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走出去  許振榮發揚陣頭鼓藝文化

培植曙光少年傳承鼓陣文化 老少戰鼓隊巡迴宣揚鼓藝

■洪樹旺

九天民俗技藝團團長許振榮,可謂當前文化藝術界的傳奇人物。他由專業神壇法師建廟當廟公,為了生計再兼業成立陣頭。無心插柳柳成蔭,十餘年之間,不但扭轉民眾對陣頭既定的負面印象,更把陣頭技藝發揚光大,建立一支震懾人心的陣頭鼓藝專業團隊,由廟會廣場進入藝術殿堂表演,由國家音樂廳到紐約林肯藝術中心,把台灣民俗技藝推上國際舞台。

今年47歲的許振榮於20年前成立「九天神將團」,也就是在廟會時出陣表演的陣頭,因經常帶團出入各地廟會,看到廟會陣頭的商機無限以及陣頭代表台灣民俗技藝的價值,而致力發展陣頭藝術文化。

組了陣頭的許振榮,對陣頭的亂象不以為然,希望「九天神將團」與別人不一樣,應該走出自己的路。於是從紀律與訓練下手,在他嚴格管理下,終於訓練出一支有別於其他陣頭的團隊。

許振榮作風剽悍卻常有別出心裁的創意,例如帶團於農曆七月的淡月環島大巡,扛著三太子神偶徒步環台,既鍛鍊了團員的體能與耐力,更為自己宣傳。接著他又突發奇想,要做更大的挑戰,帶著團員背著鼓登上台灣第一高峰玉山,成功歸來的新聞,讓九天知名度大開。兩年前,他更大膽的以「行者三太子」的名義,由團員扛著神偶完成撒哈拉沙漠馬拉松比賽的創舉。他們通過了人類體能極限的挑戰以及意志力的重大考驗,更將代表台灣民俗藝術文化的精神發揚到世界。透過國際媒體的報導,台灣讓更多人看見。

九天專注陣頭技藝中的鼓藝,團員在許振榮要求下,流汗流血,日以繼夜操練。加上專業人員的教導,終於脫胎換骨,把陣頭鼓藝發揮得淋漓盡致,打出震撼人心的鼓聲。各地邀約不斷,並走向國際,到各國藝術中心表演,九天已非昔日不登大雅之堂的陣頭。

九天蛻變為社會企業,資源來自於社會,許振榮也回饋社會。早期團員多是迷途少年或中輟生,經過嚴格訓練後,有了台上表演的機會,讓他們改變成為藝術家。燦爛的舞台,熱烈的掌聲吸引了學藝的少年,其中不少是中輟生及曙光少年,九天成為這些少年的安置所。這些孩子白天到學校上課,晚上學習打鼓及體能訓練,他把九天營造成一個大家庭,藉著環境的改變,來改變孩子們的行為。

他定下嚴格的規矩,到學校讀書不准翹課,學藝不得偷懶,也不可以打架、抽菸和吃檳榔等,違反者要接受處罰,嚴重者退團。至今,學員已有大學畢業者,有正在讀大學的,也有的升為團員。他為了提升團員氣質與品質,規定至少要讀到大專畢業,高中畢業的他以身作則,41歲才讀大學,今年已拿到碩士,並攻讀博士。

九天的鼓藝很早就進入校園,他和附近小學合作成立戰鼓隊,教小學生打鼓,也教中學生體能訓練。他同時也把鼓藝推廣到社區,去年開始成立「老仙角戰鼓隊」,教老人家打鼓,且巡迴全台到社區和養老院,讓老人家聽到鼓聲,振奮的走出來。 他希望有一天能帶著這群七、八十歲的老人,到美國、歐洲各國去表演打鼓給當地的老人看,進行國民外交。

許振榮愛心滿滿,腦裡還有許多計畫,要讓這個世界充滿愛的鼓聲。

生長在貧困的家庭 展露演戲藝術才華

許振榮生出在台中的鄉下,從事水泥工的父母親常不在家,幼年生活就在阿嬤的養育下成長。小時候,他就常有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卻往往可以實現成真。

看到別人有玩具,他也想玩,卻不敢向阿嬤要錢買,以免「討皮痛」;於是就從漫畫書,電視中找靈感,靠著想像自己做,用板子釘一釘當寶劍、火柴盒變成小汽車、竹筷子綁成槍,就和鄰居小朋友玩得很高興。

  有時,他也會自己編造一些故事情節自娛一番。那時正紅的布袋戲是「雲州大儒俠史艷文」,沒錢買戲偶,他就拿兩條毛巾,用竹筒套起來以橡皮筋綁住,就成了戲偶,跟著黃俊雄演起布袋戲,還會自己編台詞,做音效及用手電筒做燈光。

