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心封面人物】


為失智老人打造愛的世界


──專訪失智老人基金會 鄧世雄執行長


洪樹旺


愛就是在長者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


「愛與寬恕,讓你海闊天空。」


「愛與服務,讓你快樂一生。」


這兩句話是「天主教莘耕醫院永和分院」院長鄧世雄的座右銘,終生奉行不渝,讓他有愉快、積極的人生。


身為天主教徒,又是醫生,有更多的機會服務有需要服務的人,鄧世雄奉行耶穌基督博愛的精神,在天主教莘耕醫院服務30年,將永和莘耕醫院打造為服務老人與弱勢的社區教學醫院。先後以公辦民營方式承接台北市多所安養護中心及重殘養護中心,並兼任(創辦)…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執行長,成立「聖若瑟失智老人養護中心」,全力為照顧老人關懷弱勢而奉獻。諾貝爾獎得主德蕾莎修女說:「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鄧世雄在長者與弱者的身上,看見自己的責任,並且勇敢地擔起這個責任。


來自香港 進台大醫學院


40年前,高中成績不錯的鄧世雄,如願考上香港中文大學數學系。靜待通知入學時,幾位落榜的同學吆喝一起來台灣上大學。鄧世雄以試試看的心情陪著同學應試,沒想到考上台灣大學醫學系。當時香港如同台灣一樣,能上醫學院當醫生是不得了的事,結果他來到了台灣,並且一生與台灣結緣。


從小在大家庭成長,鄧世雄最感謝的就是影響自己最深的父母親。他承傳了父親的活潑開朗與急公好義的性情,因此讓他在學生時代就培養了很多不同的興趣,也交了許多好朋友。


鄧世雄在中學時期就進入天主教學校,接受五育並重,全人的教育。宗教信仰對鄧世雄來說不只是單純的教育,更是人生信仰的託付。到人生地不熟的台灣後,鄧世雄參與教會活動,在宗教信仰的陪伴之下,不但在學的生活充實,更在心靈上賦予很大的寄託。


活潑愛動的鄧世雄喜歡運動,踢足球一直都是他的最愛,曾代表台大醫學院校隊代表去日本參加足球比賽。過去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唱歌,結果竟然和三位同班同學成立民謠合唱團,在各大學巡迴演出,還上過許多電視節目。鄧世雄在台灣醫學院7年的時間好不風光,學生時期的諸多經驗,在進入社會以後的職場上,對人、事、物各方面的處理都有很正面的影響與幫助。


成立康泰 撿別人不做的做


1975年台大醫學系畢業後,他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輕天主教醫護人員,因著天主的愛聚在一起,成立了一個天主教「大康寧基督生活團」,彼此分享工作與生活,體驗生命。當時他們立下誓言不僅要藉由信仰做自我精神的提昇,更激勵自己要在醫療工作上以「愛」服務他人。為了落實理想,扮演好使徒工作的角色在教會力量支持下基督生活團便結合眾人的力量,於1983年成立「財團法人天主教康泰醫療教育基金會」。


康泰的發展從診所到成立基金會,是有感於醫療社會教育需求的迫切。於是辦健康講座開風氣之先;辦心肺復甦術訓練營,也創紀錄。他們自己畫海報、印講義,為民眾灌輸醫學常識。後來也不斷針對社會需要,修正自己服務的目標。今則將衛生教育、糖尿病童服務、乳癌防治、臨終關懷、老年失智服務等五項當做目前工作重點。他們的觸角在每一領域中幾乎都領先,一旦社會腳步跟上來了,做的人多了、不再匱乏了,他們便轉向另一目標,再撿拾別人不做的來做。


該會成立時,鄧世雄就擔任創會的董事長。他說,這是一個愛心的團體,有理想也有活力,堅持「撿人家不要做的、不願做的、做不來的做。」把持著史懷哲遠走非洲大陸的醫療拓荒精神,深入發現並彌補現有醫療服務的缺失及力有未逮的地方,及時提供必要的醫療教育服務。他當了18年的董事長,除了推動別人不願做的服務外,還要負責找錢籌經費。該會於1997年榮獲「中華民國第7屆醫療奉獻團體貢獻」,在默默的奉獻與服務10多年後,獲得社會的肯定,令身為董事長的鄧世雄感到榮耀。


