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殺人事件的集體創傷療癒

林萬億

今年5月22日下午4點22-26分,臺北捷運板南線在行經龍山寺到江子翠站間,21歲東海大學學生鄭捷,在第五到第二車廂間,隨機殺人,釀成4死24傷的慘劇。

在此之前,臺灣五年來已發生四起隨機殺人事件。2009年3月埔里無業男子黃富康北上租屋,無預警地殺死房東,並殺傷其妻兒;同年5月,新北市黃姓失業男子持美工刀隨機在公園公廁劃傷一婦人頸部;2012年失業男子曾文欽在臺南市一家遊藝場,將方姓學童誘騙至男廁割喉殺害;以及,2013年3月,曾犯下妨害性自主、搶奪、逃亡、竊盜等案的涂姓男子於假釋出獄後,吸食強力膠,在路邊3次隨機亂刀砍殺路人,造成1死2傷。

隨機殺人但原因不同

鄭捷殺人事件與上述四案共通點是隨機殺人。不同的是,黃富康供稱,因心情不好,才想要殺人;黃姓男子表示因失業,心生不滿;曾姓男子也是因失業寧可殺人坐牢;涂姓男子是吸食強力膠後失控殺人。這些殺人事件都有明顯的生活挫敗事件 失業,而將其不滿發洩在不特定對象上。而鄭捷的家庭經濟不虞匱乏、從小成績優異、體能良好,除了因國防大學二分一不及格被退學轉學到東海大學環境工程系興趣不合外,很難找到行兇的觸發因素。倒是鄭捷自稱從國小五年級就想「做件大事」、「因為父母對我的期望太高,覺得求學太累、活得很辛苦。」、「殺人之後,一點也不後悔,覺得很舒坦。

到目前為止,鄭捷所就讀的國語實小、弘道國中、板橋高中均無鄭捷精神科就醫與明顯的行為偏差紀錄。只有在國中與高中時期曾向朋友透露要轟轟烈烈地殺人。但未被轉介專業協助。

疑似反社會人格疾患

從鄭捷的自白中不難看出鄭捷有疑似「反社會人格疾患」Antisocial / Dissocial Personality Disorder or Sociopathy)。這種精神疾病症狀是社會化不足,缺乏對人、社會、團體的認同。通常,在少年階段逐漸出現部分違常行為,例如:缺乏同情心、違反校規、說謊、缺乏責任感、人際關係退縮、攻擊行為等。但是要到成年前期,才可能被確診。屬這種人格的人,智能大多屬中上,在校成績優秀,因此,不會被特別注意,尤其在以升學為主的教育環境下。即使,有些違常行為,也會因其成績表現不錯而被忽略。

勿激發社會非理性行為

在鄭捷殺人事件後,臺灣社會似乎集體被驚嚇,出現諸多非理性行為。例如:有崇拜者在臉書(Facebook)上開啟鄭捷粉絲團;多人在網路上宣稱要模仿鄭捷殺人;有人因自閉症者玩計算機動作誇大而引發糾紛;也有人帶玩具武器上捷運亮相等,無奇不有。的確,重大犯罪事件發生後短期內會出現複製、模仿、傳染效應。不過,沒有反社會人格的人不會模仿隨機殺人。反而是官方的過激反應,搭配媒體連續劇式的報導,讓捷運殺人事件漣漪不斷。例如:加派警力在捷運站巡邏無可厚非,但全副武裝,荷槍實彈,進入捷運車廂的備戰狀態就屬作秀過頭。這些作為根本無助於嚇阻犯罪模仿,反而有挑釁反社會人格者的犯罪動機,或是刺激社會魯蛇(輸家)(Losers)的反彈。對撫平捷運殺人事件後的社會集體創傷無益,甚至有害。

提醒社會進行集體預防

雖然,鄭捷殺人事件過後,也有精神科醫師懷疑其有反社會人格疾患,法院也傾向對鄭捷進行精神鑑定。但在精神醫學研究出反社會人格的病因前,我們要做的是:

首先,父母必須做到給子女:1)身體照顧、營養與保護,(2)愛、關照與承諾,(3)一致的管教,(4)激發其身心成長。

其次,一旦發現子女有行為偏差、情緒困擾、人際關係障礙等,務必及早尋求精神科醫師、心理治療師、諮商師、社會工作師的協助。

第三,各級學校的輔導系統應該更敏銳地評估出任何疑似精神疾病的學生,提早協助其就醫。而不是依賴教官進行行為管理。

第四,學校應該營造友善的學習環境,避免重視學業而疏忽學習落後、低學業成就、行為偏差、情緒困擾、人際疏離的學生。

第五,鄰里、社區也要營造互助、友善的環境,避免標籤化;也要敏感地覺察社區中的行為偏差居民,及早通報,並協助其尋求專業協助。

最後,警力加強無法解決人民的心理健康議題,而是靠衛生、社會福利、教育、勞動等部門的協力合作,才能使誘發犯罪的風險因子降低;也才能降低心理疾病的發生率,並及早介入。

(作者林萬億臺大教授曾任臺北縣副縣長行政院政務委員)

※本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14夏季號029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尊賢基金會 的頭像
吳尊賢基金會

吳尊賢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部落格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