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愛心人物】

 

卡內基-從紡織工到鉅富慈善家的鋼鐵大王(下)

                                                                                                                                                     侯忠貞 編譯
母親弟弟相繼離世

寫完《成功的民主》這部鉅著讓卡內基精疲力竭,而他的弟弟湯姆身染肺炎,他趁到匹茲堡從事商務時順便探視弟弟。43歲的湯姆極度虛弱不振,幾年的酗酒產生嚴重的後果。在哥哥的陰影下過活,讓他一直覺得他比不上別人,在人生的最後幾年,因為公司結構改變以及卡內基在其中所居的地位也讓他覺得受到排擠。在臥床3天後,湯姆於1886年10月9日病逝,留下寡婦露西與9名子女。

同時,在克萊森的家中,76歲的瑪格麗特受虛弱的心臟折磨已一陣子了,現在又因肺炎而病重。沒人敢告訴她湯姆的死訊,陪伴母親的卡內基也染上了傷寒。湯姆去世一個月後,11月10日,瑪格麗特與世長辭。聽到母親的死訊,卡內基幾十年不再提的名字。

一波三折的婚姻

卡內基的生命裡少了紅粉知己。他所感受到的愛,總是來自母親和他親近的女子,他都以柏拉圖式的方式相待。

1880年,44歲的卡內基開始明白,在感情上要有一個終將取代母親的人。這年新年當天,卡內基到同伴金恩家的友人懷菲爾德家中拜訪。卡內基渴望見到懷菲爾德的長女露意絲。她現在22歲,受過良好教育,替母親操持家務。露意絲很快就和卡內基出遊,到紐約中央公園騎馬。

卡內基顯然為她神顛魂倒,他開始把她列入家庭旅遊活動之中,把母親當成侍伴。非正式的看戲成為常態,一株愛苗就此滋生。

在遲疑了幾年之後,卡內基和露意絲於1883年9月訂婚。1884年春天,卡內基和露意絲認真長談後取消婚約。卡內基顯然無法承擔婚姻的承諾。

後來,他和露意絲兩人又一同在中央公園騎馬留連。每次相聚,卡內基總是忽冷忽熱。他們1884年11月8日再訂一次婚。1885年春,卡內基從英國寫信給露意絲,抱怨她寫給他的信不夠熱情。卡內基不敢說出,其實是母親瑪格麗特仍擋著他們的婚姻。

瑪格麗特去世後,他們婚姻的阻礙排除了。1886年11月24日,卡內基寫信給露意絲,告訴她:「……現在我完全屬於你了;一切都消逝了……」

1887年卡內基到喬治亞州外海的坎伯蘭島一座曾屬於湯姆的大莊園療養。他在這裡和露意絲書信往來,籌辦他們的婚事。1887年4月22日晚上8點,在紐約西48街懷菲爾宅邸裡, 51歲的卡內基娶了30歲的露意絲。儀式結束後沒多久,這對新人就乘蒸汽船到英國度蜜月。

卡內基送給露意絲一棟位於紐約51街的房子。他們在懷特島度過2週的甜美蜜月時光。卡內基租下了基爾格拉斯頓蘇格蘭莊園。從莊園大門口有蘇格蘭風笛手迎接的那一刻起,露意絲開始認為自己「比丈夫更像蘇格蘭人」,深深愛上此地。之後他們到了卡內基的家鄉丹佛林。

1888年,卡內基夫婦重回英國,這次他選中了蘇格蘭高地中心的克拉尼城堡,帶著露意絲乘馬車遊遍英國。露意絲首次享受高地風情。

一生的恥辱-宏思德罷工事件

1875年到1892年間,由於卡內基增加機器設備及大幅削減成本,因此宏思德廠裁員超過4分之1。他同一年提案裁減剩餘員工的薪資,並由公司工會接手全國工會的勞資糾紛調解權。員工反對這項提案,因此1892年7月1日發動罷工。卡內基放心董事長法瑞克和員工的薪資談判,到蘇格蘭度假。

法瑞克並沒遵循卡內基的腳步和工會領袖會面對談,而是透過第三方傳話進行談判。法瑞克知道有問題了,於是下令「保全」宏思德的產業,在工廠周圍建一道又高又寬的圍牆,上面還要加上有刺的鐵絲網、探照燈及策略性的槍口,阻擋工人進出的去路。法瑞克串通「工賊」,並僱用平克頓偵探社的300名保鑣,企圖粉碎罷工。一場血腥衝突因此爆發,5名宏思德員工和4名保鏢不幸喪生,受傷人數超過300人。

