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病猶親 創立好心肝門診中心
消滅國病 許金川成保肝戰士

文 / 洪樹旺

許金川醫師.jpg

被稱為「台灣阿肝」的許金川醫師,是台灣肝癌權威名醫,25年來化身「保肝戰士」,不但拯救無數「肝苦人」的生命,並且進行肝病學術研究,深入各地偏鄉,到處宣導肝病的防治之道,長期在公益服務道路上,為國人的健康打拚,他更在台灣肝病防治上交出漂亮的成績單。謙沖又風趣的他總喜歡將「保肝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的口號掛在嘴邊。他說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國人每年仍有一萬多人因為肝病死亡,呼籲大家一定要為消滅肝病這個國病繼續奮鬥,努力、努力、再努力!

這位長年為台灣醫療照護無私奉獻的許金川醫師,自幼家境清苦,出生於屏東東港,家中有7個兄弟姐妹,排行老四的他,自知只有認真努力,才有機會出人頭地。他從小就手不釋卷,一本英文字典都快翻爛了;他的成績非常優異,一路從台南一中,唸到台大醫學院。

以病人為中心觀念一直深植心靈
台大醫學院是台灣所有莘莘學子的夢幻學府,許金川在學醫過程中,目睹許多研究、教學有成的教授們,待人處世謙卑有禮,處處以病人為中心。他們甘於清貧,最大的富足來自患者真誠的感謝;鎮日埋首研究,將學問與知識的追求視為一生最大的目標,這樣的言教、身教,深深觸動許金川的心靈。

1975年他進入臨床醫學研究所攻讀,在宋瑞樓教授指導下開始從事肝癌研究。1981年起,這項研究獲得重大進展,他以超音波掃描發現了小型肝癌,進而發展出使用酒精注射小型肝細胞癌治療法,成功為肝細胞癌之早期發現建立模式。

利用超音波掃描研發肝癌治療方法
許金川從台大醫學院畢業,進入台大醫院內科當住院醫師,接受進一步的臨床訓練。在第2年文獻抄讀會中,許金川選擇「超音波」為題做報告,在研讀過程中,他發現超音波如同「天眼」一般,竟然可以不必開腸剖肚,就能一窺腹部乾坤,讓他大為著迷。從此,將它運用到肝膽疾病檢查上,不眠不休地鑽研。他對於超音波檢查肝病的研究,可說到入迷的程度,他在實驗室的研究不分晝夜,常常夜不歸營,或到早上才回家,他的夫人還曾懷疑老公是否有小三呢!

看診無暇吃午餐多靠沖泡飲品果腹
許金川此項研究成果是台灣肝癌研究史上的一大突破,此一模式並廣為世界各國所引用,因此拯救了眾多肝病病人的生命,他成為國內肝病醫學的權威醫師,找他看病的人越來越多。許多人由中、南部專程北上,甚至離島、國外回來漏夜排隊,為的就是掛許金川一號。
許金川的友人也是電視界名主持人張小燕就曾表示,當時許醫師在台大醫院看診總是一號難求,為了看診,沒有時間吃飯,經常忙到午餐只能靠沖泡飲品果腹,他總是希望在有限的時間內,能夠多幫助一些病友,卻也累積了一身病痛,但他不以為意。許醫師的太太洪淑娟是牙醫師,她將丈夫「捐」給社會,自己母代父職,行醫之餘,全責照顧三個孩子,讓許金川無後顧之憂,全心全意去做醫學研究及醫治病人。

事實上,許金川明知門診量有限,但面對這些遠地而來的病患,他總是不忍 拒絕;遺憾的是,多數病患求診為時已晚,多無法醫治;有些幸而開刀切除,不久卻肝癌復發;在歷經一連串治療的折磨後,還是走了。眼看病患懷抱無限希望,卻還是難敵不治的宿命,許金川實有說不出的挫折與無力感;尤其是,肝癌末期病人及家屬痛哭流涕、甚至不惜磕頭下跪,求他救命的情景,午夜夢迴,常讓他輾轉反側。

赴美癌症中心深造返台建立實驗室
於是,他決定出國深造,在美國國立癌症中心研究兩年,回國後在台大醫院建立實驗室,帶領一批有志一同的新秀,不分日夜,從事基礎肝病研究,試圖解開肝病的病因之謎。

