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愛心人士教宗    

貧窮者的牧人  弱者的代言人

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

楊淑慧  整理

2016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者之一的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以「因仁愛被揀選」為他的座右銘。他對人們心存仁愛,特別是對窮人和弱勢的少數族群尤其慈悲,令人印象深刻。身為促成美國和古巴和解的關鍵人物,2013年他登上美國《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被稱為「亞西西的聖方濟各」。美國總統歐巴馬盛讚他是「普世人的響導」、「帶領世人一同邁向真正的正義與和平」。

與窮人站在一起的人民教宗

被《時代》雜誌形容為「人民的教宗」(The Peoples Pope)的方濟各,在當選第266任教宗後選擇以義大利聖人「方濟各」之名為稱號,即清楚表明了他對自己的歷史定位,那便是效法十二世紀方濟各聖祖的典範,與窮人站在一起。

2013年3月13日,方濟各在當選教宗幾分鐘之後宣布自己的徽號,當場很多人都嚇一跳,因為新教宗通常都會繼承前一任的徽號,藉此確認其神授的能力和使命。而他一名來自耶穌會背景的教宗,竟選擇方濟會創始人的名字作為徽號。

熱愛窮人  被聖方濟各徽號打動

對此教宗自己提道,選舉時我坐在我的好友前聖保羅總主教兼前宗座聖職部部長胡梅斯(CLANDIO HUMMES)樞機主教身旁,情勢危急時他不斷鼓勵我。當票開到三分之二時,掌聲響起,選舉結果出來了,他用力擁抱並親吻我,說:「別忘了窮人」。他的話深入我心,「窮人!窮人!」想著窮人的當下,我想起亞西西的聖方濟各,他熱愛窮人,熱愛和平,熱愛宇宙的萬物,這個徽號就是這樣打動我的。

聖方濟(1182-1226)出生在亞西西城(Assis)的一個富裕家庭,身邊總圍繞著僕人,然而一次戰役中遭到囚禁,被釋放後長期臥病在床,福音的幼苗逐漸在心中滋長,最後決定獻身天主。聖方濟生命的轉捩點,是某日他與一位患癩病的人相遇,他原本本能地想走開,但在恩寵的驅使下,他下馬親吻了該名病人,而且給了他錢,從此他經常與窮人、病者為伍,替他們服務,最後還把家產都捐給了窮人,孑然一身。受感動追隨他的人日眾,乃有了方濟會團體的誕生。

打破傳統  走在變革的路上

天主教會有一項重要的傳統,就是教宗選用以前教宗的徽號為自己的稱號,若望.保祿一世在1978年打破了這項傳統,將兩個前任教宗用過的徽號合併後當作自己的稱號。在若望.保祿一世之前,要追溯到十世紀初的教宗蘭繹,他才選用了一個完全新的徽號。美國媒體認為,本名伯格里奧的方濟各,選用一個從未使用過的教宗徽號,或許是要表明天主教會走在變革的路上。

其實,在選上教宗之前,擔任阿根廷樞機主教多年的伯格里奧已年屆退休,為窮人奉獻一生的他卻被選為新教宗,他只能接下重擔,為需要的人繼續傳遞福音。被視為改革派的他自當選後,不避諱地大談梵諦岡內部的腐敗現象、承認神職戀童癖的問題、為單親父母或婚前同居男女證婚、承認同志族群等等,顯示伯格里奧確實從高高在上的教宗走入了人群。

首位出身南美洲的耶穌會教宗

教宗方濟各是首位以聖祖之名命名的教宗,也是第一位來自南美洲的耶穌會教士,本名豪爾赫.馬里奧.伯格里奧(Jorge Mario Bergoglio),是義大利裔阿根廷人,能說流利的拉丁語、西班牙語、義大利語和德語。1958年3月11日加入耶穌會並發下初願,同時在耶穌會位於布宜諾斯艾利斯郊區維利亞德沃托(Villa Devoto)的神學院學習。1969年成為神父,1997年擔任布宜諾斯艾利斯總主教,並在2001年由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冊封為樞機。他在2013年3月13日獲選為教宗,成為首位出身於美洲、南半球與耶穌會的教宗,也是繼額我略三世後,1,200多年以來首位非歐洲出身的教宗。