鄧世雄說,心懷大愛,固然可喜,但是,做為一名關懷生命志業的工作者,更要甘於做小事。當初那群胸懷天下的夥伴們,從未放棄對社會、對自己的承諾,以做小事的成績,見証對社會的大愛。如今他們在醫學、醫療上都有很大的成就,其中創會董事 趙可式 博士也因推動安寧療護工作獲得「醫療奉獻個人貢獻獎」。他雖於2000年交棒,卸下董事長一職,但仍擔任董事,繼續呵護康泰。


上主的安排 由台大到耕莘


畢業以後,鄧世雄留在台大醫院當放射科醫師,4年後成為專科醫師。「或許是天主的安排」,1979年來到了耕莘醫院擔任放射科主任不久晉升為醫務部主任後來有一個機會,他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研修骨骼放射診斷,短短一年內發表了三篇論文,傑出的表現令該校大為激賞,決定提聘他為助理教授。這在當時是相當轟動的事,UCLA 是多少醫生夢想前往進修深造的學校,鄧世雄去一年就被提聘為助理教授,表示他的專業學術能力受到肯定。


當時UCLA主動承諾保留助理教授的職位給他,這對年輕的醫生來說,是相當有吸引力的,但是鄧世雄念茲在茲的是對耕莘體系的反哺責任。同時在返國後的第2年,他被指派為耕莘醫院永和分院的院長,他認為在院內所學得以發揮,可以做更多有意義的工作,因此在考慮2年後,仍決定留在台灣,與台灣這塊土地共同奮鬥。


1989年鄧世雄升任耕莘醫院永和分院院長,並兼任耕莘總院副院長,開始了研究發展老人醫療照護領域。次年爭取到衛生署委託試辦護理之家的機會,於是新店耕莘醫院創辦了全台第一個護理之家,2年後又成立了日間照護中心,逐漸建構起老人照護醫療體制。在新店耕莘醫院醫護人員愛心的經營下,這兩項業務績效卓著。


照顧老弱 建立長期照護服務專業


隨後,台北縣政府推展公辦民營的養護機構──「台北縣愛德、愛維重殘養護中心」,也委請耕莘醫院新店總院與永和分院經營。耕莘醫院在養護的領域,逐步擴展,並進一步照顧一般健康的老人,陸續承辦內政部「北區頤院老人自費安養中心」、「北區老人諮詢中心」,以及台北市政府公辦民營的「至善老人安養護中心」、「朱崙老人公寓」等。隨著居家照顧、為獨居老人送餐、社區老人關懷據點等照顧範圍的擴大,永和耕莘醫院建構出全台第一個全方位的老人與身心障礙者長期照顧服務網絡。


耕莘醫院建立起一套長期照顧服務專業服務模式,並成為標竿,鄧世雄很感到欣慰,認為是「榮譽」。當澎湖馬公「惠民醫院」經營面臨困難欲轉型時,永和耕莘義無反顧前往協助,成立馬公第一家護理之家。如今耕莘醫院經營的養護中心,成為外國專家學者來台交流時,必定觀摩之處。


20年前,永和耕莘醫院在一個機緣下走入老人照護領域,且越走越廣越深,當時正值台灣醫院蓬勃發展之際,醫院多走綜合性、急性醫療之路,永和耕莘卻將焦點放在冷門、不賺錢的業務上,而引起一些人的質疑。但是鄧世雄眼光獨具,他認為台灣漸漸走入老人社會,隨著老人的增加,老人醫療與照護的需求必然擴大,全方位的老人照護服務將是未來趨勢。


永和耕莘 老人照護社區醫院


況且永和耕莘早就開始推展雙和地區的社區醫療服務,其200個病床的規模,最適合定位為專攻老人照護的社區醫院。鄧世雄因此堅持應以結合老人醫療與老人照護為永和耕莘的發展重點。雖然起歩困難重重,但是這個「別人不願做」的領域,不正是教會醫院的責任嗎?多年來,鄧世雄整合各專業領域的資源,建立全方位老人醫療養護體制,走出永和耕莘的公益形象。


耕莘對老人與殘障弱勢醫療照護的付出,鄧世雄表示,乃基於基督「尊重生命」之實踐,不因人之老化或殘缺而離棄。歐美、日等國政府早已展開對於老人的照顧與關懷,成效卓著,值得我們學習;世界衛生組織也將照顧老人列為關注的重點,並訂有照顧老人的的五大綱領,即:「尊嚴、自主、社會參與、關懷與自我實踐」。永和耕莘綜合東西方觀念,則訂有六大目標:「老有所養、所醫、所樂、所學、所用、所終」。為達到此一目標,永和耕莘即以其四全理念:「全人、全家、全程、全隊」,來照顧老人的身心靈,既要照顧病人,也要照顧家屬和照顧者,並且鼓勵病人家屬全程的參與,從預防保健、急慢性病、長期照護直至善終,提供全方位的服務。


