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學習協會普設「孩子的秘密基地」

當一盞明燈  照亮弱勢孩子的學習之路

                                                                                                                                                                                      何 祥

轟動一時的「孩子的第一哩路—319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巡迴演出,為偏鄉孩子帶來歡笑,但推動該計畫的主角之一吳念真認為,「看戲只能讓孩子快樂一個晚上,有必要為孩子多做一點事」,為了持續發揮「319第一哩路」的力量,四年前,他與李永豐、簡志忠、席慕蓉、李敏勇、王榮文等人發起成立「中華民國快樂學習協會」,投入弱勢孩子教育工作,陪伴孩子快樂學習。

擔任協會理事長的吳念真指出,協會成立宗旨是希望創造「孩子的秘密基地」,為弱勢孩子在學習的道路上點一盞明燈,讓孩子學校下課之後有人陪伴、不寂寞,心事有人傾聽。

秉持著陪伴的初衷,該協會成立後短短四年內,創設了75個孩子的秘密基地,不侷限於偏鄉,也遍佈了都會如三重、內湖、大同區等,至今提供了2,000多位來自經濟弱勢家庭的兒童,一個平等教育的成長機會。

在扶助的過程中,發現我們的社會裡,經濟弱勢的家庭,包括單親、隔代教養、新住民等家庭的兒童還真不少,這些孩子下課後回到家裡,大人們都還在工作,在家乏人照顧,就在外面到處遊蕩,極易走偏,因此該協會加快腳步,預計今年底前,將孩子的秘密基地增設到100處,照顧更多需要照顧的孩子。

設孩子的秘密基地  陪伴孩子以免走偏

為了在孩子下課後到回到家前,做到照顧與陪伴的服務,係由「快樂學習協會」遴選現有的在地非營利組織,或輔導在地老師成立據點,透過在地化經營方式,設立課輔班,即所謂的「孩子的秘密基地」,提供的服務項目包括:1.陪伴,由固定的課輔老師,主動關懷及傾聽孩子的心聲。2.供餐,提供點心或晚餐。3.課輔,輔導孩子完成作業,或進行補救教學。4.人力活化,招募在地人力成為課輔老師、行政人員。 

結合資源讓愛走動 陪伴孩子不能下車

快樂學習協會扮演的是資源平台的角色,結合民間力量,包括各地公益團體與企業界愛心人士資源的支援,得以順利推動會務。例如,與全家便利商店的合作,以喚起大眾對於家庭親子互動的重視。

又如,和《今周刊》製作「為孩子點一盞燈」秘密基地專題,報導弱勢家庭孩子面臨的困難,獲得許多迴響及支持。接著再以「孵夢」為題,再次走訪孩子的秘密基地,在各界協助和課輔老師陪伴下,弱勢孩子的人生道路逐漸開闊,並擁有築夢的機會。

去年,吳念真理事長陪同愛心騎士,到台東參觀孩子們的秘密基地。他說:「只要保持學習的好奇心,再弱勢的人生,必能翻轉,持續前進!」

他自己幼時曾被拉一把,「我們都在某種機會中被啟發,讓自己的力氣長出來了。」吳念真告訴孩子們,他自己成長在山坳處(金瓜石山城),也有過自卑的童年,國文老師借他一本世界童話故事,並把他的作文拿去比賽,得了第二名。

當初在山谷中受到鼓勵的他,日後成了今天的吳念真。他感嘆:「每個小孩都是台灣的未來,力氣不是靠菁英的累積而出,而是角落中的每一個人,正常使出力氣,台灣才能真正長出力氣來。」

之後,吳念真也陪同認養屏東長治與霧台偏鄉部落兩個秘密基地的企業負責人,到這兩處和孩子們見面。該地的老師在簡報時指出,他們與家長們互動良好,並承諾:「孩子的教育不能等,我們會一直在這裡,請你們放心。」

吳念真與秘密基地師生們相約:「讓愛走動,祈福原鄉,在孩子的人生道路上點一盞明燈。」他表示,「陪伴孩子,是不能下車的承諾」,希望繼續與大家共同努力。

乘載著無數孩子們未來的快樂學習協會,在其簡單素雅的辦公室中,該協會秘書長魏毓珊接受本刊記者專訪,暢談該協會為照顧弱勢家庭孩子課後輔導所做的努力。以下是專訪摘要:

問:請談談貴協會成立的緣由與經過。

答:數年前,紙風車文教基金會推動319鄉各地巡演,我們看到許多孩子下課後,騎著腳踏車到處閒晃,問他們為何不回家,他們回答說:「家裡沒人或阿公、阿嬤還在田裡,無人陪。」直到我們演出結束,約晚上9點多,孩子還在外面,問他們吃飯沒?他們拿出速食麵,說是他們的晚餐。

