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緻農業經營有成 農村未來新希望


許清水在鹽地蓋溫室 成功種出甜度13的「玫瑰蕃茄」


■洪樹旺


在台灣西部最貧窮的鄉村沿海最貧瘠的鹽地裡,許清水種出了味道最甜又能爆漿回甘顏色像玫瑰般漂亮的小蕃茄名曰玫瑰蕃茄」。別人生產的小蕃茄經過大盤、中盤、零售商,一斤只賣三、四十元,有時還賣不出去。他的「玫瑰蕃茄」只接受電話訂購宅配及賣給固定商店,一斤卻可以賣到一百五十元,而且還常常要排隊等貨,這些炙手可熱的超級蕃茄來自雲林縣口湖鄉水井村許清水所經營的水哥教育農場


許清水從事精緻農業有成,為沿海的農業經濟注入了一些活水,也為沒落的農村帶來不少的新希望。他不僅顛覆了長期以來農業無望的論調,還把社會視農夫為卑微角色的傳統觀念給扭轉過來。


十多年前,他剛回到農村種田,不但村裡農人們都覺得農業沒前途,連他自己都感到自卑,總是「頭累累」(台語,頭低低的),甚至不敢說自己是農夫。而今,他受到了尊敬,走路可以抬起頭挺起胸來,他證明了當個農夫沒有什麼不好,就像其他行業一樣,是正正當當的職業,而且值得炫耀驕傲。


許清水憑著不服輸的意志,加上不斷摸索研究以及貴人的適時相助,種出甜度可達13度的小蕃茄,足足比別人的蕃茄多出56度。他的「玫瑰蕃茄」皮薄色美,甜中帶點酸,令人回味無窮,所以得到消費者的青睞與獨鍾,雖然種植面積已擴大兩倍,猶供不應求。


能夠種出如此可口回甘的蕃茄,必然有它的技術祕笈,但是許清水並不藏私,對於有意願農作的青年,他樂意傾囊相授,給予指導,甚至願意提供資金與行銷通路。他希望農人能生產好品質的農產品,造福社會,他知道現代人不怕產品價格貴,只怕沒有好東西。


熱心公益 回饋鄉親


他是一個懂得回饋的人,常把蕃茄往學校送,給小朋友當營養午餐。他的農場叫做「水哥教育農場」,也接受學校的校外教學,讓小學生認識農業,培養他們的興趣,有時在產期尾端,開放給學生免費摘果,回饋鄉親。


有一年,他種一批哈蜜瓜,只有500棵,甜度達到20度,他拿出來義賣,每個1000元,為早療兒童籌募款項。


許清水喜歡打羽毛球,還拿過地方舉辦比賽的冠軍,對學生參加運動比賽或活動,他都熱心支持。有一年,他母校的棒球隊拿了縣級冠軍,他提供獎學金和獎品,作為鼓勵。有一次,某教會團體舉行追風少年腳踏車環島行,來到雲林口湖,他提供了雲林站吃與住的服務。


四月中旬某個下著小雨的午後,本刊記者來到口湖水井村,訪問「水哥教育農場」的許清水,聽他談談他的務農歷程與故事。


雲林口湖鄉的水井村,靠近海邊,與北港溪距離不遠,因為嚴重的地層下陷與海水倒灌,許多土地終年浸泡在水裡,有些變成濕地,無法耕種;有些含鹽分高,農作物不易生長,即使長出來也是收成不好。由於農民的農業所得普遍不佳,水井村變成台灣最貧窮的村莊,年輕人多往都市或外地跑。


許清水在水井村出生,家裡有五分田地,但是收成難以糊口。在他上小學時,父母親外出高雄工作,家裡與田裡的事由祖母一肩挑。許清水甚受祖母的疼愛,每到課餘就跟著到田裡幫忙。


在他四年級時,有一天,他的祖母一早就出門要去巡田,經過墳墓時,被一隻竄出來的野狗咬成重傷,終至不治。頓失最親的祖母,讓他心中對種田留下陰影。


憧憬光鮮亮麗生活  為夢想流浪到台北


1617歲時,許清水時常看到村裡的一些年輕人,從台北等都市回來,光鮮亮麗的,好像都混得不錯,他也跟一般少年郎一樣,對未來人生產生憧憬與夢想,於是離開家鄉到了台北。


剛到台北時,住在三重市,與家鄉出來的年輕人混在一起,不是抽菸,就是喝酒或賭博,過著不知明天的生活。當完兵後,又回到台北,他做過許多工作:當送貨人員,做過貿易公司業務員,也曾為地下錢莊向人討債,一個接一個,都不長久,就像做夢一樣,當美夢幻滅時,再換一個。這種日子,對他來說,就像浮萍一樣,找不到一個安定的處所,幾經磋跎,轉眼之間竟已經2627歲了。


繁華都市美夢已碎  親人相勸返鄉種田


有一天,他那專為人蓋蘭花溫室的哥哥打來電話,說爸媽年紀大了,漸漸沒法種田,而他在外三天兩頭沒工作,常伸手要錢,也不是辦法,就回來種田吧!又說現在用溫室種果菜,剛開始種植時忙一陣子就等收成,簡單又輕鬆,不必花什麼勞力照顧。


