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瞿海源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若是足跡是在沙灘上,浪潮一來,痕跡就不見了。

在民主改革過程中,許許多多推動民主化的志士們都留下了「痕跡」,但民主化的進行和完成,乃至於簡單的時間的流逝,以及當權者主導主觀而利己的不同史觀,就像一波波浪潮一樣,把「痕跡」大多沖刷掉了。不過,參與民主化的各方人士,還是應該把努力推動民主的事跡紀錄下來,做為給自己的交代,也做為對台灣社會和人民的交代。否則,這些事跡真的會被淹沒,甚至消失不見了。

 

在「1990平安禮拜」近三十年之後,主辦平安禮拜的蘇南洲出版了《平安,二二八》,並聲稱要完成《二二八平安運動的信念與行動實錄》。在二二八平安和平運動中,1990年平安禮拜之後,林宗義教授領導的1990平安禮拜及後續的二二八關懷聯合會持續的溫和理性的行動,促成政府對二二八平反的具體作為,如總統道歉、建碑、賠償、成立紀念基金會、訂定228為國定紀念日。

 

1990年平安禮拜,由外省第二代基督徒發起,成功地「動員」了蔣總統和李總統的家庭牧師,眾多基督教會,乃至行政院長郝柏村參加禮拜,「外省籍」周聯華牧師以台語證道,「外省籍」的行政院長的郝柏村向二二八受難者家屬致意,使得這個外省第二代,本省第一代基督徒籌劃的禮拜活動成了二二八平安運動成功的轉進點。

 

其間,「林宗義博士以他世界級視野,擘劃整個『二二八平安運動』的綱領,並以其超人的意志力與體力,拖著年過七旬的老邁身子,每月奔波於太平洋兩岸,連續數年。在一九九一至一九九八年間,每次與官方斡旋/會議/抗衡」。浸信會的周聯華牧師、長老教會的翁修恭牧師、耕莘文教院院長王敬弘神父,還有眾多二二八受難者家屬都積極持續地參與平安運動。

 

然而二二八平安和平運動的事蹟隨著時間的流逝,政黨輪流執政主導史觀的改變,幾乎就消失了。不過,再去追究平安和平運動的歷史記錄,發現也只有當年曠野和二二八關懷雜誌三十篇左右的短文,這些文章都被收進蘇南洲最近編印的《平安,二二八》中,全書兩百頁多一點。其中,有許多短文多在感懷議論,只有少數幾篇是運動的記錄,也沒有專文完整記錄二二八平安和平運動始末及重要事蹟。顯然到目前為止,還看不到二二八平安和平運動的歷史記錄。

 

於是,編印出版《二二八平安運動的信念與行動實錄》揭露真相是必須的,是刻不容緩的。據說有關二二八平安運動的資料有四十箱之多,編寫運動實錄主要就是根據這些珍貴的史料。這些史料的永久保存以及提供公眾使用也是主事者要去積極從事的。

 

1960年自由中國半月刊被國民黨政府查禁停刊後,威權統制嚴厲地壓縮言論空間。三年後幾位年輕學者創辦了思與言雜誌,有意承續自由中國言論推動政治社會民主改革,但當時政治情勢仍然嚴峻,思與言乃轉變成為學術期刊。

1970年,一批自由派青年知識份子接辦大學雜誌推動政治.經濟.社會.教育文化改革,先後發表國是諍言、台灣社會力分析、國是九論嚴厲批判當時政治,發揮社會重大影響力,國民黨中央黨部訂定「對言論偏激刊物統一輔導實施要點」處理及分化大學雜誌,迫使自由派學者退出大學雜誌。

1975年聯合報創辦中國論壇半月刊,吸收若干自由派學者參與編務,稍後聯合報、中國時報.自立晚報頻頻邀請這些自由派學者發表時論專欄,參與座談和接受專訪。在解嚴後,自由派學者也為新興報紙如自由時報、自立早報.首都早報、民眾日報、台灣時報乃至網路明日報撰寫專欄。到1989年澄社和台灣教授協會成立,自由派學者集結推動政治改革運動。

 

以上用不到四百字簡述自由派學者推動民主改革的事蹟,這些事蹟至今也還沒有完整的記錄。四、五年前,當年重要的自由派知識份子楊國樞教授建議我把19701990二十年間自由派學者的事蹟寫出來。我花了三年多的時間建成了《自由派學者集傳(1970-1995)資料庫》,建立了大約二十位左右的自由派學者個人資料檔,檔案依年記錄個人重要紀事、有關個人的新聞報導、個人撰寫的報紙專欄目錄,以及專欄條目連接上個人報紙專欄數位資料檔。

 

這十九位自由派學者在 1970 年代到 1990 年代,除了經常發表時論專欄,頻頻公開演講外,還有許多推動民主化和社會改革的行動,這些行動大多會被報紙報導,尤其是在解嚴前後十年。推測可以從聯合知識庫搜尋聯合報系新聞,即可收集到這些自由派學者言行的報導。果不其然,在聯合知識庫搜尋到近四千則新聞,從中挑出比較有意義的新聞2755則共一百二十七萬字。另外,也收集齊了這十九位在各報發表的所有專欄3269篇。

 

為編輯出版《楊國樞先生全集》,特地先根據自由派學者集傳電子資料庫中的楊國樞檔編寫成《楊國樞先生紀事》約23萬字,將在近期出版。在戒嚴時期,因為經常批判時政,胡佛、楊國樞、李鴻禧和張忠棟被國民黨稱為四大寇。筆者就從《自由派學者集傳資料庫》將四人的各項記錄整併起來,編成胡楊李張四人集傳,全書約40萬字。

 

雖然已盡力而為,但是個人覺得還是沒有深刻的「痕跡」,也還沒能讓社會大眾乃至知識階層知曉自由派學者當年推動政治社會改革的事蹟。

凡走過未必都能留下痕跡,主事者或參與者,乃至有心人士應把痕跡深深刻下,刻得完整!

(作者瞿海源  前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7夏季號041期》

創作者介紹

吳尊賢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部落格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