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確幸還是大不幸

                                                               林萬億

曾幾何時,小確幸(しょうかっこ)已成為臺灣人的口頭禪,也被用來對抗悶經濟下的集體療癒。「小確幸」乙詞來自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在插畫散文集「尋找漩渦貓的方法(うずまき猫のみつけかた)」(1996)與「蘭格漢斯島的午後(ランゲルハンス島の午後)」兩本書中。在前書中,小確幸是指「小而確實的幸福」(小さいけれども、確かな幸福)。村上春樹在書中提到「想要在日常生活中找到自己的小確幸,多少須要點自我規制。」所謂自我規制是指「背離完全快樂主義的生存邏輯」,以他自己為例,是「耐著性子激烈運動後,來杯冰涼啤酒的感覺」。要在激烈的運動後,喝冰啤酒才沁涼有勁。這種感覺不是來自為了喝啤酒而喝的消費之後。在書尾,村上春樹說:「要是少了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

小確幸是一種小幸福

小確幸是一種感覺、享受,是在自我規制之後的滿足,而這種滿足產生一種幸福感,無待外人評價的幸福感。謂之「小」是因為是個人的、私密的、主觀的。例如:村上春樹說自己選購內褲,「把洗得乾乾淨淨的柔軟內褲一個個捲起來,像壽司卷一樣整整齊齊地放在抽屜裡,內心有一種滿足感。」

小確幸這個新語詞的出現是有脈絡可尋的。1990年代的日本,在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浪濤下,正陷入「失去的十年」(失われた10年)的痛苦中,經濟榮景不再;又面對人口老化、少子化的多重新社會風險。不幸的是,1994627晚上,長野縣松本市發生奧姆真理教徒在住宅區散佈沙林毒氣,釀成8人死亡,660人受傷的恐怖攻擊事件;接著隔年320日早晨,真理教徒又在東京營團地下鐵3條路線的5班車上散佈沙林毒氣,造成13人死亡,6300人受傷,震驚全日本。

小確幸是大不幸的反射

同年117發生阪神、淡路大震災,6,434人死亡,43,792人受傷,房屋受損而必須住進組合屋的有32萬人之多,情況悽慘。當時由社會黨、自民黨、先驅新黨組成的村山聯合內閣疲於奔命。社會黨並在國防政策上大轉彎,承認美日安保條約與自衛隊,而失去其傳統支持者,遂於當年的參議院選舉中大敗,隔年解散,改組為社會民主黨,是為日本戰後左派就此凋零的歷史性轉捩點。在這種經濟不景氣,災難事件不斷,人心漂浮無所適從的大環境下,轉向珍惜活著就是一種喜悅的一點點小幸運。然而,這終究不是日本人的風格,小確幸並沒有成為日本的流行語。日本人還是不斷反省人力派遣造成溜滑梯的社會;尤其是在2011311東北太平洋近海大地震之後,日本人的韌性、規矩的民族自信一覽無遺,振興呼聲此起彼落,積極擺脫迷惘、失落、冷漠,起而代之的是信心、勇氣、友誼。

尋找1000件超棒玩意兒

同樣的經驗出現在印度與肯亞移民後裔的加拿大人帕斯瑞恰(Neil Pasricha)的《1000件超棒玩意》(1000 Awesome Things)書裡。這位年輕的作家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來襲前,是一位平凡的多倫多市民。過著住家從不斷電、學校就在對街、醫院離家不遠、後院對角就可以買到冰棒的幸福日子。然而,好景不常,金融海嘯使許多家庭失業、離婚、自殺,他也不例外地受到波及,好朋友因精神病自殺,自己的老婆也走人。在百般無奈下,他用部落格寫下讓自己活下去的超棒小事件,例如:穿上剛烘乾的熱呼呼內衣、在婚禮時選擇坐在離自助餐桌最近的位置、發現牛奶加麥片的超完美比例、發現超市的收銀員又多開了一個付款櫃檯正好輪到你、買到可以免費續杯的咖啡等等生活中簡單又喜悅的小點滴。由於響應的鄉民數以百萬計,使這個網站獲得了最佳部落格的威比獎(Webby Awards)。而這些超棒玩意兒也被書店出版,成為暢銷書。他的故事反映出3As:態度(attitude)、覺察(awareness)、真誠(authenticity)的生命哲學。

正向思考也可能是迷藥

其實,這就是流傳於1990年代的正向思考(think positive)與可能性思考(Possibility-thinking)。人們在新自由主義市場經濟氛圍下,個人雖然多了自由選擇,但也被要求更多的自我依賴;也被教導盲目地自我期許,相信自己什麼都有可能,別消極,努力發現優勢吧!一旦遭遇失敗,還是要開拓自己的命運,感受有責任感的滋味。

這種規避探討造成當下困境的結構成因,回縮到欣賞自己在挫敗中的一丁點兒小幸運,讓自己得以苟活。說這是一種發現生命的韌性與優勢,絕對是事實;但這何嘗不是一種逃避。無怪乎有人說這是一種對大環境的屈服,對悶經濟的無奈,對政治鬥爭的厭惡,對無能政府的失望。在這種政經大環境中找到了小確幸的養分;也迫使人們採取正向思考,以自我解套。其實,這個大環境不也是自己曾經參與創造出來的嗎?

有了小確幸就忘了生氣

然而,我們真的只能沈溺在小確幸裡嗎?只能不斷地在生活中尋找超棒的小感動嗎?大喊「我買到了耶!」其實只不過是幾粒超甜的馬卡龍(Macaron)。覺得有被感動就照單全收了嗎?覺得有新鮮感就滿意了嗎?覺得辛苦有回報就不再追究曾經受夠了的鳥氣嗎?

你可以對當前的政治不信任。但是,千萬不要相信只要我不管政治就沒事了。政治還是會陰魂不散地糾纏著。例如:大家還是不明白為何要簽署這樣的服務貿易協議?為何還要通過這樣的自由經濟示範區?為何核四還不停建?臺鐵的電車線會不會又被扯斷?高速公路會不會在假期又大塞車?哪一種火鍋的湯頭又會是假的?這些絕對都與政府的治理能力有關。你不理他,他還是會繼續影響你的生活。不去挑戰政經結構,只覺得找一位政治素人就會帶來希望的小確幸,你相信情況就會因此更好嗎?
(作者林萬億臺大教授曾任臺北縣副縣長行政院政務委員)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4春季號028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