賓州州長皮特森原本可以防止這場暴動,但他到7月10日才採取行動,8千名國民兵進入阿列根尼,宏思德工廠又交回法瑞克手中。後來國會調查報告強調法瑞克鑄成大錯。不過7月23日法瑞克在辦公室遭到俄國恐怖主義煽動者柏克曼擊中2槍,卻能幸運脫身。他拍了電報給卡內基:「被射2槍,但無危險。你無須返回,我一切尚好,要打完這場戰役。」

卡內基雖然沒有公開支持法瑞克血腥鎮壓罷工,但他在回給法瑞克的電報中明確透露他的態度:「由於你的態度堅定,所有疑慮全消。任憑工廠雜草叢生,也絕不僱用任何暴徒。務必堅持到底。」

宏思德工人的血腥事件,使卡內基身為開明雇主的聲譽就此摧毀殆盡。他在宏思德遭困期間前往蘇格蘭,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恥辱。

鋼鐵大王-經濟三巨頭

1886年,卡內基與菲普斯公司重組,負責經營宏思德工廠,再購入哈特曼鋼鐵廠。這是卡內基的風光時代,美國從英國手上贏得鋼鐵領導權。

為了使事業茁壯,卡內基需要可靠的原料供應,尤其是煤炭。亨利‧法瑞克因此進入卡內基集團。亨利‧法瑞克公司供應全美國鋼鐵所需的焦炭 。1883年,卡內基買進法瑞克公司50%的股份,法瑞克成為卡內基商業生涯的關鍵人物。

1892年7月1日,卡內基兄弟公司和另兩家公司合併為卡內基鋼鐵企業公司,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鋼鐵公司,由法瑞克擔任主席。此時,卡內基企業的資本額已達2,500萬美元,每年利潤約450萬美元。新公司有23位大股東,卡內基持有1,380萬美元。此時,卡內基終於攀上了自己事業的巔峰,成了名符其實的鋼鐵大王。卡內基與洛克斐勒、摩根並列為美國經濟三巨頭。到了1900年,其年度盈餘達4,000萬美元,其中2,500萬美元交給卡內基。這時他終於覺得自己應該履行32年前的決定,於是退出商場。

財富的福音

卡內基變成美國媒體所指的「強盜大亨」之一,被認為剝削勞工階層及炒地皮。媒體的諷刺攻擊,讓他開始審慎思考個人的公眾形象以及他未來在美國社會的地位,於是他主動建構一套個人慈善哲學。

卡內基在1896年6月號的《北美評論》期刊,發表一篇以「財富」為題的文章,文章以捍衛財富及財富的累積為基礎,發展出3項捐贈的主要原則:遺留作為家產、過世時捐做公益以及尚在人世時主動做慈善。卡內基選擇第3項。他退出商場時寫下的清單,顯示他已朝一套新的目標邁進:1創辦一所大學;2 創辦免費的圖書館;3創辦一家醫院、醫學院、實驗室或其他能減輕人類痛苦的機構;4 設立公園;5 建造適合音樂會以及各種集會的廳堂;6 建造公共游泳池;7 為教會提供永久建築物。

卡內基說:「財富,在少數人的手中流動,與其分割成少量(指薪水)分給個人,還不如累積成一大筆,更能對提升人類生活,發揮強大力量。」因此,他力促降低工資,認為任何多餘的財富或是盈餘都不應用來提高工資,而是要用在全體社群的公益。

但卡內基樂於公開捐贈,以增進教育和藝術等公共利益。他在文章的總結說:「富貴而終,乃是恥辱。」這可能是他最著名的名言。

這篇文章經適度修改後,以《財富的福音》為題刊登在《帕摩爾公報》。

這篇文章以及其前後刊於《世紀雜誌》和《蘇格蘭領袖》的其他文章,集結成《財富的福音》一書,1890年由紐約世紀出版公司出版。

老年得女

一連串的紛爭醜聞,讓露意絲的健康衰弱不堪,醫生認為她需要有新的家庭焦點。卡內基認為若有個孩子,露意絲的生理和心理上都有好處。1896年的歐洲旅途中,在奧地利時露意絲懷孕了。1897年3月30日,在紐約51街,40歲的露易絲生下了小女嬰,取她祖母之名為瑪格麗特。

身體康復後,卡內基專心投入為人父。他那個「了不起的奶娃兒」吐出的每個聲音都讓他心蕩神迷。瑪格麗特8歲那年生了一場大病,醫生懷疑是骨頭退化,為她打上石膏。過了3年多,醫生最後診斷出是一種和關節痛風相關的病,病況才慢慢好轉。

