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家張正傑上山下地辦音樂會

為囚犯病人弱勢孩子演奏傳愛

                                                                                                                                                                          洪樹旺

愛心封面人物--張正傑  

         

                        知名大提琴家張正傑可謂是台灣音樂界的怪俠,從沒有人像他一樣,將音樂會帶上太魯閣,帶到金門翟山坑道去表演。他要把藝術的種籽帶到每個地方去,為社會的融和盡力,是一位最具創意的古典音樂家。

他更是位富有愛心的音樂家,不但到偏鄉和病房為孩子們演奏音樂,還專門為輪椅族舉辦音樂會,讓輪椅族朋友圍繞舞台跳舞圓夢。他要把音樂溶入國人的生活中,希望各階層的人都能欣賞到音樂,得到聆聽音樂的快樂。

有「點子王」之稱的張正傑,不按牌理出牌,自稱是來打破傳統的,他質疑有誰規定音樂會一定要在音樂廳舉辦,所以他把演奏家、聽眾帶到國家公園,在太魯閣峽谷舉辦音樂節;在金門坑道辦古寧頭60周年和平音樂會,結合天地精華,讓音樂貼近大自然,給聽眾新奇的感受,得到歡聲雷動的掌聲。

同時,為了讓更多人在工作場所接觸音樂,享受音樂的歡樂,他把音樂會帶入各種場所。例如,在工廠裡舉辦音樂會,就因為他想看到全部穿同樣制服的工作人員和工人一起聽他的音樂會;又因為對747型飛機有興趣,就把音樂會帶入飛機維修機棚;更不可思議的是,拿到第一個智慧型手機,三小時後就決定舉辦smart phone音樂會,將原本禁止在音樂廳出現的手機鈴聲,變成樂曲來演奏,而且還是十幾種手機鈴聲的大集合。甚至孔子誕辰時,在孔廟舉行「巴哈向孔子致敬」音樂會,對著孔子肖像演奏西洋的生日快樂歌。

認真生活帶來靈感 紛推出創意音樂會

張正傑的創意來自生活的點點滴滴,他是真正的在過生活,每天接觸到的事物,都是他靈感的來源,給他很多啟發和創意。他還每天為家人做飯,去買菜時看到的各種菜、和人們的對話,都給了他許多靈感。所以,他的創意都是出自內心,貼近生活的。

例如,看到日本電視節目「料理東西軍」,就結合中國絲竹樂與西方室內樂來個對抗賽;用茶來對上咖啡,也用牛肉麵來挑戰義大利麵;看到義大利作曲家韋瓦第所寫的「四季」,就把它搭配掌中劇演出來;又如,看到「辜嚴倬雲熱帶植物保種中心」的17,000多株熱帶植物,就決定在這些珍貴的植物前演出音樂。

他的創意除了來自他的生活體驗外,更發自內心深處,充滿著對弱勢族群的愛與關懷,所以,他到偏鄉、醫院、監獄辦音樂會,讓更多族群接觸音樂,發揮促進社會祥和的功效。

深受電影情節感動 就到綠島監獄表演

看了電影「刺激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一片,深受感動,片中受刑人聆聽莫札特音樂後,僵硬的表情和心性融化了、柔軟了,原來音樂有這麼大的功效,於是化感動為行動,就將音樂會現場帶到綠島監獄,感動了一清專案的大哥們。那一年,他到過五座監獄表演。

兩年前,高雄監獄發生囚犯挾持典獄長事件,他人在歐洲,看到新聞後,和記者聯絡,記者開玩笑說,是因他好久沒到監獄去演奏的關係,於是他又再到監獄去辦音樂會。

辦親子專屬音樂會 帶孩子和動物狂歡

因為音樂廳規定110公分以下的小朋友不能進入,於是他就舉辦專屬小小朋友的親子音樂會──全世界第一場「110cm以下」親子音樂會,大受好評。

又如,他異想天開,把音樂會搬到台北木柵動物園來辦,演奏的是,受到無數大小朋友熱愛的小品曲集「動物狂歡節」,用音符表達出曼妙多采的動物世界。當整個小樂團在獅子旁演奏,或個人在大象旁邊獨奏,小朋友盡情地歡笑。當時動物的任何一個表情,對音樂家來講也都很有趣,那次表演動物園擠進七萬人。