他在做研究時期曾發生一段趣事:當時一頭栽進實驗室的許金川,全神貫注在研究工作上,實驗愈做愈多,但研究經費卻經常短缺,甚至債台高築。有一次做實驗,為了趕進度,他先跟廠商借了300多萬元的實驗器材,結果研究經費沒下來無法償還,廠商寄來存證信函催款,他連存證信函的作用都不知道,但因對方急著催債要錢,他只好躲起來避債。

許金川回憶說,當時為了研究經費,他經常搞得焦頭爛額,偶然看到《時代雜誌》一篇報導:法國一位父親為罹患肌肉萎縮症的兒子四處奔走,籌募研究基金,希望早日為愛兒找到治療方法。這份父愛感動了許多人,紛紛捐款贊助,最後如願成立了基金會,並建立基因研究中心,專事肌肉萎縮症的基因遺傳研究,其成果成為生物科技界極大的突破。

成立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積極募款籌經費
這個故事給許金川很大的啟發:個人力量有限,社會的資源無窮,只要真心 做事,一定可以得到有心人支持;這樣不僅可解決研究經費的窘境,更可聚集眾人力量,為肝病患者做更多的事。

因此,在他45歲那年,決定走出醫學象牙塔,迎向人群,成立「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於是1994年初,許金川向老師宋瑞樓教授報告成立基金會的構想,並請他擔任董事長,隨即展開籌備成立基金會工作,但成立基金會的基金門檻為一千萬元,對他而言,要籌這筆款有如千鈞之重,他向親友籌款了半天,總共才二、三百萬元,差目標尚遠,正當愁眉之際,他的兩位病人前東帝士企業負責人陳由豪和時任永豐餘企業集團總裁何壽川同意各捐500萬元,解決基金不足的難題。於是「財團法人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以下簡稱「肝基會」)就成立了,以肝病防治宣導及肝病研究為宗旨,目標在於消滅肝病。
走遍全台偏鄉舉辦上千場衛教講座
當時,在創會董事長宋瑞樓教授帶領下,首先,設立了免費保肝諮詢專線。沒想到,一上線就爆量。基金會加碼提供各種對保肝的資訊詢問,同時秉持「你不能來,那我過去」的服務精神,開始下鄉做宣導與免費篩檢。

至今,肝基會的志工們走遍全國偏鄉,舉行上千場的衛教講座,為超過60萬國人做過免費肝病篩檢,幫助許多「肝苦人」,解除他們的痛苦。2015年12月13日肝基會與扶輪社合辦「千人免費腹部超音波肝癌檢驗」,號召50位醫師和約500名護理人員及扶輪志工協助,活動從上午8時30分開跑,一早預約額滿後還有上千人排隊。當天7小時共篩檢了2434人,締造一項新的金氏世界紀錄。

放下身段向各界募款獲得迴響及認同
肝基會的成立,是許金川人生的轉捩點。他在研究、看診之餘,接下肝基會執行長的重擔,就像是從象牙塔走出來,要如何看這個世界,對他來說,正是一大考驗。為募集肝病防治基金,許金川放下身段,到處向企業界及社會善心人士募款,他的愛心與付出獲得許多人的迴響及認同。

宣導愛肝知識成知名醫療專欄作家
為了向大眾宣導肝病知識,許金川更親自主持衛教講座,此外也執筆寫醫療專欄,雙管齊下,推廣相關保肝知識。為此,許金川把枯燥艱澀的醫學轉化成有趣易懂的文字,配上漫畫,每周在報章媒體上以笑談保肝方式撰寫專欄,現在他已是知名的醫療專欄作家,出版談保肝的《遠離肝苦很簡單》、《爆笑不爆肝》、《戰勝肝癌》、《愛肝加油站》、《名人抗肝病》等暢銷書。

在許金川最近新著作《好心救好肝》一書的推薦序裡,前監察委員吳豐山稱許他:「仁人仁心仁術」;前台大校長孫震更稱他是「走入人間的菩薩」;電視節目主持人兼作家陳文茜則稱他為「永不忘艱苦人的名醫」;企業家何壽川相信「大願必有神助」,許醫師救人濟世的大願必定能夠實現;企業家蘇一仲則稱他是治未病的「上醫」。