出生移民家庭  17歲時受主感召

伯格里奧於1936年12月17日出生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一個義大利移民家庭。父親是會計師,母親為家庭主婦。有四個兄弟姊妹,他是長子,他的小妹至今還住在布宜諾斯艾利斯。

17歲時,他在一次前往傳統慶典的途中,走進了一間古老的教堂,他匍匐在耶穌受難圖前祈禱,含淚告解,望著天主的十字架,耳邊竟傳來天主的聲音,之後他有所感應而暗下決心想成為神父,但他沒有將心意告訴父母,繼續接受學校教育。21歲時,他身體不適,受細菌感染而切除了一小部份的右肺。

在校品學兼優原有志習醫

伯格里奧在學校品學兼優,原有志進入醫學院學醫,不過後來唸了化學工程,最後更選擇了司鐸生活,進入首都維拉.德沃托(Villa Devoto)修院學習,成為耶穌會的初學生。他在智利完成人文學科後,於1963年返回布宜諾斯艾利斯,在聖米格爾的「聖若瑟大學」獲得哲學學位。60年代中期,這位曾留學德國的新教宗,在阿根廷聖菲市的「無玷聖母學院」教授文學和心理學,之後也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救主學院」教授同樣的課程。

加入耶穌會開始承擔重任

伯格里奧於1969年12月13日晉鐸,並成為聖彌額爾神學院初學師。1973年7月,年僅37歲就當選耶穌會阿根廷省會長,並擔當此重任達6年之久。

除了被耶穌會選為該修會的阿根廷區省會長外,1980年更被調任聖米格爾神學院擔任院長。伯格里奧在1986年起,在德國法蘭克福完成了他的神學博士論文。1992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任命他為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輔理主教。

樸實作風受到器重與信徒愛戴

伯格里奧任職期間,致力於大公對話,他喜愛文學,鍾愛古典文學,總是關注移民、婦女和青年,尤其是窮人。他樸實的生活言行和平易近人的開朗的性格,尤其受到信徒們的敬佩與愛戴。

1998年2月28日,他擔任阿根廷首都教區的總主教,並擔任了幾年阿根廷主教團的副主席。2001年2月21日,獲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宣布擢升伯格里奧為樞機,領銜羅馬聖博敏堂司鐸職。被擢升為樞機後,伯格里奧又先後被任命在聖座擔任禮儀聖事部、聖職部、修會部、宗座家庭委員會、宗座拉丁美洲委員會機構之成員,頗受重視。

以「因仁愛被揀選」為人生格言

教宗方濟各的格言是「因仁愛被揀選」,這句話取自聖貝達司鐸的講道,他在評論聖瑪竇被召的福音故事時寫說:耶穌看見一個稅吏,以喜愛之情看他、揀選他,並對他說:「跟隨我!」這篇講道在教宗的生活中和靈修道路上有著特殊的意義。

後來,伯格里奧被任命為主教,他仍然清楚記得這件事,因為此事標誌著他開始把自己完全奉獻給天主,給他的教會。所以他決定以聖貝達的「因仁愛被揀選」這句話作為自我的格言和生活方針。甚至,方濟各在教宗徽章上也刻入了他的格言。

更動徽章  將格言鑲入白色緞帶

方濟各的教宗徽章和他的樞機徽章的護盾大致相同,只是做了細微而意義深遠的更動。原徽章藍色盾牌左下方的五角星改為八角星,八角星寓意童貞的聖母瑪麗亞、耶穌和地上教會的母親;右下方喻意地上教會的聖人主保聖若瑟的甘松花則作了一些樣態上的調整,如今更能看出花的樣貌。最後是教宗的格言「因仁愛而被揀選」(miserando atque eligendo),這一句話被嵌入紅邊的白色緞帶中,置於盾牌下方。徽章上耶穌會的標誌則仍維持原狀。