我們發現這個問題,不只是一個地方,全台各地都有同樣的現象。在319鄉藝術工程完成結束後,討論下一步要做那些事,針對這種現象,該計畫發起人簡志忠和吳念真等人,討論是否來做孩子的免費課後輔導工作。

剛好,有一個國中老師寫信給吳念真,說看完319鄉的演出很開心,但就像放煙火一樣只是一夜的燦爛。可是之後呢?孩子需要的是持續的照顧,像一盞明燈,可以每天照亮他們的學習之路,支持他們。

在這兩種因素考量之下,就決定成立一個協會,來規劃執行這項大工程。當初有考慮在紙風車協會下成立這個部門,但因整個計劃過於龐大,於是就單獨成立了快樂學習協會。

結合各地社福團體  建立孩子秘密基地

問:各地都有弱勢孩子,你們如何照顧他們的課後輔導呢?

答:協會成立後,我們也考慮自己在各地成立一個據點,或是透過各地已在默默進行這樣工作的人,或是結合在地的社區團體,共同推動這個計畫。基於永續經營的理念,我們決定與各地的社福團體合作。

例如:透過各地已有的社團、協會、教會…等社福團體,合作模式是,由他們提出申請,在當地設立據點當教室,即「孩子的秘密基地」,每年由各個據點的社福團體提出年度計畫書,經我們審核後,提供經費補助。而計畫的執行,如老師的聘請,課輔教學及管理,則由在地團體去進行。我們的定位,就像是一個資源的平台,提供資源與協助。

秘密基地即庇護所  孩子安全學習據點

問:輔導孩子課後功課的據點,何以稱為「秘密基地」?

答:孩子們每天在學校上完課,還要上課輔班,聽起來就不快樂,怎麼會是快樂學習呢?為了要有一個童趣,我們所扮演的角色,是孩子放學到回家間的橋樑,或可稱為庇護所,是一個讓他們感到安全的地方。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有安全則心穩定,就有學習意願。同時,我們也提供晚餐或點心,以免他們餓肚子,影響學習效率。因此,我們把這個據點,稱為孩子們的「秘密基地」,這也是理事長吳念真的想法。

秘密基地集體陪伴 特殊學童特別輔導

問:「孩子的秘密基地」用意在陪伴放學後的小孩,但遇到有特殊個性及天份高的孩子,如何輔導呢?

答:我們在台中秘密基地有一個容易發脾氣的小孩,學校老師形容他是一個憤怒小孩,就像一滴油滴到水裡,很難融入孩子群裡,無法和他人一起學習,對他來說,集體學習是很困難的事。

原來,他父親上了年紀時才娶一個外配,父親的管理很嚴格,造成他言語上的暴力行為。

他到基地時,我們的輔導老師發現他喜歡畫圖,但畫裡充滿暴力,畫上有尖銳的牙齒,好像要咬掉其它的生物般,他用繪畫表現心中的憤怒。於是老師採取愛與關懷方式來教導他,例如:他從學校放學來到秘密基地時,就先擁抱他給予關懷,再陪他到教室寫作業,漸漸的他的態度有了改變,可見老師愛的陪伴是多麼重要。

他喜歡畫畫,就提供一本植物圖鑑,讓他研究,引起他對這方面的興趣,結果他從中得到很多知識,變成同學中的植物小博士。環境改變了,孩子的個性也改變了,他的畫從暴力轉變成柔和的、和樂的畫面。

輔導老師把他的畫整理成冊,寄給我們分享,孩子也很高興,他受到鼓舞,觀察更細膩了,繪畫中表現魚類、海洋生物的美,已無暴戾之氣。今年,孩子已上小學二年級,我們把他的畫作印到賀卡上,給他很大激勵。

看到孩子有學習的天賦,究竟要如何指導呢?我們請教本會發起人之一的席慕容老師,把孩子的畫拿給她看,她說不用請專業老師來指導,因為畫畫是件很開心的事,讓學生自由發揮、學習成長,大人只要陪伴並鼓勵他即可。

當孩子有舞蹈天份 結合當地資源協助

另外一個例子,是一個有舞蹈天份的阿美族孩子。他現在是國中二年級學生,自當地秘密基地設立時就來了。他的家境貧困,一家七口擠在三、四坪大的房子裡生活,家裡其他小孩都有智能障礙的問題,就靠媽媽一人做清潔工養活全家。

基地老師發現他有舞蹈天份,希望能結合當地資源,給予培養,乃邀請朋友來參觀,友人看他跳舞身段柔軟優美,遂資助經費讓他去上舞蹈課,希望他在舞蹈中找回自信,並能往這方面發展,將來可順利就業,翻轉人生,並成為家庭經濟的支柱。

社區媽媽與大學生  扮演陪伴課輔老師

問:秘密基地的輔導老師扮演什麼角色,你們如何遴選呢?