許金川醫師生活簡單樸素,只穿199元襯衫,配戴39元領帶,40多年節儉如一日,專一執念救「肝苦人」。每天早出晚歸,超時、超量工作,時時以國人健康為念。

幽默演講受歡迎知名藝人當宣傳志工
為了走入人群,害羞的許金川開始自我磨練;他買來一、二十本有關演講的書來讀;學習名人演講術,尤其觀看選舉時面對群眾聳動的演講,以及立委質詢時的唇槍舌劍答詢,以獲得聽眾的共鳴,另外,為了要把生硬的肝病知識說得生動有趣,許金川不但到處收集笑話,還練就了幽默的技巧,不時翻新點子,視場合、時間,結合名人、時事、流行,創作一張張有趣的幻燈片,讓演講不再枯燥無味。民眾在歡笑之餘,也記住了許金川苦口婆心要傳播的肝病知識內容。數百場講座下來,讓他辯才無礙,如今已成為最佳宣導的「名嘴」了。

隨著名氣越來越大,找他看病的人也越來越多,許多人感激之餘,更為他獻身服務社會的行止所感動,也獻出愛心捐款給肝基會,讓肝基會得以擴大服務層面。

當時,許多名人找他看病,並成為好朋友,他就請他們擔任肝基會的志工,一起下鄉宣導保肝知識,及免費為民眾做肝病的篩檢,使肝基會的保肝宣導廣為人知。像張小燕的丈夫也是知名的音樂人彭國華因為得到肝癌,找許金川醫師救治。許金川因而認識張小燕,進而請她擔任肝基會志工,她同時也介紹多名藝人加入宣導志工行列。陶喆爸爸陶大偉肺癌住院時,許金川也是醫護團隊中的一員,陶喆為了表達感激,2014年免費為肝基會拍公益廣告。
另外,像藝人石英、王彩樺、立法委員高金素梅等人曾經罹患肝病,因及早發現及早治療,得以康復,他們至今都是肝基會的志工;「保庇天后」王彩樺長期擔任肝基會的保肝大使,也義務為肝基會拍攝C肝宣導短片,她在2019年7月的世界肝炎日記者會上,公開她自己多年的C肝病史,並開心的宣告經服藥後,病毒已根除,成為健康人。

擴大服務層面成立全民健康基金會
多年來,許金川為了肝病防治,隨著保肝篩檢列車全台走透透,有感於鄉下地區民眾不僅肝病知識不足,健康知識和衛生教育也同樣缺乏,以致除了肝病之外,百病叢生,甚至喪失生命。他知道要消滅國病,讓人人都健康,如不從最基礎的衛生教育著手,終究事倍功半。
為了傳播正確的醫學觀念,他發了一個更大的願:將其人生使命「保肝」,擴大為「全民健康」,於是2006年成立了另一個基金會「全民健康基金會」,希望進一步為國人健康盡心力,因此喊出:「人人好健康,人人保平安!」接著成立了全台第一家以愛心為出發點的「肝病健康中心」,為民眾及團體進行肝病篩檢及衛教服務,並提供病友及家屬心理諮商,希望建立完善的肝病衛教及療護系統。

不以營利為目的設立好心肝門診中心
許金川發現國內的醫療風氣商業化日趨嚴重,醫療院所傾向以賺錢為目的,以幫助病人解除病痛的醫療本質被扭曲了,看病被視為賺錢工具,因此,他構想要建立真正「以病人為中心,醫病一家親,非營利目的」的醫療院所。

2012年成立的「醫療財團法人好心肝基金會」,即完全由各界捐助,不以營利為目的的「好心肝門診中心」,就是這個構想的實現。7年來,好心肝門診中心為肝病及其他科別的病友提供溫馨、安心、愛心的醫療院所,服務受到好評,規模不斷擴充。

2016年,更邁出第二步,創立「好心肝健康管理中心」,以愛與關懷為宗旨,是全民愛心灌注的呈現,所有設備都由各界愛心人士的捐助,不以營利為目的,盈餘所得用於救治肝病病友。