不愛念書被當  學生應受關懷重視

上了國小,放假日許振榮最喜歡到附近的教堂去玩,經常呼朋引伴一起去,那裡有糖果、餅乾可吃,又有小卡片可拿。教堂裡要唱聖歌,他覺得它的旋律好聽,就跟著唱,就這樣培養出音感與節奏感。

到學校上課,他總是發呆,不喜歡讀書、認識不了幾個字,被老師點名唸課本,他常因不會唸挨打罵而被同學恥笑。不過有一段時間,來了一個女的實習老師,看他趴在桌上,親切的問他是否不舒服,讓他第一次有被關懷的感覺,頓時覺得上課也是有趣的,正要努力表現給她看時,她卻走了!沒有「關愛的眼神」,失去學習動力,他又恢復原狀。

幼時就學的經驗,讓他了解小孩子如果能夠獲得大人們的關心與重視,就不會有那麼多的中輟生了。

嚮往濟公救世濟貧  高中拜師學當法師

許振榮從小就對仙佛的世界充滿好奇,看了「濟公傳」電影,對於濟公普渡眾生,用法術扶貧救苦、懲奸除惡的作為,深感敬佩與嚮往。在他高中一年級時,曾到一間宮廟,見到一位師父坐著會靈動,覺得很神奇,就這樣拜他為師學藝,並且住進了宮廟,廟裡還有一些師兄弟。

當學徒要天天打坐兩小時,學習法師功課,他把收驚、畫符令、安神位、看地理風水、祈福消災、解厄……等科儀都學會了。有時跟著師父出去做法事,由於蹺課太多而被退學,只好再轉學。他總共念了四所高中才畢業。

自立門戶建廟還願  為生存成立陣頭

許振榮當兵退伍後,從事土木包商的工作,卻因故與人打架而丟了工作。之後,他常夢見九天玄女娘娘要他回去接師父的宮廟。於是他回到宮廟,對著九天玄女上香發誓,將來一定要讓宮廟信眾滿滿、香火鼎盛。

隨後,他帶著全家就搬了過來,做著神壇法師的工作,替信眾收驚、祭改和安神位等。信眾慢慢回來,有了人氣,但是師父卻怕地位會被取代,處處抵制,他不得不選擇離開。為實現對九天玄女的承諾,他自立門戶,在草屯附近租了透天厝作為宮廟,成為他創業的開始。

一年後,他將宮廟遷移至台中沙鹿,並將宮廟命名為「九天靈修院」。當時廟務收入及香油錢不夠開銷,為了開闢財源,他想到成立「陣頭」賺錢,而每天到廟前聚集聊天的年輕人,就是現成的團員,他的計畫得到他們的同意,陣頭就成立了,名為「九天神將團」。

由於台灣宮廟有一、二萬家,每在神明出巡或有活動時,都需要陣頭助陣,幾乎天天都有「出陣」的機會,每次出陣都有二、三萬元收入,規模大的陣頭甚至有五、六萬元以上的進帳。許振榮為了宮廟的生存,看到了「陣頭」的商機,成立了陣頭,那些終日閒晃的年輕人也有了工作。九天靈修院也因有了出陣表演的收入,經濟情況也改善了。

「九天民俗技藝團」 陣頭改革進入學校

過去由於陣頭給外界的印象不好,參加陣頭的少年,身上不是刺龍就是畫鳳,開口三字經,大部份都吃檳榔、喝酒,一副流氓的樣子。身為團長的許振榮為了改變陣頭給人的不良印象,他開始實施嚴格管理,如未滿18歲不准抽菸、喝酒、吃檳榔……等,努力戒除團員的不良嗜好。

不久,他把九天神將團轉型,並登記為合法社團「九天民俗技藝團」,刻意與其他陣頭有所區隔,他希望將九天打造成一個有品牌與藝術形象的團體。

  為了開拓「九天民俗技藝團」的發展空間,並讓更多人了解陣頭,他決定把陣頭的傳統技藝帶進校園,從根本做起。於是他首先與在地的北勢國小合作,成立全國第一支小學戰鼓隊。北勢國小戰鼓隊表現優異,在全國比賽中得獎,而且獲得外界的表演邀約,還得到教育局的表揚,這個成果對許振榮來說,是一種肯定,為他推動陣頭改革踏出了一步。