親子音樂會已經有過數個不同型式的演出,他甚至還幫大提琴找新娘,用戲劇的手法,將他那300歲的名琴「盧傑利」大提琴與不同的樂器配對,還讓現場觀眾投票選新娘。

基於對古典音樂源源不絕的創意與熱情,同時,身為一個父親對孩子的愛與期待,激發出他一個全新的「親子音樂會」構想─「兒童歌劇院」。他希望讓孩童在3到4歲時,就能開始認識歌劇,為免於艱澀難懂,於是以單一歌曲的進行方式,演出多首膾炙人口的經典歌劇曲目:威爾第「茶花女」的飲酒歌、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輕歌劇「蝙蝠」、普契尼「杜蘭朵」中的「公主的徹夜未眠」等,由弦樂四重奏和男高音、女高音一起,呈現出兒童也能欣賞的歌劇表演。

到偏鄉到山上表演 讓小朋友接觸音樂

10多年前,他就到台東卑南部落的利嘉國小表演,學生只有92人,音樂會時,卻來了2,000個聽眾。去年,也在台東為智障特殊學校辦音樂會。並且上拉拉山的教堂,為桃園市復興區的兩個國小學生辦音樂會。

他每次表演時,看到有病童,或坐輪椅的殘障人士等弱勢族群來參加,就請秘書登記資料,下次表演時請他們免費來參觀。

隨著表演數次的增加,邀請的對象也多了,像輪椅族朋友增多,卻因國家音樂廳輪椅座位有限,常常無法邀請那麼多人,造成遺憾。為此,他到中山堂去辦專為輪椅族的音樂會,一圓他們可聽音樂又可跳舞的美夢。這樣的音樂會已辦了五年,不但繼續辦,且辦到高雄去了。

到醫院病房表演 帶給病人平安快樂

他因為盲腸炎到醫院開刀,看到病人的痛苦,出院後回到醫院舉行音樂會。有一次,他到長庚醫院安寧病房為病人演奏,遇到一位小女孩,罹癌四、五年,因癌細胞擴散,已至癌末,做化療時喊痛。他邀她參加他的音樂會,讓她感到無比高興,第二次邀她時,小女孩病情惡化,已不及參加音樂會了。談到小女孩才10歲卻備受病魔折磨,張正傑聲音哽咽,眼角泛著淚光。他說,他能做的就是關心病人,為他們演奏音樂,希望音樂帶來快樂與平安。

創古典音樂售票紀錄 強調音樂最令人感動

自幼就到維也納學習古典音樂,向名琴師學習大提琴,張正傑的琴藝早受肯定,他還刷新了台灣古典音樂售票的紀錄,2,000多個座位的台北國家音樂廳在20分鐘內票就售罄。

儘管如此,優雅的古典音樂對大部分台灣人來說,仍然是高深難懂。他在20多年前就發現,常有人買票進音樂廳,卻聽到一半就睡著了,實在可惜。這也是他要打破古典音樂嚴肅拘謹的框架,改變表演的形式與地點的原因,就為了要抓住聽眾的注意力,他不但要讓所有人都享受到聆聽古典樂的樂趣,並希望將音樂溶入國人的生活中。就像他,已把表演變成生活的一部份,那麼自然。

張正傑說,音樂是一種藝術,一定要讓人感動才有這意義,否則它就只是音符而已。

20多年來,他做了那麼多的創意音樂會演出,他表示,都出自生活中的每一個感動,每一個感動都是他的能量,支持著他,讓他有勇氣繼續去做這些有意義的事。

張正傑教授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暢談他的音樂愛心故事,娓娓道出他對音樂表演藝術的熱愛,以及對弱勢族群的關愛。以下是專訪摘要:

靈感來自生活點滴  認真體驗生活意義

問:你有「點子王」之稱,經常有創意的音樂會演出,你的點子是怎麼來的?