守護弱者  為青少年受刑者洗腳

方濟各念茲在茲,就是以聖方濟各為榜樣,不但對世人萬物心懷仁愛,對弱者、貧窮者的守護尤其熱衷。

就在2013年3月甫當選教宗後的復活節前一個星期四,他在耶穌升天節(Holy Thursday)主持彌撒,這是紀念耶穌在受難前一晚,曾為12門徒濯足與親吻其足所展現的謙卑、愛與服侍。通常歷任教宗會在這一天前往羅馬「拉特朗聖若望大教堂」,為信徒行濯足禮,但方濟各打破傳統,在羅馬「卡薩爾德瑪莫少年觀護所」為青少年洗腳。

在「濯足禮」儀式上,方濟先倒水為12名受刑人洗腳,然後用白色毛巾把他們的腳擦乾,並低頭親吻。方濟各說,他衷心這麼做,因為這是身為教士和主教的職責;當年耶穌為門徒洗腳,藉此表現愛和服侍的精神,所以他也必須這樣對待子民。

這間少年觀護所關押50名受刑人,年齡分布在14至21歲,而接受教宗洗腳的12名年輕人是按不同族裔和宗教背景挑選。監獄主管馬羅尼(Angiolo Marroni)透露,這12位受刑人當中,包括2名少女,其中一位還是穆斯林教徒。

為受刑人講道  激發悔改與寬恕

而2016年11月6日,他在聖伯多祿教堂大殿主持了受刑人禧年彌撒,來自12個國家的受刑人、他們的親屬、監獄工作人員、監獄司鐸和獄警共4千人參與了彌撒,其中有1,000位受刑人。教宗表示,哪裡有人犯了錯,哪裡就有更多的天父慈悲,激發人尋求悔改與寬恕。

聖伯多祿大殿內充滿了感人的氣氛。當教宗進入大殿時,有些人眼睛濕潤,有些人雙手掩面,有些人合掌祈禱。教宗以「寬恕和望德」展開彌撒講道。

教宗說:「我經常想到囚犯,把他們放在心坎上。我想知道,是什麽導致他們犯罪,他們又為何屈服於不同形式的惡。不過,我總是覺得,他們每個人都需要我們的親近和溫柔,因為天主的慈悲能產生奇蹟。我看到多少淚水掛在囚犯的臉上,他們也許一生都從未哭過。他們只因為感到被接納和被愛,才淚流滿面。缺乏人身自由對一個人而言是最大的喪失;倘若他的生活環境又沒有人性,那他就會墮落。因此,基督徒應關懷有過錯的人,幫助他明白自己的錯誤,從而恢復自己的尊嚴。」

為難民洗腳  稱大家都是上帝兒女

比利時布魯塞爾遭連環恐怖襲擊後,歐洲出現反回教情緒。教宗方濟各也罕見地在羅馬一場復活節彌撒上,親自為不同宗教信仰的難民洗腳,更稱他們都是同一上帝的兒女,令難民深受感動。

獲方濟各親手洗腳的難民分別是4女8男,有回教徒、基督徒及印度教徒,來自馬里、敍利亞、巴基斯坦、印度等地。方濟各跪在他們的面前,親手用水幫他們洗腳,之後更親吻他們的腳。部分難民見到這一幕後,心情非常激動,並且落淚。

方濟各事後表示:「我們有不同的文化及宗教,但我們都是兄弟,我們都想和平生活。」對於布魯塞爾的恐怖攻擊,方濟各批評這等同戰爭行為,而攻襲者則是嗜殺殘忍。彌撒過後,方濟各逐一與難民打招呼、合影,親切慈愛的形象令人難忘。

另類教宗  不住豪宅不坐名車

方濟各個人創下了許多第一:第一位來自拉丁美洲的教宗、第一位使用「方濟各」稱號的教宗、第一位耶穌會士擔任教宗。和過去相比,他還顯得有些「另類」。在他之前的兩任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和本篤十六世都是神學教授,但方濟各,擁有化學碩士學位,年輕時做過警衛、夜店保安人員、化學技師、以及文學教師。

