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愛心人物】

 

魯拉擦鞋童到總統的巴西之子(2)

                                                                                                                         ■侯忠貞 編譯
加速成長計畫

魯拉2007年第2任開始,便於1月27日推出「加速成長計畫」(Growth Acceleration Program,PAC)。這項投資計畫旨在解決巴西經濟大幅成長的諸多問題。其措施包括興建和修復道路和鐵路,簡化稅制和減稅,以及將國家的能源生產現代化,以免生產減縮。

為加速國內經濟成長,公家與私人機構將在未來四年投資5039億里耳(約2342億美元)。此項計畫基本上分成五大類,包括提高基礎服務範圍的投資,鼓勵低利貸款,重審環境法規,降低賦稅和簡化官僚手續。

這項計畫執行3年後,使巴西2010年經濟成長率創下7.5%的近40年來最高紀錄。國內生產毛額(GDP)達到2兆5千億美元,一度超越英國成為全球第6大經濟體(現為第7大),巴西人均GDP由2003年的3,100美元大幅成長至2010年的超過10,000美元。中產階級的比例從2004年的42%升至2010年的的52%,龐大的中產階層帶來了巨大的消費能力,從廚具、汽車到房地產,巴西國內市場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活躍和榮景。中國等國家對於巴西鐵礦石、石油、大豆和肉類的龐大需求,也為巴西積累了1兆美元的外匯儲備。巴西轎車生產2009年達257萬6000輛,超越美國躍居全球第5,不久將超過德國;巴西製造業競爭力可望在5年內趕上美國。

魯拉政府並不以此為滿足,2010年3月又宣布投入9,500億里耳(約5,200億美元),進行第2波加速成長計畫,旨在透過公共建設及民間投資,提振經濟成長。兩波計畫規模約共1.6兆里耳,相當於8,700億美元。

第2波加速成長計畫以基礎建設為大宗,尤其是能源建設,自2011年起投入約6,000億美元的資金,幾乎佔總計畫規模的7成以上。其次是住宅,巴西計畫在這個項目投入約1,500億美元。而一向為外資詬病的交通建設為第3大宗,金額約為600億美元,其他領域還包括家庭水電基礎建設、城市建設等。

為迎接2014年世界杯足球賽的到來,魯拉政府正在興建的3000公里鐵路,已陸續或於2014年完工。全長達1,728公里的東北橫貫公路及。全長522公里的伯南布哥州鐵路及全長約1,300公里的南北鐵道工程,預計將於2014年竣工。

享譽國際的愛爾蘭市調機構「市場與研究」5月20日最新出爐的報告指出,自然資源豐富、國內需求強勁以及都會區發展正在起飛,給巴西提供2012年至2017年良好的投資與成長機會。該機構巴西經濟2017年將溫和成長4.3,國內生產毛額(GDP)將達到3兆1千7百億美元,超越2010年的2兆5千億美元的紀錄。若以2億人口計算,人均GDP超過1億5千美元。

反對自貿區 抗衡老美

魯拉在國際舞台上將自己和巴西定位為不選邊站的折衝者,和反美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與美國總統歐巴馬都稱兄道弟,8年下來,巴西已被國際間認定是南美洲政經外交的領袖。

魯拉通過運用「總統外交」、「貿易外交」、「文化外交」、「慷慨外交」、「乙醇外交」等多種管道,拓展了巴西外交空間,實現了外貿多元化,增強了巴西經濟發展的自主權,擴大了巴西在聯合國改革、WTO談判、氣候變化談判等重大國際事務中的影響力。

魯拉就職以來,巴西就遵循兩個策略進行「大國外交」。巴西一面扮演抗美龍頭,魯拉長期以來對美國的外交政策多所批評,他反對美國介入哥倫比亞的反毒之戰,反對美國對古巴的禁運,他對美國因反恐要求入境旅客按指紋的規定悍然採取相對的措施。

魯拉也凝聚拉丁美共識,他強烈反對美國積極推動的美洲自由貿易區。巴西擔心美洲自由貿易區區成立後,巴西在「南方共同市場」的地位將被美國取代,因此魯拉積極凝聚拉美反對自由貿易區,以提高與美國談判的籌碼。