老爸也說,種田有種就有得吃,不必為他人負擔風險,只有吃好吃壞的差別而已。


那時,許清水雖然在失業中,並不認為種田會有什麼前途,心裡想著只要能養活自己就好,既然老爸和哥哥這麼說,就收拾行囊回家吧。


實際下田方知辛苦  笑稱被騙卻不認輸


回到家鄉後,他父親就拿著田契向銀行貸款,給他蓋個三、四百萬元的溫室。在貧瘠的田中蓋起漂亮的溫室,引起鄰居們的側目,聽說是許清水要回來種田,就傳出一些風言風語,老一輩的人說,大家種田一輩子,風吹日晒的,哪要什麼溫室?又有人說,人都沒得住了,還給果菜起厝?


衝著這些話,許清水心裡想著,過去在台北混不出什麼名堂,被人看扁,這次絕不能讓人看衰,絕對不能輸,即使再大的困難都要咬緊牙關,全力克服。


從種小黃瓜出發  體會產與銷難題


一開始,他到處向人請教怎麼種田,首先種了小黃瓜和地瓜,瓜苗種下去後,要澆水除草灑農藥施肥,永遠有忙不完的事要做,不像上班有周休、月休的,簡直是全年無休,這時才感覺到被老哥騙了,務農那有輕鬆?但是頭已洗了,總不能半途而廢吧,只有繼續往前走,打拚下去。


等到小黃瓜和地瓜收成時,成果還不錯,他的努力有了回報,沒有給老爸丢臉,鄰居們也對他刮目相看,不敢再看不起他。


由於小黃瓜和地瓜的經濟價值不高,他的溫室改種蕃茄和美濃瓜,雖然果實壘壘,香甜美味,但送到市場拍賣,價格卻低得不敷成本,令他感到不可思議。銷售,成了他的另一個難題。一度他還開著車子,一大早就親自到市場賣美濃瓜,削著瓜果請人試吃,雖然賣得不錯,利潤也好,卻很辛苦。他體會到農產品的行銷和生產一樣,都不是簡單的。


經過這個教訓,許清水認為要經營精緻農業,就是要種植經濟價值高的作物,生產好品質的東西,才能賣到好價錢,遂選擇種植小蕃茄為主要作物。


颱風來襲搏命演出  小賺一筆建立信心


2001年納莉颱風來襲,雲林地區也是雷電交加、狂風大雨下不停,眼看著田要淹大水,而小蕃茄最怕水,水一來蕃茄就泡湯,又想到貸款很多,沒有收成怎麼辦?許清水於是冒著被雷擊的危險,一方面用鐵牛仔頭(抽水馬達)把水往外抽,一方面拚命築土堤,防水入侵,一直拚到天亮。他的父親打電話來,勸他放棄搶救,回家休息,生命要緊。結果外面馬路淹水,可是溫室裡面沒有泡湯,「好家在,拚有過!」


經過這次奮不顧身護田的戰役,家人跟村民都對許清水更是另眼相看,沒想到這個浪蕩囝仔居然會冒著生命危險,徹夜顧田到天亮。


而這批沒被大水沖走的小蕃茄,也給了他不小的回報,原來頂多可以賣個50萬元,卻賣了150萬元,讓他賺了一筆,因而建立信心,並且打下經營精緻農業的基礎。


蔡東纂技術指導  成功種出新品種


不過,在鹽地裡要種出品質好又漂亮的小蕃茄,可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植株的失敗率高達六七成,如何提高品質與產量,成為他研究的首要任務。他認為問題應是出在鹽分過高的土壤上,於是到處跟長輩們請教,學習翻土、曝曬,從錯誤中學習摸索,再經過不斷地改良、試驗,而有了心得。


這時候,經朋友介紹,他認識了中興大學植物病理學系教授蔡東纂,蔡教授也是個真性情的人,兩人「趣味相投」,很談得來。蔡教授提供新品種小蕃茄,說皮薄多汁,甜度可達13度,但是耗損率高,管理不易,能種成功的人不多,問他敢不敢嘗試?


種小蕃茄有了經驗與信心的許清水,願意賭一把。於是在蔡東纂的技術輔導下,使用蔡教授發明含有多種胺基酸的蔡18菌,強化蕃茄根部,同時使用生物鈣,增加表皮細胞,並把甜度提升上來,這兩種法寶不但使種植的成功率增加,還可以因此減少或免用化肥與農藥,不傷到土壤。


同時,他將嬌嫩怕熱又怕水的小蕃茄生長期,調節為11月至5月間,避開盛暑,夏天就讓土壤休息或改種其他種類瓜果。


「勤有功,嬉無益」,在許清水的不眠不休的努力下,他成功了,他的小蕃茄甜度居然飆到13度,比一般蕃茄高出56度,而且皮薄多汁、爆漿回甘。他對勞心勞力種出來的小蕃茄感到滿意,於是取名為「水蕃茄」,它具有兩重意義:一是台語的發音和」相似,意即他的小蕃茄又紅又漂亮;另者,水是他自己的名字,代表許清水種出來的蕃茄。