他個性樸實,在阿根廷時就捨棄主教公署的宅第,而住在一個小公寓裡,每天搭乘公車上下班,自行張羅三餐,也搭大眾交通工具去定期拜訪貧民區。成為教宗後,他一如故往,沒有住進教宗豪華住所,至今仍住在梵諦岡的聖瑪爾大之家,這是他以前來羅馬參加會議時住的招待所。

獨自住在空蕩蕩的豪宅裡會發瘋

曾有小朋友問他:為什麼不住在教宗專屬的豪宅裡,不搭教宗專用的豪華轎車,卻和其他樞機主教和神父一起擠在廂型車的交通車裡?他半開玩笑的回答說:這不是豪不豪華的問題,而是會不會發瘋的問題。他說他需要跟大家生活在一起,每天和主教及神父一起用餐、說話,才是他想要的生活,如果一個人孤零零的住在空蕩蕩的皇宮裡,他覺得這種生活對他不好,可能會發瘋。

對於奢華這個話題,方濟各認為這個世界已經非常富有,卻還有著大規模的貧窮,很多孩子還處在飢餓和沒有機會受教育之中,他說:這是富裕社會的奇恥大辱。

當今世界有人死於飢餓是災難

在2013年11月26日長達84頁的新宗座勸諭(福音的喜樂)中他特別提及資本主義和貧窮問題,文中他稱資本主義為「新的暴政」,呼籲世界領袖共同解決貧窮和貧富差距。他曾說:如果銀行的投資失利,人們會問該怎麼辦,但如果有人死於飢餓,卻乏人問津,這就是當今世界的災難了。

方濟各說,在21世紀,人們仍然遭受飢餓、死於飢餓,這是可恥的,他曾號召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要確保每個人食物資源充足,面對食物分布不均勻,他認為必須代表窮人重新喚起國際重視。

反對童工遭到虐待與奴役

方濟各對童工問題也很關注,他將童工描述為瘟疫,認為它剝奪了兒童正常的、健康的童年;兒童本應該擁有時間來玩耍、學習和成長,但許多女孩不得不做家務勞動,但是她們做這些勞動的情況,可以說是奴役,許多還受到虐待。

早在2007年10月,伯格里奧即對容忍兒童虐待表示譴責,他稱之為「人口恐怖主義」。他指稱:兒童受到虐待,沒有受到教育或者得不到食物,許多女童被迫成為妓女,受到剝削,而這就發生在南方的大城市布宜諾斯艾利斯。一些五星級賓館提供童妓服務,童妓被列在娛樂菜單中的「其他」標題下面。

關切女童被販賣與性奴隸

2011年,在參加選舉之前,他就已經強烈反對布宜諾斯艾利斯剝削無家兒童的「結構奴隸制度」,譴責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兒童販賣和性奴隸問題。

在這座城市,許多女孩因被拐走、販賣等其他情況而被迫進入妓院。在這座城市,婦女和女孩被綁架,她們的身體被虐待,尊嚴被摧毀。對於耶穌渴望得到的肉體而言,其價值低於寵物的肉體價值。他認為人們照顧所養的狗都要比對待奴隸好得多,這些奴隸動輒受到踢打,受到傷害,令人痛心。

方濟各告訴教廷信義部長格哈德要果斷地採取行動,保護未成年人,幫助過去受到虐待的受害者,並採取必要程序,反對那些應該受到懲罰的犯罪者。最後實際行動的成果就是成立了聖座保護未成年人委員會。

用愛擁抱每個人  不排斥同性戀

教宗方濟各從不吝於表達對貧窮者、弱者、受難者的愛,甚至他對同性戀也是充滿包容,他曾公開回應過同性戀的議題,他說:「如果一個人是同性戀,而他擁有善良本性,並要尋求天主,那我憑什麼去論斷他呢?」

而在接受媒體訪問時他也公開說道:「有人曾挑釁地問過我是否認可同性戀,我回答,當天主看著一位同性戀者,祂會用愛擁抱他的存在,還是拒絕並譴責他?天主在人生的旅途陪伴著我們,而我們也應該站在對方的立場並陪伴。」