答:我覺得我是在過生活,我的每一分鐘,所看到和經歷的每個事物,都是我的能量、我的靈感、我的創意來源。

我發覺很多人雖然活著,可是沒有真正在生活,問他一天下來有什麼感動的事?腦海裡留下什麼印象?通常得到的答案是:「沒有啊,每天都是這樣過啊!」

對我來說,早上起來,看到天空的顏色,就是一個新的體會,我跟誰對話,一句話可能給我不一樣的感覺而深思,例如,我今天到菜市場買菜,看到一種菜,和人對話,每一個接觸,都會是一個靈感的來源。

靈感不是坐在琴房,或坐在書桌前,在那裡像擠牙膏一樣,是擠不出來的。我要不斷地告訴大家,你覺得活得無趣,是因為你沒有認真去體驗,當你去體驗、去感覺的時候,任何一件事,在你心中就有新的意義出現。

打破傳統  音樂會場地不應設限

問:古典音樂被認為是高高的在上,距離我們很遠,你如何來詮釋古典音樂?

答:有誰規定音樂會一定要在室內、在音樂廳?演奏家一定要穿燕尾服?音樂會一定要演奏安可曲?有誰規定演奏第一首曲子,不能是安可曲呢?沒有這種規定啊!

我很欣賞馬友友的太太說的一句話:「規定是要讓人來打破的。」沒錯,由來已久的規定是很難打破,但我覺得我是專門來打破這些規定的。

例如,我辦音樂會,把音樂帶到翟山坑道,帶到太魯閣,如果大家不喜歡,就不會有上萬人跑到太魯閣來。到金門坑道表演時,入場劵在10分鐘賣完,這表示什麼意義呢?因為到那裡去聽音樂是一種享樂,大家都想要嘗試不一樣的感覺。

相對的,國家音樂廳的音樂會常常在開演前,還剩一半的票未售出。這表示,人都希望有變化,誰願意每天都吃一樣的滷肉飯呢?誰說滷肉飯一定要放在碗裡吃呢?如果變個方式,放在杯子裡來吃,是否是會比較好吃,當然,這要有特別的裡由。

這樣的改變,一定是要發自內心的一種想法。例如,義大利有道菜,是哈蜜瓜燻肉,很多人都吃過,是很有創意的菜,我很喜歡這道菜,因為炎熱夏天裡,用冰鎮的哈密瓜加到義式火腿裡,很好吃。

但當我吃這道菜時,心中出現另一道創意料理。我覺得還有比哈蜜瓜更特別的水果,那就是芒果,所以我就把哈蜜瓜改成芒果。這道菜推出後,吃過的人都眼睛為之一亮,不管是義大利人、外國人或台灣人都說「讚」。因為芒果甜中帶酸,用它作材料,菜的味道更強烈。台灣有這麼棒的水果,為什麼做菜一定要固守傳統呢?這樣的思維,讓我做的每一件事,就是很不一樣。

松山文創園區  是商業非文創

問:從你家走出去,先是國父紀念館,再過去是松山文化創意園區,你對文化創意園區的看法怎樣?

答:那是商業,不是文創,那完全是商業行為,假藉文創的名義而已。

例如,那個大巨蛋就完全是商業,不是文創。在市中心蓋這樣沈重的建築,適當嗎?觀眾疏散時,8萬人要怎麼走呢?那裡沒有任何空間,要怎麼疏散呢?國父紀念館表演廳只能容納 2,600人,卻有中山公園那麼大的廣場可逃生、可疏散。

舉辦富創意音樂會  結合民間獻出愛心

問:你創立「弦外之音室內樂集」,策畫許多富有創意的音樂會,你是如何經營的?

答:我個人有許多創意,都是來自於愛心,而不是商業考量。

例如,我辦的音樂會,票價定在$300、$500或$200、$400。因為我也是孩子的爸爸,我知道父母帶兩個小孩去聽音樂會,如果票價定在$1,000元,4個人4張票就要$4,000元,恐怕大部份的人無法負擔,基於同理心的思維,所以票價要賣得便宜。

當然,票價要賣得便宜,在表演經費方面就會有缺口,我們就去找人贊助,贊助者都能接受我的理念和想法,所以願意一起來辦。我覺得台灣人非常棒,都很有愛心。

還有,我鼓勵大家應有愛心,捐錢是最起碼的愛心表現,可是有人就利用大家的愛心,走不對的方向,舉例說,921地震時,災情慘重,我心中感受非常強烈,所以我把回國演奏票款結餘捐給受災嚴重的中寮鄉。結果,三個月後我看到新聞報導,中寮鄉長因貪污被收押。

此一事件讓我頓悟,捐錢做善事是做人最起碼的事,可是公益善事最好自己去做,像辦一些另類音樂會就是。

受到電影情節感動  到監獄裡辦音樂會

問:為什麼想要到監獄去辦音樂會?