將病友當自家人達到醫病一家親
接著,他還計畫成立「肝病醫療中心」,包括專科肝病醫院及肝病研究中心,完成此一醫療模式的建構,他希望把此一全新醫療模式,推廣至世界各華人區,回歸「醫病一家親」的醫療本質。他建構中的醫療新模式,即完全以「愛心關懷」為出發點,民眾以自由回饋的方式讓基金會永續成長、永續經營。

這種以「愛與關懷」為宗旨,結合社會大眾的愛心捐助,不以營利為目的, 而以病人為中心,把每個病友當做自己的家人,達到醫病一家親的全新醫療模式,目前尚在實驗階段,一旦成功將是醫療界的一項革命性創舉,許金川期許有一天可以推廣到全球的華人地區,樹立醫病一家親的醫療典範。

「台灣肝爹」謙虛受獎許氏幽默滿堂彩
許金川醫師為國人的健康所做的貢獻,有目共睹,獲得各界的重視與肯定,並獲得各種獎項表揚。他曾兩次得獲得國科會傑出研究獎、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癌症研究傑出獎、武見太郎醫學獎、宋瑞樓教授學術基金會優秀論文獎、第27屆醫療奉獻獎(團體獎)等肯定。
2017年10月,他個人榮獲第二屆蔡萬才台灣貢獻獎,在頒獎典禮上謙虛地將榮耀全歸於恩師宋瑞樓教授「視病猶親」的教誨。他說:「我們當醫生的,作品就是我們的病友;尤其我看肝病,看幾十年,實際上很多病人,都是從我手中消失的,我們沒有作品可以展覽。」

他不改許氏幽默本色說,人稱「台灣肝爹」的他,當初成立了肝基會「原本只是想要開一家『小吃店』,沒想到幾十年,竟然變成比萬客隆(量販店)還要大。」他要用「阿甘」精神消滅肝病,讓台灣民眾免於肝病之苦,全場民眾報以熱烈掌聲。

2017年11月,許金川獲選台灣大學傑出校友,他上台代表致詞時表示,台大畢業生容易有高傲傾向,他勉勵台大的學弟妹要「謙卑、謙卑、再謙卑」,不是去喝酒(千杯),是要多跟別人學習,就像孔子說的「三人行,一定有我的seafood(師父諧音)。」他謙稱自己只是個小醫生,看病救人是基本職責,接受表揚覺得心虛;他說國父孫中山也是醫生,畢業後立志驅逐韃虜、恢復中華,這樣的醫生才值得萬世景仰:「我所做的不過是我的本分,我從國父遺囑裡面也得到一些靈感,他致力國民革命凡40年,我也致力於肝病防治凡40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我的目的是在求國人的健康幸福。」

人們常說「助人為快樂之本」,但他認為「幫助別人,受益最大的是自己」,就像他誠心去幫助病人,病人因為感激而成為志工,跟著他們走遍全台做肝病防治,因此他提醒醫學院的學生,要真心對待周圍的人,把病人朋友化、把朋友親人化。

誓言「保肝尚未成功 同志仍須努力 」
如今肝基會已成立25年,這25年來,台灣的肝癌在10大癌症死因排行中,由第一名退居到第二名;慢性肝病及肝硬化則由第六名退居第十名;台灣肝病第二號殺手C肝可望於6年後在台灣被消滅。最近,有國外頂尖雜誌指出,台灣和日本是肝癌病人存活最長的國家。這些數據顯示,台灣在肝癌防治上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這樣的成績,對於有台灣「保肝戰士」之譽的許金川而言,最感欣慰了,因為,距離他誓言消滅有國病之稱的「肝病」目標不遠了。

雖然國內肝癌和慢性肝病死亡率降低,但是肝病對國人健康的威脅仍在,比如說,在台灣10大癌症發生率,肝癌排名第四位;每天仍有約35人死於肝病;B肝帶原者尚有約160餘萬人,慢性C肝病人約40萬人。

許金川多年在看診和研究肝病期間,深知肝病之惡毒,危害國人健康至鉅,每每想肝病病人和家屬所受的痛苦,他每天砥礪自己,要奮力不懈,在辦公室門口掛著一幅醒目的對聯,改寫自因肝疾往生的國父孫中山先生的遺言:「保肝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則成了許金川此生最重要的使命,為了繼續完成這場保肝聖戰,他期許還要更加努力宣導,並加強研究,才能早日達成消滅肝病的使命。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