根據調查,超過50%的老人希望在家或附近熟悉的環境安度晚年,鄧世雄表示,讓老人留在最熟悉的地方,過最熟悉的生活,所謂的「在地老化」,是照顧老人的最好方式,也是趨勢。除安養照護中心的經營外,永和耕莘提供社區型態的日間照護、居家(到宅)服務、送餐服務及老人公寓等服務都在增加中。該院也逐步拓展老人關懷據點(以前的老人活動中心),現在已與三所天主教堂合作,由教堂提供場地、午餐及宣傳,醫院提供社工與護士,安排日間照護課程,在教堂辦理健康講座等活動,讓教堂成為關懷、服務老人的新據點。由於舉辦的成效顯著,該院也將結合台北富邦基金會的力量,推廣至各地廟宇,作為據點服務當地老人,辦活動讓老人走出來,一起來跳舞、唱歌、上課,過著快樂的生活。此外,針對輕度失能及失智老人,未來計畫開辦家庭化、在地化的「群體家屋(Group Home)」,意在營造溫馨的社區生活環境,照顧老人晚年生活。


基於「醫療傳愛」的使命,鄧世雄廣納專科醫師、復健師、營養師、護士、社工師等專才,組成耕莘醫療團隊,付出愛心,為老人做長期的照護服務。照顧病人是件相當辛苦的工作,照顧老人更必須有長期犧牲奉獻的精神,鄧世雄說,專業固然重要,但是心中沒有愛,專業是沒有用的,他訂定好員工的標準是要有愛心、耐心、用心、勞心、恆心、開心,要求服務人員「用大愛的心,做好每一件事」。耕莘團隊的愛心與用心,照顧了每個病人與老人,獲得社會的認同,也得到內政部與台北市縣政府評鑑優等的獎勵。


設基金會 專門照顧失智老人


耕莘經營老人照護幾年後,在照顧的老人中,陸續發現有特別狀況,即病人會有失憶健忘、重複做同一件事……等症狀,原來這就是一般人所稱的老人癡呆症──「失智症」。美國前總統雷根於83歲時就是罹患了這種病,叫做「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為失智老人症的一種。這種現象引起鄧世雄的注意,同時家屬中有人要求耕莘給予醫治,於是耕莘醫療團隊的服務再延伸至失智老人的照顧。


1995年永和耕莘醫院與該院前身「聖若瑟醫院」經營人──聖母聖心傳教修女會」修女們在討論如何運用萬華聖若瑟醫院舊址時,鑑於失智老人的逐漸增加,有需要給予照顧,因而決定建置一所門收容失智老人的養護中心,並派人至歐洲、日本及香港等地考察。1998921,也就是國際阿茲海默症日,由天主教台北總教區、耕莘醫院、聖母聖心傳教修女會共同發起成立「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並附設「台北市私立聖若瑟失智老人養護中心」,矢志服務失智老人。


基金會由鄧世雄擔任執行長,著手將聖若瑟醫院舊址改建為「聖若瑟失智老人養護中心」,2000年基金會與養護中心大樓落成,耕莘醫療團隊正式進入服務失智老人的領域。基金會與養護中心挑起照護失智長者的責任。當時廣邀各界人士共同簽署21世紀失智症照顧宣言,期盼達到「認識他、找到他、關懷他、照顧他」的目標。「聖若瑟失智老人養護中心」的設立,榮獲梵蒂岡教廷評選為「千禧年全世界最有意義的100個計劃之一」,列入教廷年度大事,可見其所受重視之一斑。


認識他、找到他、關懷他、照顧他


早期台灣社會對失智者的認識不深,以為是得了怪病,認為家有失智老人是丟臉的事,甚至把他偷偷藏起來,不敢讓他出門。鄧世雄說,基金會成立後,進行社會宣導教育,首先就是宣導大眾認識失智症,讓失智症去污名化,不再視失智者為異類。接著鄧世雄邀請各界學者專家及同仁們辦理國際研討會,與國外交流,並出版《失智症家屬照顧手冊》、《失智症問與答》、《憶不容遲》等刊物免費贈閱,今年又出版《記憶減法和愛的加法》失智照護隨身書,同時找到孫越和陳建州兩位藝人拍攝公益廣告宣導短片,還到輔仁大學醫學院老人學程去開「失智老人的照顧」相關課程。鄧世雄表示,基金會花如此心力,即在喚醒社會大眾認識失智老人症,重視失智老人的問題,讓失智老人享有尊嚴與妥善照顧的權利。