答:我是一個很容易被事物感動的人,一衝動起來,就決定一定要去做。

20年前,我看電影「刺激1995」這部片子,描述一個會計師因冤枉被關到監獄裡,有一天,他跑到典獄長房間,去播放莫札特的音樂。聽到音樂後,整個監獄裡的受刑人,心性軟化了。我看了好感動,就決定要到監獄去演奏。

那時文建會主委員是鄭淑敏,法務部長是馬英九,都同意我的提議,就到綠島監獄去表演,那裡的受刑人多是一清專案的受刑人。那時綠島沒有鋼琴,就向功學社募捐了一架,表演完後,捐給綠島國小。

演奏前,我們難免有些緊張,因為沒有看過「大哥們」,而他們也從來沒聽過音樂會,是被迫來聽音樂,表演開始時,他們的表情僵硬,我安排一些小品音樂,捨棄艱深的曲子。不久,「大哥們」的表情開始軟化,眼光變柔和,當我演奏台灣民謠時,有人開始掉眼淚。

演奏結束,我跟他們約定:「你們出來後,歡迎來聽我的音樂會。」後來收到我的邀請卡,他們依約定而來。還有人打電話來說,如果我遇到什麼困難,「大哥」可以幫忙。這可能是他們能回饋的最強的表現,我當然希望永遠都用不到。後來我在演講時,向台下的人開玩笑說,請你們不要睡覺,不然我會向「大哥」報告哦!

兩年前,高雄大寮監獄發生囚犯挾持典獄長事件,那時我正在阿爾卑斯山滑雪,在纜車上看到新聞,那位記者是我熟識的,就寫Line給他,詢問實況如何,他說情況嚴重,還開玩笑說,就是因我太久沒去表演的關係。

我回台後就安排,不久就去表演了,那位典獄長就是當年我到綠島表演所認識的,當時他是秘書,那場音樂會,他印象深刻,也許這就是緣份吧,我又到監獄去表演了。歷史重演,先是僵硬的表情,然後表情改變了,最後,Bravo!Encore!的呼聲不停,可以感覺他們是發自內心的呼叫,如同在歌劇院表演一樣。表演時,我特別安排「悲慘世界」主題曲「夢想」,我跟受刑人說:「人要有夢想,希望不久的將來,可以在音樂會見到你們。」

辦輪椅族音樂會  輪椅族朋友圓夢

問:你辦了許多另類音樂會,輪椅族音樂會是其中之一,你為什麼會辦這樣的音樂會?

答:專為輪椅族辦的音樂會,我已經辦到第六年。

很少人知道,國家音樂廳的輪椅座位只有六個,我問可不可以增設,答案永遠都是不可能,要等場地整修時再來增設。但這一等不是20年,就是10年,終於等到要整修了,我要求見他們的總監,卻見不到;等到整修完成,就說來不及改變了。

這就是沒有同理心的表現,六個位置這麼少,如果改變一下設計,增設一些可互相交換使用的座位就可解決。我看過維也納音樂廳,他們有30個輪椅座位,當輪椅族來時,可以使用,他們沒來時,就改變為一般座位。

由於我做公益表演,越來越多的殘障朋友來看表演,但座位不夠,怎麼辦呢?後來就舉辦一場專為輪椅族朋友的表演,場地我們找上中山堂的光復廳,它的椅子可以拆換。首次演出時,我從上面往下看,看到輪椅一排排,那個場面令人感動得想掉眼淚。表演結束後,收到許多來信,其中一位小兒科醫生,兩個小時後就來信說,他從小小兒麻痺坐輪椅,現在60歲了,他一直有個坐輪椅跳舞的夢,現在終於圓了這最美的夢。

