真正與盲友接觸。


初次接觸,帶著忐忑的心情,陪伴他們用午餐。從來沒有過這般經驗,怕自己做不好,也擔心自己能力不足。但,微笑是最好的語言,即使視力不便,笑,依舊能傳進心中。盲友們大部分都是阿公阿嬤,個性既開朗又客氣,只是簡單的替他們舀湯,或是挑揀魚刺,就會收到好多好多句的「謝謝」,那種強烈的「自己被需要」的肯定,讓我非常震撼。此時除了耐心,更需要的是同理心。


第一次的接觸,真正困難處在於必須將平常習慣的動作放慢好幾倍。我們以為舀起絲瓜放到碗裏很簡單,所以可以邊舀邊哼唱;我們以為大口喝熱湯很容易,所以能夠邊喝湯邊盯著電視,但是,當你看不見,一不小心,這都是潛藏的危機。


●●


餐後共遊紅毛城時,和我一組的是曉音姐,有點羞赧地,她將左手交給我,讓我牽她前行。曉音並非先天盲,也非全盲,而是嚴重弱視。在一片漆黑的世界,雖然光源弱,但僅有的一點視力,讓她依稀能瞧見這世界的美,這能不能也算是一種幸福呢?


牽她的手,我想,她讓我學習感受的,比我所幫助她的更多。來自曉音左手緊握的力量,讓我充滿被信任、受依靠的感覺。那日,我是她的眼,必須更細心更仔細的去觀察周圍,然後,想辦法傳達這些來自外界的美,輸送進她渴望看見、冀望認識的內心,讓虛無成為可能的體會。


●●


這不僅是志工活動,也是一場成長課程。互動過程中,種種感觸讓我重新認識自己、認識世界。過往,總以為眼前看到的就是一切,所以總是隨性的瀏覽,從沒想過,閉上雙眼還有沒有辦法清楚描繪方才的景象?這種自滿讓人忽略多少事物,錯失多少次聆聽的契機?


想起那日緊握的雙手,指間傳來的溫度仍讓我感到溫馨不已。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08冬季號003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