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惜樹木關懷大地  為綠色台灣環保種福田
搶救認養老樹  教育愛樹觀念  福田樹木保育基金會傳愛 

                                                                                                                                                                                                                                                                                                                     洪樹旺

20083月,熱愛台灣、關懷生命的佃農之子、太陽能電池大廠茂迪公司創辦人鄭福田因病去世,親友為紀念他對生態保育理念的堅持,隨即依照其遺願成立「財團法人福田樹木保育基金會」。七年來,該基金會為3千多棵伴著我們生長的樹木看過病,搶救了100多棵病危的珍貴老樹,為讓台灣保有綠意盎然的生活環境,獻出愛心。

福田樹木保育基金會視樹猶人,認為我們周遭的樹木就跟人一樣,也會生老病死,一樣需要好好照顧,生病時要請醫生治療。為了替樹木看病而成立「福田樹木醫院」,結合專家學者成立的顧問團,為生病的樹木提供免費診斷服務,同時設立「實驗室」,以科學方法為生病老樹找出病源。

另一方面,該基金會發起「尋找啄木鳥家族」與「老樹小學堂」等公益活動,培訓校園教師與樹木保育義工,宣導正確的種樹、護樹、愛樹觀念與生態保育意識,藉此讓綠樹生生不息。經過多年默默耕耘的付出,終於獲得教育部頒發社教公益獎表揚。

福田樹木保育基金會所以選擇設在深坑,有飲水思源的意義,鄭福田在深坑發跡,當年就在此處創辦茂迪公司。在一個艷陽高照的午後,基金會執行長邱慧珠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暢談該基金會7年來對保育樹木的歷程。

台灣重要文化資產  老樹保育刻不容緩

邱慧珠表示,在我們生活周遭的老樹保育不只具有綠化環境與美化都市景觀的功效,更具有生態研究的價值。每棵樹不只承載許多人的兒時記憶,更具有生命教育的深度意涵,基金會希望透過老樹的治療與保育,讓老樹生命延長,成為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

她說,政府早訂有植樹節,每年都在種樹,成為普遍的環保觀念,然而與種樹同樣重要的照顧樹木,這方面出力的團體較少,基金會成立宗旨在樹木保育,因此本著「疼惜樹木、關懷大地」的精神,以「專業」與「公益」為出發點,在「救樹與教育」兩大方向雙管齊下,一步一腳印的為樹木保育工作盡心力。

樹木醫院與實驗室  診斷醫治分開進行

在救樹方面,該基金會首先成立了樹木醫院,在會址門口的一塊木頭上刻著鄭福田生前的字跡─「樹木醫院」,這個樹醫團隊是由7位專家組成的顧問團,為全國老樹看病。如果有人的老樹生病了,可以來樹木醫院掛號,樹醫就會來為樹木看病,做公益性的服務。樹醫看完病後,會開病情報告,告訴主人樹有什麼病,要怎麼醫治,至於是否醫治請誰醫治,則由樹主人或管理者定奪。

邱慧珠指出,樹木醫院作業所以分成診斷與治療兩部份,是因生病的樹木太多了,基金會現階段的能力有限,不可能為所有病樹醫治,只能先做好診斷部分。但是遇到有指標性的、病情嚴重的老樹,就會出手救治。

配合樹木醫院而設立的實驗室,有專業人員專程至病樹處去採集標本,研究是什麼細菌感染?或是何種病蟲害?隨時紀錄更新,作為診斷之依據。

尋找啄木鳥家族  擴大參與愛樹層面

邱慧珠表示,基金會在救樹方面成立了樹木醫院和實驗室,但是單靠基金會的能力太薄弱了,為了擴大社會參與愛樹的層面,並提供更廣泛的專業服務,基金會成立了啄木鳥志工團,邀集有志於樹木保育的人群加入志工團行列,希望將內部的樹醫團隊和外部的啄木鳥志工團能夠「裡應外合」,把對樹木的關懷範圍擴大。