縣長品嚐讚不絕口  親自命名「玫瑰蕃茄」


56年前,有人送一盒水蕃茄給雲林縣長蘇治芬品嚐,她吃後讚不絕口,表示從未吃過這麼甘甜的小蕃茄,問說那裡來的?有人告訴她說是雲林種的,但是她說不可能吧!她從當立委到現在擔任縣長,全縣走透透,吃遍了各地生產的水果,從沒有吃過這麼甜美的蕃茄。於是請顧問團去訪查,果然沒錯,果農就是口湖水井村的許清水。


貧瘠的沿海地區能種出顏色漂亮、味道獨特的小蕃茄,這是雲林農業發展的成績,她一定要實地來看看。雲林是農業縣,農民最多,蘇縣長到農村田間所見的,多是560歲的老農,種的都是傳統的農作物。見到356歲的許清水,令她感到訝異,這麼年輕,而且自己打造與眾不同的精緻農業,種出這麼好吃的蕃茄,把這個產業做起來,真是不簡單,他給雲林的農業帶來希望,因而對他讚譽有加。


許清水向縣長做簡報,說明他的水蕃茄的生長過程,蘇縣長聽完後說,這麼好吃的東西,是雲林農業的驕傲,用「水蕃茄」這個名字不夠貼切,這個蕃茄顏色紅艷得像玫瑰,就叫做玫瑰蕃茄吧!


甘甜回味絕無僅有  「玫瑰蕃茄」供不應求


蘇縣長的命名,不僅是對許清水的肯定,也是對雲林農民發展精緻農業的鼓勵,只要用心研究,即使鹽分高的惡地也能種出好水果。


許清水品質好甜度高的水蕃茄,經過蘇縣長的重新命名加持,讓「玫瑰蕃茄」打開知名度,各大媒體的新聞與電視的節目爭相報導,更使它的名氣一飛沖天。


經由這些大眾媒體的報導,「玫瑰蕃茄」不必花廣告費,各地詢問的電話讓許清水接到手軟,訂單雪片飛來,儘管一斤賣到150元,且一次要訂購10斤才予宅配,但仍供不應求,經常要等一個月才能出貨。


有一次,一通電話打過來訂購,地址與數量都登記好了,對方要求第二天就要收到貨,但許清水告訴他要排隊一個月,對方說他買東西從來沒有說要排隊的,哪有要等一個月,這麼苛刻的?許清水告訴對方,沒辦法,產量有限。不過他也不是一個不通情理的人,訂有例外條款,凡是年長者訂購的優先出貨,尤其是家有890歲的老阿嬤,以及家有重病或患癌症的人,都列為優先供貨的對象。


由於「玫瑰蕃茄」成為搶手貨,凡是吃過的人大多成為忠實的消費者。所以,水哥農場「玫瑰蕃茄」的行銷,不經過盤商系統,而是自己建立的兩條行銷通路,一為電話訂購宅配,一為特約商店的傳真訂貨,其比例為六四比。


擴充兩倍園區面積  婉拒財團合作投資


回鄉的浪子在鹽地裡經營精緻農業,這麼「不營養」的組合,竟然跌破眾人的眼鏡,種出令人垂涎的「玫瑰蕃茄」,受到消費者的喜愛。即使2008年金融風暴期間,「玫瑰蕃茄」的業績不降反增,許清水原有的0.5公頃溫室農場,其產量已無法應付市場需要。


為因應不斷增加的訂單,二、三年前,他斥資1,500萬元,租下同村裡1.2公頃的農地,擴充兩處溫室園區,農場助手增加到10多人。如今水哥農場的規模,已經不輸一家中小企業,估計每年的收益可達500萬元,比起許多中小企業賺得還要多。


「玫瑰蕃茄」闖出名氣,許清水的精緻農業獲利豐厚,引起企業界的注目,曾有財團捧著資金來要把他的農場買下,或要求合作擴大投資,種出來的蕃茄,由他們來賣,但他都婉拒了,他不喜歡被人綁手綁腳,希望以自己的力量經營,繼續創造自己的品質特色。


也有知名廚藝大師要求以「玫瑰蕃茄」做成蕃茄蜜餞或作為食材,創作出新菜單,也被他拒絕。他說,這麼好吃的蕃茄當然要吃原味,加東加西會失去原味。要做料理,用一般蕃茄就好了。他的「玫瑰蕃茄」甜度夠,甜中帶點酸,又營養豐富,直接生吃就是最好的美食,頂多做成新鮮蕃茄汁,就讓人回味無窮,所以他不必要加贈梅子粉或甘草粉之類的沾料。


許清水對「玫瑰蕃茄」的前景深具信心,他說,「玫瑰蕃茄」品質好、香甜可口,又富含有多種維他命,市場一定不會敗的,雖然售價比別人高出好幾倍,但是有其價值。他深信,只要品質維持一定水準,東西好吃,再貴都會有人買。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2夏季號021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