史基伯城堡

多年來,卡內基夫婦努力想從麥佛森手中買下蘇格蘭的克拉尼城堡,但並未如願。女兒出生後,露意絲堅持必須在蘇格蘭高地建造避暑別墅。卡內基列出蘇格蘭新家的條件:一定要有廣袤的土地,要能夠釣魚,要有森林和山丘、湖泊和河流,要是靠近海邊,要有美麗的瀑布。經2週的馬車之旅,終於看中史基伯城堡。1898年以8萬8千英鎊買下這片2萬2千英畝的產業。

1899年4月,卡內基一家人前往英國,史基伯的建築工事這時已到最後階段。6月23日,2歲的瑪格麗特用一把銀抹刀,為這座城堡正式奠基。1900年至1903年間,卡內基又多花了10萬英鎊加以改頭換面,在靠近宅邸附近,建了一座由大理石及玻璃建成的大型游泳池,其規模比宴會廳大2倍。史基伯算得上是最新的蘇格蘭風格豪宅。卡內基在城堡裡,每天都有風笛喚他起床,然後有響亮的管風琴樂聲伴他吃早餐,他特別鍾愛「黃昏漫步」。

1901年夏天到1902年夏天,卡內基一家努力整修史基伯城堡,阻斷河流建造湖泊與池塘,打造9洞的高爾夫球場,建造馬房、馬車房、工作坊及工人小屋。他又買了土地,建了長久以來渴望的瀑布。

與法瑞克決裂

63歲的卡內基知道,他已經來到商業生涯的重要交口,必須做出重要抉擇。1898年至1899年的寒冬,卡內基指示法瑞克及菲普斯研究出售公司的相關事宜。

此時,他們在紐約西51街的住所已不適合居住,他買下第5大道和第90、91街交會處的土地產權。他在這裡蓋了一棟蘇格蘭喬治風格的大宅,是第一棟安裝電梯的私人住宅,6層樓建築共有64個房間,坐落於東91街2號,這裡很快就成為美國最有名的地址之一。

卡內基和法瑞克最後終於決裂。他們兩人的個性和興趣完全不一樣。法瑞克加入卡內基鋼鐵董事會後,兩人的摩擦日起;卡內基常從海外下「指導棋」,很快激怒了法瑞克。卡內基對其企業向法瑞克購買焦炭的價格不滿,說好的每公噸1.35美元,收到發票的價格變1.75美元。接著卡內基企業董事會核准買下法瑞克的焦炭場,卡內基指法瑞克故意從合夥人身上搾取利潤,這讓法瑞克氣炸了。卡內基去找法瑞克要他辭職,法瑞克提出辭呈,董事會接受了。兩人並採取法律程序終止合夥協議。最後以一紙協議達成「重整與合併」的交易,讓卡內基企業變成一家3億5千萬美元的集團,卡內基的股份1億7,450萬美元,法瑞克有3128.4萬美元。

卡內基到最後幾年欲盡釋前嫌,派人傳信給法瑞克。法瑞克簡要回覆:「告訴卡內基先生,我和他地獄再見,我們兩人都得去那裡。」

世界最富有的人

1901年,卡內基終於決心停止累積財富,並開始進行分配財富。透過董事長薛瓦布的奔走,他把卡內基鋼鐵公司以4億8千萬美元賣給聯邦鋼鐵公司的董事長J.P摩根。卡內基個人獲得利潤2億2,500萬美元。卡內基在家會見摩根15分鐘後,雙方正式成交。摩根對卡內基說:「卡內基先生,我要恭喜您成為全世界最富有的人。」

1901年3月16日,卡內基全家前往法國的普羅旺斯溫泉區,度假6周。卡內基退出商業生涯,露意絲心情開始放鬆。她從來不喜歡卡內基的商業世界,也不愛他對財富的追求。

用錢買和平

卡內基的許多錢財,都運用在終止戰爭促進和平方面。受到英國和平協會的影響,卡內基相信只要各國政要能坐下來談,互相了解對方的想法,戰爭和衝突就會消失於無形。他堅決反對帝國主義,並在1900年企圖阻止美國佔領菲律賓。他多次資助在海牙舉行的裁軍會議,並遊說普魯士皇帝威廉2世、美國總統老羅斯福及英國首相坎貝爾-貝納門裁軍,可惜這些世界領袖沒有一個人認真對待這位「舉著星條旗的蘇格蘭人」。