我設計把舞台擺在中間,輪椅擺在四周,當安可曲時,就讓他們跳舞,就像旋轉木馬一樣,圍繞著舞台旋轉,那個畫面非常震撼。

這個音樂舞會已舉辦了五年,我會繼續下去,輪椅族朋友已經習慣這樣一場音樂會。除台北外,高雄也辦了三年。感謝中鋼、安侯建業等企業的贊助。表演時,他們的高層都來參與,並幫忙推輪椅,我覺得社會要祥和,要從這裡做起。

台東山上辦音樂會  偏鄉道路為之擠爆

問:你做了許多公益表演,請談談到偏鄉為孩子表演的過程。

答:大約10多年前,台東卑南部落利嘉國小的張校長很用心,透過媒體記者報導,要我們去為小朋友演奏。於是我們就安排,那次是和嚴長壽先生一起去,也是他第一次跟我們去台東關心小朋友。那個學校只有92個學生,加上家長及附近居民總共也不過兩、三百人,沒想到表演那天居然塞車,來了2,000人,把學校擠爆。就這樣拉近大家的感情,是一次難得的經驗。

之後,也在台東的部落辦音樂會,去年為心智障礙兒童辦了一場音樂會。今年我們把跟柏林愛樂合辦的音樂會票款,以及和玉山銀行合作的票款,70萬元全部捐給「愛的書庫」,他們把其中20萬分配到基隆的中和國小。書庫開幕時,我辦了一個小型的音樂會。另外50萬元分配到台東延平的武陵國小,六月我也過去表演。

去年,我辦了一場不一樣的音樂會,那是桃園市文化局要我去演奏。到復興區時,我覺得復興橋很漂亮,可以在吊橋上辦個音樂會,這是全世界沒有的。同時也到了當地兩個國小,一個是羅浮國小,一個是武仁國小,這兩所在拉拉山上的學校沒有禮堂,就借用教會辦音樂會,讓小朋友們有機會聽音樂會,這是我的能力所及的。

樂於為家人做飯  科學化做出美食

問:聽說你在家都自己做飯,你那麼忙,那有時間呢?手藝如何?

答:我小時候,父母不在家時,就自己做飯。我15歲出國讀書,直到28歲才回來,這麼長的時間裡,學會了自己做飯。回國後,有一段時間是外食。直到我女兒出生後,覺得外面的食物油膩又重口味,對身體不好,於是就自己做飯,我也樂於其中。

但我不花太長時間去做料理,每次做菜,只給自己半個小時到45分鐘的時間,所以,做菜就要有計畫性,腦子早想好要做那些菜,通常5~6道,而且所做的是簡單的料理。我的調味料很少,就是海塩和醬油、昆布。有時下午6:30下高鐵,7點回到家,馬上下廚,很快就可上菜。

到病房演奏音樂  給病人不一樣感受

問:聽說你住過醫院,出院後就到醫院演奏,請分享為病人演奏的感想。

答:兩、三年前,我和家樂福文教基金會到長庚醫院病房演奏。在那裡演奏,帶給病人不一樣的感覺和歡樂。

那時,認識一個罹癌的小女孩,她當時去做化療,沒有聽到演奏。但演奏完後,我在她的病房和她聊天,聽到我去表演,她覺得很高興,我讓她摸摸我的琴,並請她參加下一場。我在國家音樂廳的音樂會,她來了,聽完之後,很高興地送給我卡片和一束花。看她歡喜的樣子,我也感動,又約定兩個月後的另一場音樂會。她的醫生告訴我,這個小女孩5、6歲時就得了癌症,後來移轉惡化,不斷做化療。

到了音樂會前,護理長在電話中說,小女孩已到癌症末期了,恐怕沒法前去參加。我一聽到這個消息,馬上趕到醫院看她,她那時很累,但看到我很是高興,我告訴她,等病情好轉,要陪她到麥當勞。但已來不及了,因為第二天她就走了,她的告別式,我還去參加。我很高興曾及時為她做這些事。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7夏季號041期》

創作者介紹

吳尊賢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部落格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