該基金會於2010年辦理「尋找啄木鳥先生─樹木保育志工培訓計畫」,培訓計畫分成「認識樹木」、「戶外實作與討論」、「志工培力」三大領域,並分設子題課程,重視課堂互動與討論,總時數42小時。首批培訓了30名志工。

啄木鳥志工實際參與植樹活動,剛剛完成在福山植物園的植樹。接著志工們到博愛國小,為師生們導覽校園內的樹木。陽明大學也請他們去講課,校園內珍貴老樹最多,凡有需要的地方,他們都會去解說。他們的服務是多樣性的,是公益性的。

搶救老樹大作戰  與人關係密切優先

邱執行長說,基金會每年都花很多人力物力去救老樹,至今已經救了100多棵,都是病情嚴重、基金會想救的老樹。兩年前,基金會舉辦「搶救老樹大作戰」計畫,以樹齡60年以上為對象,除了派人實地考察外,樹主人也要說明他與樹的關係,他對樹怎麼照顧,救活了以後要怎麼辦……等,將其誠意多寡也考量進去,以決定搶救與否。

她說,樹木保育不只是對樹而已,必須緊緊扣住它與人的關係,搶救樹木只是請樹醫去治病,這是不夠的,必須要把愛樹的觀念傳出去,讓更多人知道,更多人來參與。例如基金會舉辦活動,請相關民眾參與,也發行專刊把成果發表出來。

該計畫今年是第3年,已經選定了13棵老樹作為救治對象,這些樹加起來2,177歲,樹齡最高的400歲,最小的60歲,包括:宜蘭縣員山鄉百年楓香(200歲)、基隆市復興國小紅楠(60歲)、台北市西門國小百年銀杏(100歲)、新北市深坑老街百年老樟(130歲)、新北市菁桐國小楓香(60歲)、桃園市福安國小樟樹(100歲)、桃園市育仁國小南洋杉(62歲)、新竹縣內灣社區發展協會茄苳(100歲)、彰化縣花壇鄉三春老樹茄苳(205歲)、彰化縣開林寺明湖國小楓香(200歲)、彰化縣清水岩寺二葉松(260歲)、南投縣中寮鄉龍眼樹(400歲)、雲林縣莿桐鄉百年刺桐(300歲)。

認養珍貴老樹計畫  保護國寶級老樹

我們周遭的珍貴老樹,見證了歷史與文化,是許多人成長的記憶,但是都市的發展壓縮了老樹的生長空間,被公部門列管或者是民間團體認養的老樹,也因經費、人力及專業上的不足,形成「僅列管、缺養護」的窘境,讓許多老樹得不到最佳的專業照顧。因此,基金會今年初發起「老樹是國寶──珍貴老樹認養」活動,以期喚起人們對老樹保育的重視。

但是島內的老樹頗多,光台北市就有4千棵,要全部認養談何容易,該基金會遂以珍貴老樹為認養對象,由管理人提出推薦申請。

所謂珍貴老樹的定義為:1.樹直徑1.2公尺以上者。2.樹胸圍3.8公尺以上者。3.樹高20公尺以上者。4.樹齡60年以上者。5.珍稀或具生態、生物、地理及區域人文歷史、文化代表性之樹木,包括群體樹林、綠籬、蔓藤等。

至於認養內容,包括:為認養老樹掛牌辨識、做定期健康檢查、特殊病蟲害防治性投藥、老樹棲地不良之改善、提供樹木管理人(或單位)樹木養護教育、推廣與老樹相關之文化活動等。老樹健康發生異常,樹木醫院前往了解,並做適當後續處理,為每一珍貴樹木建立完整經營管理檔案冊。

邱慧珠表示,該會以身作則認養珍貴老樹,意在讓樹木得到最好的照顧,同時也可以補強樹木管理人(或單位)正確撫育管理觀念與做法,並帶動社區民眾對珍貴老樹的重視,傳承文化記憶。

以台北市為例,在人力物力受限的情況下,市政府何妨把老樹名單公布出來,開放給民間企業或民眾認養,方案訂明認養的權利義務,除了要通報生長情況外,是否要負擔醫療治病的責任,都說得清楚講明白。