南南合作  躍居拉美龍頭

魯拉上台後積極推動「南南合作」策略,南方共同市場與安地斯共同體於2004年組成擁有12個會員國、人口3點6億多的南方共同體。2008年正式成立「南美國家聯盟」。2009年3月,12個會員國更在智利成立了南美洲第一個地區軍事聯盟—南美防務委員會。南美防務委員會是2008年3月魯拉提議成立的。這兩個組織的成立等於是認可巴西在南美洲的龍頭地位。

為加強南南合作,魯拉在任內訪問超過80個國家,卸任至今又造訪了逾40國。魯拉政府在海外建立的使領館和辦事處,從原來的155個增加到233個,與53個發展中國家簽署了合作交流計劃,對外合作資金2011年更幾近倍增到9200萬里耳。此外,2008年至2010年間,巴西還為海地等國提供了35億美元的信貸資金,為南美洲安地斯發展合作基金注入3億美元。2010年巴西又為非洲貧困國家提供了價值3億美元的食物。巴西外長阿莫林指出:「巴西必須以大國視野看待在技術資金援助上付出的代價。只要有利於世界和平,有利於地區和平,我們需要去努力。」

南南合作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據統計,2009年巴西對拉美國家出口達到312億美元,是巴西對美國出口的2倍。在21世紀的前10年裡,巴西對非洲的出口增加了515%。 魯拉總統的專機被巴西人稱作「飛行者魯拉」,生動描繪了他為巴西外交辛勤奔波的形象。

率先提出減排目標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發生的一系列變化顯示,世界經濟成長越來越依靠新興國家,新興國家也有可能增強其地位與作用。為此,巴西和中國、印度、南非等國加強了協調和交流,共同應對全球經濟、氣候變化與安全領域的挑戰。

在國際金融危機的嚴峻時刻,巴西提出採取積極的財政金融政策,刺激各國內需,避免全球經濟陷入衰退。2010年,美國為刺激經濟進一步復甦,推出第二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損害了發展中國家的利益。對此,在這一年11月舉行的20國集團首爾高峰會上,巴西力主各國加強對話,協調金融政策,共同制訂反危機戰略,避免出現國際「貨幣戰」。

在氣候變化問題上,巴西以積極姿態,率先制訂出國內應對氣候變化政策,提出減排目標,掌握了主動權。同時,巴西還在聯合國坎昆氣候變化大會上展開積極外交行動,強烈要求以開發國家承擔歷史與現實責任,兌現向開發中國家提供技術和資金援助的承諾,主張開發中國家只能根據本國實際情況制定減排目標,不應承擔過分的壓力。

調停援助 提高影響力

巴西政府在一系列國際議題上的政策和主張,維護了開發中國家的共同利益,彰顯了巴西在重大國際事務中的協調能力和政治影響力。巴西也扮演「負責任的利害關係人」,不僅自2004年6月1日至2010年10月15日派遣部隊至海地執行聯合國維和任務並擔任指揮官,更接納了海地和智利地震的難民。2008年,在哥倫比亞、委內瑞拉和厄瓜多3國緊張關係升高時,他被認為是「區域危機的調人」。他的顧問前財政部長聶托說:「魯拉是終極的務實主義者」。

巴西於2009年先後與阿根廷貨幣互換協定,與南美7國元首簽署南方銀行協議另外,巴西政府也在2009年妥善解決與鄰國間的經濟爭端,以顯現出大國的責任。種種現象顯示,巴西表現出積極參與區域組織的各項事務,確保在拉美國際舞台上的地位。

延續魯拉的大國外交路線,現任總統羅瑟芙為展現大國風範,巴西政府5月26日宣布勾銷非洲12國的9億美元債務,以增進與非洲大陸的特別關係。

結盟金磚 擴大實力

巴西將開發中國家定位為南方國家 ,巴西與南非等國成立G-20開發中國家集團,此集團的成立,讓巴西可以重新詮釋其在「強國」和「弱國」之間作為「不可缺少的中間人」角色的機會。