答:輔導老師的陪伴時間為下午3:30-9:30。師資來源有兩個,一是在地社區的人,一個是在地社區的老師。如果一定要具備教師資格的人,實在有困難。所以,我們任用在地的社區人士,也許是社區媽媽,也許是當地的大學生。

當社區媽媽的孩子長大已離手了,就請她們在下午這段時間,陪伴孩子寫作業、聊天。嘉義有位社區媽媽,兩個孩子都就讀台大,就請她來當輔導老師。剛開始她擔心做不好,但是她用耐心、愛心把孩子們照顧得很好。所以,也不一定要有高學歷的人才可以來擔任輔導老師。

另外,我們也普用在地的大學生,他們可能只做兩、三年就要畢業離開了,但他們要離開時,會請學弟妹來接手傳承,師資不會中斷。

我昨天才從民雄巡視回來,了解到有些學生家長很忙,根本沒有時間和孩子說話,甚至聯絡簿只是簽個名,也沒有看內容,根本不知孩子在學校發生什麼事。但我們的課輔老師會看孩子聯絡簿,如果孩子有事,就直接找學校老師了解實際情形,因為學生家長太難找了。

因此,有些家長不了解孩子的狀況,反而是課輔老師知道比較多,甚至在聯絡簿上會寫些意見,例如:孩子為何作業沒寫完的原因…等,可見課輔導老師和學校老師的聯繫是很緊密的。有些學生有開心的事,或在學校做錯事或和同學發生不愉快,都會向課輔老師分享並聆聽回應,這樣的課輔老師就獲得學生信任。

在這樣的團體裡,學生們相處也很融洽,二、三年級學生在作業上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問五、六年級學長,而成為一個能互助的團體。有些孩子升學到高中了,也會回來看看老師和學弟妹們,這是一個善的循環。

所以,輔課老師的陪伴,在孩子快樂學習的路上,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

秘密基地像大家庭  一起照顧小孩老人

我們各個基地也提供晚餐,孩子們吃完飯後再回家,或者提供點心,讓他們下課後,不會餓著肚子。

以台南基地來說,來基地受照顧的孩子,有些是隔代教育,由阿公、阿嬤扶養,有些阿公不會做飯,或不方便自己做飯,我們的基地就會請阿公阿嬤來一起用餐,反正也不差一副碗筷。

像這樣一起照顧到小孩和老人,實在是很令人感動。

像盞明燈照亮道路  孩子成長令人欣慰

問:貴會成立四年來,你到各基地走透透,有那些事令你印象深刻?

答:四年來,最令人感動的時刻,是看到孩子們有了改變,有位學生告訴我說,他這學期成績得到第三名,學業明顯進步,他自己很開心,很有成就感,我們也為他感到高興。

有次我到花蓮基地,有位課輔老師下課時,陪孩子走回部落家裡,那個畫面是多麼溫暖啊!就像小朋友一個人在走回家的路上,有盞燈照亮他回家的路。

每次去基地看孩子們有人照顧,心中感到欣慰,他們在基地裡學習、開心玩耍與成長,就覺得他們是要得到更多疼愛的一群。

我們成立基地,是要陪弱勢孩子走過他們放學到回家的這段路,不要讓他們走偏了,像台灣目前毒品的問題非常嚴重,如果被不良幫派吸收後,染毒、染黑,就很難回頭。

父母親和家庭,並不是孩子自己能選擇的,我們幫助他們,就是要給他們有公平的機會,至少給他們安全感和成就感。

有一位同學,不寫作業,學校老師就罰寫更多作業,如此累積一個月,作業永遠寫不完,使他討厭上學。而老師規定,作業沒寫完就不能下課,就不能和同學出去玩,這樣惡性循環下去,他就視上學為畏途。我們的各地基地就是要幫助這些學生,及早做完作業,正常上學。

學生由小學到中學,如果處在一個不喜歡的學習環境中,就不快樂,這不但影響他的人格發展,而且對生命來說,是多麼浪費 。


吳念真理事長(右)到偏鄉關懷秘密基地的孩子們。(中華民國快樂學習協會提供)  

▲吳念真理事長(右)到偏鄉關懷秘密基地的孩子們。(中華民國快樂學習協會提供)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7夏季號041期》

創作者介紹

吳尊賢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部落格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