接著,他計畫往國中發展,乃與北勢國中成立「體能測練班」,由他來訓練,藉由運動來消耗他們的體力,同時教他們一些基本禮儀,端正其行為,效果很好。

九天遷至大肚山現址後,鼓藝成為表演的主軸,為了擴大發展鼓藝與傳承,先向附近學校前進,教大雅區的汝鎏國小學生打鼓,成立小九天戰鼓隊,常到各地去表演,參加比賽常拿冠軍。陣頭鼓陣文化已逐漸深入學校。

首次應邀加國演出  藝術性低激起改革

九天民俗技藝團成立五、六年後,已小有名氣,由於團員中有許多是中輟生,剛好民視「異言堂」要做中輟生專題,找上團長許振榮,要採訪九天。節目播出後,九天知名度大開,演出的邀約增加。並促成2002年應加拿大台加文化協會之邀,前往溫哥華表演,不只是九天首次出國,更將台灣陣頭文化藝術發揚到國外。靠著年輕、熱情與活力,九天在加拿大的演出,感動觀眾,嬴得滿場掌聲,可謂一次成功的演出。

但是擔任領隊的台中教育大學台文系副教授林茂賢看完表演後,當場好不客氣的說:「你們的表演熱情活力有餘,但藝術性太低,根本不能算是藝術團體。」讓許振榮無地自容,顏面無光,但也興起他改革陣頭的決心,立志要讓九天成為台灣的第一陣頭。

改變氣質提升素質  團長團員回校讀書

有一次,他帶著幾個團員與人談事,對方看了團員說又不是來討債,怎麼帶著流氓來?讓他感覺不是滋味。面對外界的批評,許振榮請教林茂賢老師,團員內涵不足,要如何改變?林老師說:「去讀書呀!」。這麼一句話,他決定讓團員全部回到學校讀書,規定團員都要有大專以上的學歷,他自己只有高中畢業,當然也不能例外。他告訴自己,九天不能被人看不起。

然而,要團員回學校讀書,不是件容易的事,有幾個團員還因此離開九天,留下來的就到學校就讀。到明道中學夜問部上課的最多,一到傍晚,開著九人小巴士一起去上課。高中畢業後,還升上科大繼續求學,每個人都有他們的目標。

團長許振榮以身作則,41歲時考上明道管理學院,讀企業管理,剛好派上用場,把九天管理企業化。畢業後考上嶺東科技大學,今年拿到EMBA班碩士,再上朝陽大學攻讀博士,距離他拿到台灣第一個陣頭博士的目標已經不遠。

培植陣頭未來團員  安置迷途叛逆少年

許振榮成立陣頭後,由於成員多是國高中的中輟生,不愛讀書,愛玩愛看熱鬧,為使他們改變,他實施軍事化嚴格管理。隨著九天知名度的提升,來九天學藝的孩子越來越多,有家長個別送來的,有政府委託合作案集體來的(青輔會的輔導學生就學就業計畫),也有法院送來安置的,這些孩子多是叛逆性強、學校及家長無法管教的中輟生,甚至是違法的非行少年,因此,九天由一個傳統的台灣陣頭變成曙光青少年的臨時安置所。

由於幼年的貧困遭遇,許振榮如今能有這個機會,給孩子們一個安定的讀書與學習環境,是他最大的心願。在九天,他們夫妻把這些孩子視如己出來管理與照顧,希望給他們有家的感覺,他認為:大家在一起,就是一個大家庭。

九天只收15 歲到19歲的少年,且須經家長同意,但有兩種孩子不收,即吸毒犯及強暴犯。在收容的孩子中,約有八成為非自願,剛來時大多桀驁不馴、氣焰十足。這些孩子進到九天時,規定要一起吃飯,一律睡通舖,要自己洗衣服、打掃環境、定時作息。違規者受罰,嚴重者退團,沒有人可以例外。許振榮規定學員一律住在九天宿舍,目的是在阻斷孩子們過去的不良環境,就像少林寺訓練學員一樣。

白天上課晚上習藝  流血流汗曙光在望

與孩子相處10多年的經驗,許振榮大致摸透這些孩子的習性,不過這群孩子中有的能言善道,要和他們相處,有時還要鬥智,有技巧與他們溝通。九天的成員分成學員及團員,來此安置的青少年屬於學員,團員則是正式的員工,負責表演的工作。他規定所有的學員白天上學,晚上習藝,練完技藝再做學校功課。九天和台中家商合作,曾成功地將10名中輟生送回學校求學。

