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惡賭為首   

         吳豐山

一、

 豬哥亮是家喻戶曉的搞笑藝人,二0一七年五月過世的時候,台灣媒體大篇幅報導,電視台一連好幾日回顧他的一生。這位娛樂台灣基層社會數十年之久的「巨星」,賺錢無數,可惜因為好賭成性,最後只「淒慘落魄」四字差可形容其七十年人生。

二、

 大概每一個人在孩童時期就會被父母訓誨「不可賭博」。可是,生而為人,大概一生難免賭博;不過,賭運氣或賭錢財完全不同。

 比如說,帶一把雨傘出門很累贅,出門前看看天空雖有烏雲,可是雲層不厚,大概不會下雨,雨傘不帶算了,未料走到半路竟下起雨來,淋個ㄧ身濕;這是賭下不下雨,結果輸了。

 比如說,大專聯考,每個學子在填志願時,大多填了很多不同科系,結果依照考試分數分發下來的錄取科系,不一定真正合於自己志趣。如果轉系不順利,便可能影響畢業之後的工作機會和事業發展;這個填寫志願任憑發落的事體,也是在賭運氣。

 筆者有一個朋友常常自誇ㄧ生不賭,可是他不斷參加選舉。選票在別人手裏,也就是說,當選或落選不是百分之百可以自己掌握;那麼這也算是一種賭博吧!

三、

 很多同胞以打麻將為娛樂。麻將因為變幻萬千,所以樂趣無窮,但假如沒有輸贏金錢,樂趣一定趨近於零。

 好像不少人,自以為高手。假如四人道行差不多,其實是「我們去被麻將玩」而非「我們來去玩麻將」。

 筆者有一友人,不知道從那裏買了一大件陶瓷做的方戰戲偶。四個陶瓷做的打手,坐在方桌四邊,一人聽二五八萬,一人聽二五萬,一人聽五八萬,一人單吊八萬,陶瓷人偶是那個單吊八萬的人自摸;您說這是人玩麻將或麻將玩人?不過因為人們不信邪,所以樂此不疲。

 這就好像,彩券的第一特奬中奬率,比被雷公打到還難,但利用天生賭性,彩券業大發利市。耗資億萬的西方賭場,假如不是遊客十賭九輸,他們賺什麼錢?

四、

 特別好賭的人,什麼都能賭。一群人坐在遊覽巴士上,車程無聊,有人做莊賭「本車接近前車時,前車車牌最後一字是單數或雙數」。這是一半輸贏機率,做莊的人和參賭的人輸贏機率各半,可是車上人等,樂陶陶一番賭過一番。

 筆者有兩位在政府擔任公職的朋友。他們兩人每天中午午休時一定下三盤棋,每盤輸贏一千。有一天,甲君說「我臨時有事,不能下棋,我們就剪刀、石頭、布,划個三次吧!

」乙君心想「你要輸我錢,我當然樂意」,划過三拳後,甲君拿了贏得的三千元樂冲冲地跑掉了。

 賭博顯然有它的樂趣面,不過賭博確實壞處多多!

 因為好賭成性,又不自量力,弄得淒慘落魄的,不止豬哥亮一人而已!

 筆者有一朋友,其父年輕時好賭成性,賭輸了借錢再賭。借多了,親友討債,便就到處遷徙,害他的兒子六年小學換了五間學校。兒子中年事業有成後,為了家族名聲,只好回鄉去逐戶還他父親三十年前的賭債。

 筆者另有一個朋友,一生只對選舉和賭博有興趣。曾有一次,我好意相勸,告訴他,賭博會名聲不好,不利選舉。這位朋友回答我,他不會做事業,只好賭博贏錢。他常通宵打牌,五十幾歲時肝硬化去世。去世後被發現在省營行庫留下近億呆帳。

 所以,碰運氣的事恐怕難免,但賭錢財會傾家蕩產,身敗名裂,萬萬不可。語云「萬惡賭為首」,絕對是至理。

(作者吳豐山  曾任監察委員 公共電視董事長 行政院政務委員 現任吳尊賢基金會董事)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7夏季號041期》

創作者介紹

吳尊賢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部落格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