她指出,由於民間環保意識高漲,只要政府認養方案一出來,相信可以一呼百應,大家都可來關心樹木的保育。

設計老樹小學堂計畫  為偏鄉孩子巡演

至於在教育方面,邱慧珠指出,所謂預防重於治療,這方面基金會做了許多工作,從小學、中學、大學、社區居民到一般民眾,分別設計不同的教育宣導方案,讓大家了解老樹的價值所在。

舉例說,對小學生,辦過徵文比賽,每年設計不同題目,包括:「我最喜歡的樹」及「我為大樹做過的一件事」等。而對大學生,則辦過生態方面的文學獎,引起學生們熱烈參與。基金會並把這些文章收集發行專刊,讓更多人看得見。

她說,基金會並和九歌兒童劇團合作,推出「老樹小學堂」──校園巡迴戲劇表演活動專案,因公益考量,以偏鄉學校優先演出,將資源分配到中南部和東部偏遠地區,讓偏鄉孩子亦能一圓看戲夢。巡迴公演了40多場,演出內容是把老樹相關的故事串連起來,極具戲劇效果,演出之後,獲得小朋友的喜愛。

選拔全國最美校樹  述說校樹美麗故事

邱慧珠表示,基金會對培養孩子們從小愛樹觀念與興趣的紮根工作,去年起再提升,舉辦全國最美校樹的選拔活動,選出樹勢與人情最美的校樹,讓校園裡師生們與大樹相處的美麗故事流傳。

她說,學校裡除了人多外就是樹多,此一活動在讓民眾知道校樹之美,透過選拔活動,把護樹愛樹的觀念深植孩子心中。

至於什麼是校園美樹的選拔標準她指出,樹美的定義有兩個:一個是樹形要美,樹要高大,枝葉茂盛;另外一個則是人情要美,要連結到人情方面。在校園內,人與樹的互動是密切的,此樹生長在此,對周邊人的意義是什麼?對學校來說,與樹有了感情,或辦老樹節活動,或將其與師生的互動延伸到課程上,將樹與師生的關係互相結合。

第一屆全國最美校樹選拔,經評定共有8所學校校樹獲獎,名單如下:優選三名為台北市大屯國小老樟樹、宜蘭縣中山國小金龜樹、新竹縣文山國小楓香群;入選五名為台北市螢橋國小苦楝樹、台北市三玉國小台灣欒樹、桃園市內柵國小楓香群、南投縣名崗國小二葉松、嘉義縣松梅國小茄冬樹。

其中有兩棵樹看起來醜醜的,看起來並沒有特別之處,卻中選為最美的校樹。例如,100多歲的宜蘭中山國小金龜樹曾經伏倒過而彎曲,不過依然茁壯如昔,而且金龜樹故事屋及其廣場,仍是師生與居民們聚集學習與活動的地方。

又如,台北市螢橋國小的苦楝樹,70多年來,歷經生病腐朽的折磨,又遭松鼠的啃咬,至今外皮用麻布袋包住,但是生命力特強,一直努力復原,春天還綻放滿滿的小紫花,向師生們展示它的美麗與活力。

今年第二屆全國最美校樹選拔活動已經啟動,開始接受報名,預料仍會有一番激烈競爭。

另外,針對本文記者提出的幾項問題,邱慧珠執行長答覆說明如下:

保護樹木重於植樹  植樹節改稱護樹節

問:貴基金會曾以「種福田救地球」的主題,推出「小綠人召集令」的植樹活動,至今植樹的成效如何?