他認為每個孩子都各有資質,不是每個都適合讀書,但在其他方面可能是人才,他希望給孩子們機會,透過九天所提供的平台,找到他們未來的方向。有幾個團員表現優異,他們是由學員升上來的。看著這些孩子慢慢改變中,由學員變團員,在舞台上精彩賣力演出台灣傳統技藝,得到熱烈掌聲,他們找到自我發揮的地方。他不但感動,也覺得所有付出都值得了。

他表示,孩子一時迷失或被放棄而誤入歧途,並不完全是他們的錯,社會也有責任。孩子只要一年就可以變壞,要變好卻要花十年時間,所以他願意繼續安置類似的孩子,挽救更多的孩子和家庭。

九天的成員現在還住在冬冷夏熱的貨櫃屋,生活環境亟待改善。因此現在正在建造一個能容納100個學員的安置場所,期望能讓更多的青少年能夠迷途知返,見到生命未來的曙光。

不斷挑戰各種困難  七月大巡為民祈福

許振榮經營九天民俗技藝團,經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創意,他又是一個喜歡不斷挑戰困難的人,所以不斷的為九天創下第一,而每次行動都能激勵人心,引人側目。

1995年九天創團不久,許振榮突發奇想,何不利用農曆七月諸事不宜、陣頭休息的時間,來個不一樣的活動呢?於是進行了環島繞境的「七月大巡」,此舉既可訓練團員的耐力與毅力,又可祈求國泰民安。於是從七月一日起一行二、三十人,扛著神將、神轎及鑼鼓隊就出發了。冒著大太陽30幾度的高溫,每天走30公里,一個月終於走完1070公里的路,就像苦行僧一樣,磨練出堅強的意志與體力。沿途所到之處,為地方祈福,安定人心。

徒步環台一個月為台灣祈福的「七月大巡」活動,一直走了9年,到2003年建廟的願望完成才停止。而從今年開始,他推出「三太子環台徒步少年營」,利用七月大熱天訓練孩子們的視野與耐力,他認為用雙腳踩在台灣土地上看台灣,才是活的教育。

挑戰爬玉山終登頂  九天要上國際舞台

林茂賢老師有天對許振榮說:「身為台灣人,一生一定要去爬一次玉山。」又說:「站在標高3952公尺的玉山,腳踏在台灣的最高峰上,看著這片土地,就能體會到大自然的偉大與個人的渺小,進而懂得謙卑的道理。」這一席話,激起許振榮挑戰登玉山的決心,而且不止帶著團員,還要扛著神明上山。

目標既定,想到就做,許振榮知道挑戰爬玉山,不比走平地,必須做好萬全準備。在行程確定後,為適應山上空氣稀薄的天氣條件,在出發前一個月,他就進行團員體能及心肺功能訓練。2004年6月10幾個人向玉山前進,邁向另一個挑戰。在神明的庇護下,當天氣明朗,雖然風大,團員背著鼓及神偶,奮力攀爬,終於登頂成功。

玉山攻頂成功,為九天技藝團及台灣的陣頭創下另一項新紀錄。當許振榮站在台灣最高點環視四周時,豪情壯志油然而生,默默的告訴自己,有一天要讓九天站上世界舞台。

推展文化公民美學  文化朝聖背鼓環島

攀登玉山成功的新聞,透過新聞媒體的報導,九天挑戰困難的努力,獲得各界的肯是,再一次激勵滿腦創意的許振榮繼續往前走,找尋下一個挑戰,讓九天有展現與成長的機會。

當時,文建會正要推動「全面性的文化公民意識」,而推出「文化公民美學」的宣導計畫。許振榮認為陣頭也是台灣民俗傳統文化,道地的庶民文化,文建會的文化公民權運動,應該也包括陣頭文化。

於是他向文建會提出「文化朝聖:背鼓環島苦行」的表演計畫,獲得贊同,提供經費補助。依此計畫,九天團員背著鼓,分北、中、南、東四區走完全台,但朝聖的目標不是寺廟,而是全國23個文化中心前巡迴演出。

讓世界看見台灣 三太子征服撒哈拉

從背神鼓神偶環島到登上玉山,「九天」的能見度大大提高,也讓更多人了解,陣頭是台灣的民俗藝術文化。但是充滿雄心壯志的許振榮並不以此為滿足,為了讓陣頭更出名,行銷「九天」,也讓台灣走出去,他把腦筋動到國外,夢想「背著三太子參加世界四大極地馬拉松比賽」。有人認為那是作夢,但是八年後,他的美夢成真。

2010年,當時的副總統蕭萬長在台中主持藝文團體座談,許振榮在會中提出,由中輟生化身的曙光少年,扛著插有國旗標誌的三太子神偶參加極地馬拉松的構想。並說這項創舉,必定會在國際上引起轟動。於是這項「讓世界看見台灣 ─ 行者三太子征服撒哈拉沙漠」計畫,獲得文建會撥經費支援,成為建國百年的慶祝活動。