作為美國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輸出的受害者,巴西召集發展中國家對富裕國家的農業補貼政策提出挑戰,組成了「5國集團」。

在21世紀初浮現的「金磚四國」一詞中,巴西佔了一席,這是對這個「明日之國」的肯定和對魯拉8年成績的最好註解。魯拉更善用金磚四國的關係,加強合作關係,以擴展國際政治地位。

在巴西的推動下,巴西、中國、印度和俄羅斯(現已加入南非,成為金磚5國)的大使如今每月都要在華盛頓聚會一次,協調「金磚四國」的共同政策戰略,通常是與美國的立場對立。巴西目前更和中國、印度、俄羅斯與南非積極推動成立「金磚共同開發銀行」。

透過每次參與重大國際合作機會,魯拉將自己塑造成全球外交和推動建立多極世界的重要力量。巴西運用其在拉美區域和新興國家中的領導者地位,積極串連多邊合作關係,藉以支持其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

乙醇外交 向美示好

乙醇外交是魯拉外交政策最後一階段的重點。巴西推動以甘蔗提煉酒精作為替代能源的前瞻性政策,政府不僅獎勵農民種植甘蔗,更建立研究機構、改良作物品種與釀造方法,其技術已獨步全球。

魯拉2010年出訪六個非洲國家(維德角、赤道幾內亞、肯亞、坦尚尼亞、南非),訪非期間,巴西、歐盟與莫三比克簽定乙醇技術合作的協議。在小布希執政時期,巴西就在此方面已與美國達成協議。

在加強與拉丁美洲、亞洲、非洲、歐盟的關係後,巴西轉而要與美國建立夥伴關係。2007年3月,巴西與美進入乙醇戰略伙伴關係,給這幾年雙方的矛盾關係增加了實質合作的內容,象徵兩國關係進入調整階段。魯拉2007年4月2日在「與總統共進午餐」的廣播節目中說:「毫無疑問,我們願意跟向美國這樣一個有強大投資能力的國家建立夥伴關係。」

目前巴西每10輛新車中就有8輛使用乙醇汽油。2007年2月的「科學雜誌」認為巴西的替代能源計畫為成功案例,並謂「捍衛世界未來的能源將在甘蔗園」。

對世界貿易與發展而言,巴西最重要的貢獻應該是更實質的幫助。例如巴西便與英國合作,共同協助南非農民利用甘蔗發展乙醇能源,若將此種新能源引進非洲國家,對於當地社會、環保與發展都會有實質貢獻,也會為巴西帶來更具體的夥伴關係。

主辦世足奧運 再造高峰

魯拉不僅在經濟、外交方面帶頭親征,取得重大成果,他更親自率團,成功爭取到巴西成為兩項世界最大運動盛事的主辦權—2014年世界盃足球賽以及2016年奧運會。

2006年,魯拉率領巴西代表團在瑞士洛桑出席國際足球總會,爭取到2014年世界杯足球賽在巴西舉辦。

2009年,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召開會議,決定2016年奧運會在巴西的里約熱內盧舉行。魯拉御駕親征,在會中提出感性的訴求「給拉丁美洲國家一個機會」,因為南美洲從未舉辦過奧運會,他保證投入144億美元主辦奧運。他的一番話,打動了奧會委員們,使里約擊敗馬德里,取得了主辦權。

表決結果一出來,巴西申奧團成員、球王比利和總統魯拉,都喜極而泣。魯拉在之後的記者會,更忍不住熱淚盈眶,頻頻拿手帕擦眼淚。他說:「這是我一生最激動的一天,我 63歲了,見識過無數大小事,以為自己不會再激動。但突然間,我比任何人都哭得厲害。我要對你們說,就算我此刻死去,都死而無憾。身為巴西人,今日我覺得前所未有的驕傲。」