答:我們兩三年前也在推動種樹,像在台南、麻豆地區,種了不少樹,上周我們志工們還到福山植物園去種了200棵。不過,越種越少,一來因政府每年都有植樹節,民間種植團體很多。同時,我們發覺種樹的存活率不高;二來,欠缺適合種樹的土地,尤其大面積土地的取得越來越困難。

另外,我們考慮的因素也很多,比如說,在都市裡種樹,會詢問這塊地將來的用途。有一次,在台南種植時,有一塊在馬路旁很好的地,卻是道路預定地,十年後要變成道路,那麼,我們就不種了,以免屆時被砍掉。

還有一些農夫的田地,要提供給我們種樹,但因有繼承人意願的問題,下一代可能把地賣掉,則所種的樹就不保了,所以,也就不種了。

我們種樹就希望這棵樹能永續生存下去,要求是很嚴格的,所以沒有適合的地方就不種了。

其實,種樹容易養樹難,幾年來的經驗,樹木的照顧救治與種植同樣重要,甚至有過之,因為植樹之後的養護是個大問題,經常因乏人照顧而致存活率不高。也因此植樹越來越少,而將資源放在救樹方面,我們認為樹木的養護才是愛樹的大關鍵,不是只有植樹。

為了紀念植樹節,每年都要植樹,照理說樹應該種的夠多了,為何仍然要年年植樹呢?其中一個原因是,前一年種的樹缺乏照顧,死光了,所以每年都要重複種樹。事實上,植樹節用意在提醒大家要愛樹,政府卻只是植植樹做樣子而已,把救樹護樹的意義忽略了,被批評為觀念太狹隘,因此有人呼籲植樹節改稱樹木保護節,有團體則建議稱為護樹節,不要再用植樹節這個名稱。況且,三月份也不是植樹的好季節。

護樹團體應站出來  迫使政府重視護樹

問:近年來,環保意識抬頭,政府建設也強調走向森林都市,妳認為應如何促使政府在施政上,重視保護樹木?

答:地方政府在樹木保育管理方面,各有不同之處,例如,台北市就分由三個單位負責,長在公園、路旁的樹,由公園路燈處管理;校園裡的樹由教育單位負責;而珍貴老樹,有掛牌的就歸文化局管理。在新北市,不管樹木長在那裡,統統由景觀處管理,樹權合一。

台北市文化局掌管珍貴老樹,然而一旦樹生病了,常說沒錢醫治,我們在台北市救了一些老樹,就是這樣來的。

地方政府要救樹推說沒錢,主要原因是在施政的排序上,救樹總是被排在後面。不可否認的,如果說某某單位救了30個人,新聞會大幅報導,大家都看得到政府在做事,如果說某單位救了30棵樹,誰會報導?誰會重視?樹木也不會感謝啊!

要政府重視護樹的重要性,在施政的排序上往前挪動,有待護樹團體的共同努力。

我們是第一個以保育樹木為名的公益組織,保護樹木的議題這幾年才興起,相關團體也都出來了。最近大巨蛋的興建受到注目,其中有關保護樹木的團體都出來護樹,讓護樹的議題發酵,致相關單位不得不重視這個課題。這段時間對樹木來說,是比較友善的時期,如果有誰膽敢砍樹動樹,就會被登上網路或媒體。

金城武樹一夕爆紅  觀光效應造成傷害

經過媒體的報導,台東池上鄉的金城武樹一夕之間爆紅,成為新景點,參觀人潮絡繹不絕,妳對此事的看法如何?

:我們過去一再強調,人與樹的互動很重要,但應該是深層的互動,而非淺薄的關係,可惜來看該樹的人,大都是一窩蜂而來,看一眼就走了,談不到關心。

這棵樹,只因金城武來拍過廣告,而受到如此注目,不然誰會老遠來看呢?在鄉間這種茄冬樹多的是,比它長得大的也不少,為什沒有人去關心呢?可以說這是明星光芒,引起的觀光效應。

鄉間的一棵老樹能受到眾人的青睞,可說件好事,但是過度的觀光熱,一時間湧進那麼多人,造成其棲地過度踐踏,生長環境受到打擾的現象,反而是個傷害。

我們認為,想觀察一棵樹,就要去親近它、了解它、認識它,但是前去的觀光客,十個有九個不知道那是什麼樹,就難說會愛護它了。

所謂深層的互動,除了認識了解之外,應該給它一個安靜平和的生長空間,才是對樹的尊重。

01圖片
邱慧珠執行長希望透過老樹的治療與保育,讓老樹生命延長,成為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
(楊永智攝)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5秋季號033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