他對愛滋病患者更是深表同情,2001年探望患者時,還親吻和為一些患者洗腳。他呼籲眾人「採取博愛的道路」。方濟各仁慈謙遜的作風受人敬重。

生活簡單規律  喜歡國民美食

方濟各每天清晨4點30分起床之後禱告2小時,默想聖經,為清晨彌撒做準備,大約7點,他會在聖瑪爾大之家進行彌撒,然後到聖瑪爾大餐廳享用早餐,現榨柳橙汁和membrillo(一種榅荸做成的凝膠狀食物,阿根廷的國民美食)是他的最愛。

吃完早餐,方濟各會到使徒宮(Apostolic Palace)接見賓客或回自己的房間背誦《玫瑰經》。下午1點吃完午餐後,他會小歇40分鐘,然後繼續工作。晚餐則到餐廳吃自助式晚餐,聽說餐點若不熱,他還會自己使用微波爐加熱呢!

喜愛文學  睡前看小說入睡

他9點就寢,不過通常會繼續看1小時書才沉沉入睡。方濟各最鍾愛小說,《約婚夫婦》(The Betrothed)已經反覆讀了好幾次,他是俄國作家杜詩妥也夫斯基和詩人霍普金斯的粉絲,他也喜歡看義大利導演費里尼的電影,喜歡聽莫札特。

一向平民作風的方濟各,喜歡喝阿根廷的國民飲料瑪黛茶和一種外面裹著巧克力,裡面夾著焦糖牛奶的餅乾,他也喜歡吃肉,並和一般人一樣,看足球時大吃披薩,除了年輕時切除一小部分右肺之外,他的健康良好,只是爾偶有坐骨神經痛。

熱愛足球  但已不看電視轉播

醫生建議他減重,多運動,少吃義大利麵和披薩,作為一個道地的阿根廷人,他熱愛探戈舞和足球,至今仍是阿根廷首都聖洛倫索足球俱樂部的球迷。但因為從1990年起他就不看電視了,對於電視,他說:「這個東西不適合我。」所以現今已不看足球轉播了。

他喜歡自己處理大小事,和兩位前任教宗身邊總有秘書亦步亦趨大不相同,他常和人有約但未事先告訴旁人,因為他不喜歡事先經過篩選,據說曾發生有訪客突然出現,告訴梵諦岡守衛和教宗有約,守衛必須打電話確認是不是惡作劇。

寧可教會受傷  也不願其故步自封

方濟各簡樸親民的形象,重拾了教友對教會的信心,面對教會內的權力角逐,他從自身做起,打破教宗位高權重的形象。他曾說過:「寧可教會滿是傷痕,而不願其故步自封」。他提醒神職人員和教友,應該回到信仰核心,那就是「在基督裡,天主那拯救的愛要彰顯。」

邀請流浪者共進生日早餐

2016年12月17日他80歲生日,一早就邀請了八位無家可歸者來到聖瑪爾大之家共進早餐,這八人都是在梵諦岡附近的流浪者,其中四位義大利人,二位羅馬尼亞人,一位莫爾達瓦人,一位秘魯人。他們向教宗獻上向日葵花,教宗則回贈了阿根廷甜點。

這一天,世界各地紛紛仿效教宗的精神,舉辦幫助窮人的慈善活動,羅馬多處食堂都以教宗名義發放生日甜點,收到的難民都驚喜不已,有些地方則發送卡片甚至旅遊券,教宗將自己生日的喜悅分享弱者,散播快樂,他的謙沖自牧和慈悲為懷,可說締造了前所未有的教廷傳奇。

幸福的秘訣是慢下來享受生活

有人問他幸福的秘訣是什麼?他回答道,慢下來、花些時間在工作以外的事情上。享受生活,寬以待人,不要說教,努力促進和平,從事的工作要能給人基本的尊嚴,不要執拗於負面的情緒,平和地度過人生。享受藝術、書籍,也要具有童心。

雖然他自己預測,他擔任教皇的時日可能不會超過五年,但方濟各教宗掀起的梵諦岡之春,才正欣欣向榮,為世人所欣賞與期待。

01圖片.jpg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7春季號040期》

創作者介紹

吳尊賢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部落格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