他的慷慨解囊使他成為世界最有名的人。他曾獲頒法國榮譽騎士勳章、荷蘭的奧倫治拿索十字勛張及丹麥的丹柏格大十字勳章。

日俄戰爭使1904年12月在海牙舉行的第2次和平會議取消。但他毫不氣餒,他相信和平可以用錢買得到。他用他特有的手法展開購買和平的行動。他自命為「美國和平部長」,狂熱追求和平。

1905年德、俄情勢緊張,中國爆發推翻滿清的革命,卡內基認為世界正在走向戰爭,他努力成為和平運動的領袖。

1910年75歲生日那天,卡內基宣布要成立1千萬美元的國際和平基金會,透過各種會議、刊物和研討,加速消弭國際戰爭。雖然他用盡方法都無法阻止歐洲重整軍備,不過他捐款興建的3座和平殿堂──美洲國家組織的華盛頓泛美聯盟大樓、哥斯大黎加中美洲法庭及海牙的和平宮(後為國際法庭所在),卻能產生實際的效果。

他是率先提倡建立國際聯盟以仲裁國際糾紛,並制定與執行國際公約與道德原則的人之一。他1906年曾出資11萬美元,想在全世界推行一種簡化英語,以拉近國家之間的距離,惜未能如願。他構想出一套簡化拼音表,但認同的人極少,直到1917年才罷手。

1913年,卡內基出發到歐洲,去柏林參加威廉2世登基25周年,並出席海牙和平宮的揭幕儀式。在和平宮的開幕典禮,卡內基發表一篇演說,再度倡導和平聯盟。

一戰讓他夢碎

正當卡內基認為他就要促成各國領導就和平問題召開意義深遠的會議時,1914年8月4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這一天卡內基的自傳終於寫完了。8月的一天,他在史基伯城堡家中得知英國向德國宣戰的消息,這位曾對和平持有信念的79歲老人,在返回美國前與朋友告別說,他「所有的幻想都像紙糊的房子一樣坍塌」。卡內基9月搭船返回美國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讓他愉快退休的美夢破碎。他對戰爭的殘暴與殺戮深感震驚。妻子露意絲寫道,他對生活失去興趣,再也振作不起來。戰爭使他的希望全破碎了,在一次嚴重流行感冒,又兩次感染嚴重肺炎,他驟然蒼老許多。

1915年2月底,卡內基因重感冒而病倒,並發展成為流感,在床上躺了2周。恢復後,他已衰弱到必須放棄例行活動。

1917年,卡內基買下900英畝的影溪莊園及宅邸,在此享受祥和的新英格蘭田園風光。

1919年4月22日中午,卡內基結婚30周年當天,卡內基走下東91街2號的豪華樓梯間,主持女兒瑪格麗特與海軍上尉米勒的婚禮。

1919年8月9日,卡內基染上支氣管肺炎。接下來幾個小時,卡內基緩緩入睡,他再也沒有醒來, 8月11日早上7點之後就與世長辭了。8月14日,在影溪的公眾接待廳舉辦了喪禮,只有家人及密友出席,不超過60人。

卡內基在紐約的住處,現已成為古伯林伊博物館。他的女兒瑪格麗特於1981年賣掉了史基伯城堡,古堡現在是卡內基俱樂部,是私人的、可長期住宿及運動的俱樂部。

造福人間  生生不息

到了20世紀初,卡內基鋼鐵公司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鋼鐵企業。它擁有2萬多員工以及世界上最先進的設備,年產量超過了英國全國的鋼鐵產量,年收益額達4,000萬美元。卡內基是公司的最大股東。

卡內基一生積累的財富總額在4億美元左右,後人根據通貨膨脹率調整後推算,這些財富相當於現在的2,900億美元,在美國歷史上僅次於洛克菲勒。

卡內基把全部財富捐獻給社會,世界各地總共有20個卡內基信託基金和協會,這些機構和近3,000座圖書館,造福人類已超過1世紀,而且持續下去,生生不息。

富貴的良心,在創造無以倫比的經濟奇蹟時,也帶給社會深深的影響和改變。全球著名的《富比世》雜誌,曾經評價卡內基說:「他是世界上第一個真正理解財富意義的人。」對於暢行在財富帝國的金融寡頭,倡議財富也需要修養的理念,給世人留下深刻的印記。

愛因斯坦在《關於財富》一文中寫道:「我絕對深信,世界上的財富並不能幫助人類進步,即使它是掌握在那些對這事業最熱誠的人的手裡也如此。只有偉大而純潔的人物榜樣,才能引導我們具有高尚的思想和行為。」卡內基做到了這一點。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4夏季號029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