里約申奧成功,象徵巴西已由經濟弱國躍升為經濟與外交強國,也是對魯拉執政成就的肯定。

主辦這兩項國際最重要賽事,巴西已斥資數百億美元資金。今年5月21日,巴西總統羅瑟芙主持最後6個足球場的啟用典禮,宣告明年世界杯的12個場地全部落成啟用。而剛完工的6個場地將於6月舉行世界杯熱身賽—8國聯邦盃足球賽。

里約奧運的場地及周邊建設正如火如荼進行中。基礎建設的充實完善,將使這個「美洲雄獅」再造高峰。

卸任患喉癌

魯拉2010年年底卸任後,開始巡迴演講。他的第一場演講是2011年3月,他一場演講費用20萬英鎊2011年10月至2013年3月,魯拉訪問了40多個國家。

2011年10月,魯拉出現聲音嘶啞,喉嚨疼痛,10月29日,經其私人醫生檢查確認患有喉癌(2到3英寸的的惡性中型腫瘤),經過治療並無大礙。這是由於魯拉長期吸煙所造成的,他已於2010年3月戒掉50年的煙癮。

2012年3月28日聖保羅的敘利亞-黎巴嫩醫院檢查驗顯示,魯拉的腫瘤已不見,顯示出良好的治療反應。魯拉逐漸康復並恢復正常作息,包括國內外訪問。

預測化療帶來的脫髮等副作用,前第一夫人 瑪麗莎為魯拉剃掉鬍鬚和頭髮,只留了鬍子。這是魯拉第一次改變了他的外貌特徵。

巴西起飛 最孚民望

執政8年來,魯拉推動經濟改革獲致豐碩的成果,巴西的人均GDP超越1萬美元,給巴西留下1兆美元的國際儲備。在他主政下,巴西生產力大增,呈現40年未有的空前繁榮景象,2010年成長率達到超過百分之7.5%,多到政府必須思考景氣降溫策略,以避免景氣過熱。巴西幣里耳攀升到令人有些不安的高點。2009年英國經濟雜誌《經濟學人》以巴西為封面報導,加上一張合成照片,將里約熱內盧的耶穌雕像變成高舉的登月火箭,底下標題寫著「巴西起飛」。

憑藉著有效的政府治理,魯拉在巴西維持了8成的民意支持度,卸任時更高達8成7 ,成為巴西歷史上民意支持率最高的總統。「窮人的代表」成為他另一個「代名詞」。

魯拉在提升巴西國際地位的同時,也擴大了自己在國際舞台上的影響力。他入選美國《新聞週刊》2008年度「全球5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2009年被英國《金融時報》評為「影響近十年的50位偉人」之一,同年先後被法國《世界報》和西班牙《國家報》評為「2009年度人物」。魯拉2005年獲頒印度尼赫魯獎;2009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烏弗埃—博瓦尼和平獎,以表彰他在促進對話、消除貧困方面做出的貢獻。2010年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授予「全球政治家」獎,同年位列美國《時代》雜誌評選的「25位最具影響力的領袖人物」之首;美國著名導演邁克•摩爾稱讚魯拉是「拉丁美洲工人階級真正的兒子」。 2011年,魯拉榮獲世界糧食獎。

2009年4月2日,G20在倫敦開會共進午餐時,美國總統歐巴馬公開稱讚魯拉是「地球上最得民心的政治人物」。

不放棄理想的普通人

「我即將離任,穿梭在大街小巷,過著尋常人的生活。其實,我從來都是一個普通人。我將繼續做好普通人的角色,絕不會放棄我的理想,也絕不會對抗爭感到膽怯。」2010年12月28日,時任巴西總統的魯拉回到他位於巴西東北部伯南布哥州的出生地,完成了他總統任期內的最後一次演講。當他在演講中憶起自己「從工人到總統」的一生,魯拉多次流下眼淚。

他上任時說過:「如果在我任期結束時,所有巴西人都有早、中、晚三餐可吃,那麼我的使命就達成了。」這項使命雖不中亦不遠矣。

窮苦的出身,致力為貧苦大眾服務,魯拉創造了巴西奇蹟,也締造了魯拉傳奇。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3夏季號025期》

    全站熱搜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