這項極地長征的賽事,要在7天6夜走完250公里,在撒哈拉沙漠高達四、五十度的熱度煎熬與考驗下,九天的團員有人第二天腳就起水泡,有人抽筋,甚至跑到腎衰竭,可謂人類體能極限的大挑戰,但大多靠著堅強的意志力支撐下來。2011年10月15日團員抵達終點,完成任務,行者三太子不但走出灣,走向國際,更讓全世界看見台灣的生命力與活力。他說,連沙漠都能征服了,還有什麼困難不能解決的呢?

鑽研鼓藝創鼓樂劇  打響名號名揚國際

10多年前,教育主管單位禁止八家將等宗教相關的陣頭進入校園,九天要進入小學被拒絕。後來他把神偶等留下,只帶著鼓到學校去教打鼓,受到歡迎,還成立小九天戰鼓隊,贏得多次比賽。於是,他將鼓陣當做九天發展陣頭文化的主軸,詳加鑽研,讓九天走出自己的路。

2006年底,九天在台中豐原文化中心演出,首度以陣頭鼓藝為表演主軸,演出新推出的作品:「封神傳響─哪吒」鼓樂劇,搭配武術動作及大仙尫仔(大神偶),帶給觀眾不同的視覺和聽覺享受。至此,九天的鼓藝受到肯定,鼓藝不只是音樂跳舞,還有劇情呈現。

其後,九天除在國內多種場合表演外,還遠赴美國、布吉那法索、捷克、日本、韓國、中國和香港等地表演,不但在台北國家音樂廳演出,更受邀至紐約林肯藝術中心表演。

九天由一個小小的廟會陣頭,終於登上重量級的世界舞台。

不久前,九天應邀到廈門演出,當鼓聲響起,整條街立刻沸騰起來,展現精、氣、神淋漓盡致。邀請單位有意和九天合作,在對岸設立一個基地,以九天整套公益教育的思維為基礎,進行培訓發展,創立定幕劇,活化整體文創產業。

這個計畫如能成真,則台灣陣頭藝術文化將在對岸發揚光大。

成立「老仙角戰鼓隊」全台巡迴關懷老人

2012年上演的電影《陣頭》,造成轟動,就是演許振榮的故事。他小時候由阿嬤帶大,給他無限的愛,可惜老人家無法看到他風光的帶團巡迴表演,由於對阿嬤的懷念,他想對社會做出回饋表示感恩。

剛好有一個機會,他就和「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合作,訓練社區老人家成立「老仙角戰鼓隊」,實現老人家也可以打鼓的夢想。並從2012年起由萬里區開始,推動「戰鼓的夢:全台巡迴關懷老人」計畫,要在十年內全台跑透透,到各地社區和養老院表演,讓老人家們聽到熟悉的陣頭鼓聲,帶動他們的活力,並回憶年輕的時光。許振榮還有個夢想,希望有一天帶著穿戴漂亮的「老仙角戰鼓隊」出國去表演,不但去鼓勵外國的老人,還可以把鼓藝推廣到世界各個角落。

「老仙角戰鼓隊」最高齡的82歲阿伯開心的說,打鼓給小老弟們聽,他們都很難相信。一位70歲阿嬤打鼓給她帶來快樂,她說:「打鼓比打針好,看朋友比看醫生好。」隊員們對於老了還可以打鼓,並且可以到處表演,都感到高興。而老人們聽到鼓聲,心也澎湃起來。

許振榮關懷老人的活動不止於此,他認為老人家的智慧和經驗是寶貴的,應該傳承。於是他又有一個十年計畫 ─ 「阮來打鼓,恁來講古 ─ 智慧語錄希望工程」,將號召青年志工訪談長者,紀錄一人一語,收集10萬句長者的人生智慧語錄,打造長者智慧金字塔。

許振榮對弱勢族群的關懷是多面性的,今年推出「早期療育與傳統藝術結合」計畫,與桃園縣「寶貝濳能發展中心」合作,由九天教導自閉症、唐氏症和腦性麻痺的孩子打鼓,建構良好的身障教育環境。

 

(資料來源:專訪許振榮、《九天民俗技藝團熱血逐夢》(陣頭教父許振榮著,商周出版) 、《第999號參賽者:三太子與九天民俗技藝團撒哈拉紀實》(王凱、郭夫仁、褚曉穎著,天下文化出版))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3冬季號027期》

 02公益服務獎  許振榮先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