基金會人員更是全台走透透,還遠至金門、馬祖及澎湖離島,廣泛宣導失智症,以期找到隱藏在各角落的失智老人,達到早期診斷、早期治療的目標。目前台灣患有老年失智症者約超過10萬人,但是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則不到3萬人,可見社會上還有許多失智者未走出來,鄧世雄希望透過基金會的宣導與努力,讓更多社會大眾「認識他、找到他、關懷他、照顧他」。


在聖若瑟,鄧世雄集合了神經內科、精神科和內科的專業醫師,以及護理師、社工師、職能治療師、營養師和牧靈人員也組成服務團隊,以「四全」理念,提供:自我認識、感官刺激、懷舊治療、手工美術創作、社交和語言能力等訓練與醫療,來服務失智老人們。 聖若瑟贏得家屬的認同和參與,成立了「老萊子家屬聯誼和志工服務」的支持團體,讓他們彼此分享經驗並紓解壓力,改善了許多家庭的觀念和生活。讓老夫老妻重享恩愛,子女齊心孝順,把聖若瑟當作他們快樂的第二個家。聖若瑟的建築與專業設備具有五星級水準,是全台唯一的失智專業養護俱樂部,像是快樂的老人幼稚園。這些成果,讓聖若瑟成為失智醫護服務的典範。


鄧世雄常說,愛就是在長者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為負擔這個責任,他在永和耕莘醫院承辦了7所老人與殘障養護中心。如今每到聖若瑟時,就會開玩笑的說,聖若瑟可能是為他和好朋友的未來開的。聖若瑟共有88個病床,其中20個是日間照護病床,都處於滿床狀態,20%病人是低收入戶,由中心免費提供養護服務,其他則為自費。


基金會成立10年來,已為失智老人打造了一個愛的世界。鄧世雄說,我們欣見家屬不再視家有失智長者為羞恥的事,更高興他們懂得如何彼此相處照顧,讓他們活得有品質與尊嚴。最近網路調查發現,大部分年輕人對失智症都有一定程度認識;相關專業團體於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屏東等地相繼成立,積極投入失智症研究、教育訓練和服務行列。10年有成,鄧世雄樂見基金會的努力得以開花結果。


當個病人  拒絕被癌症打敗 


 20062月,鄧世雄被診斷出罹患直腸癌第2期,看到大腸鏡影像的那一剎那,他的內心沒太大波瀾,只祈求上主:「是否祢還有事情未完成,若還有,就請讓我好起來。」面對疾病的打擊,他沒有「為何是我」的怨言,反而輕鬆地堅信「我相信我會好」。經過2個月的放射線與化學治療,治療過程中他竟沒有吐,飲食未受影響,也沒有出現太大副作用。5月進行內視鏡手術開刀,剪掉20公分的直腸,1星期後就出院。他先做電療、化療後才開刀,從剪掉的腸子切片檢查發現,癌細胞都不見了,代表治療很成功。鄧世雄說,「這是上主對我的特別照顧」。


醫師身分轉換到病人角色,放鼻管、導尿、包尿布等都是照護老人要做的事情,而今他親身經歷到被服務者生病時的痛苦和不方便,更加體驗照護是因人而異的,須提供個別化服務。鄧世雄也因此感受醫師的用心對醫病關係的重要,醫術精湛固然為醫師所必備,但是對病人的關懷與用心更為重要,他常以此勉勵年輕的醫師們。


拒絕被癌症打敗的鄧世雄,手術出院後的第一天就開3個小時的會議,他說「生病雖然不舒服,但與其躺在家裡,不如做點工作讓自己開心。」很多朋友勸他不要為別人做太多,也該為自己做些事情。但是他認為上主還有未完成之事,要他來完成。例如他一手推動的老人照護工作,他就認為尚有很大的改善與發展的空間。


鄧世雄表示,人生不看長短,而在品質。儘管因為生病,現在的他真的必需「量力而為」,但這些都是可調整的,所以在開刀前一天,他還向醫院請假,手上掛著醫院的病人手環,參加失智老人基金會募款晚會,當晚成功募到1多萬元。他豁達地笑稱,「這次生病的經驗頗有趣,很好玩。也體會到天主的仁慈和親情的可貴。」


募款能手 十年來募得上億元


募款是為挹注基金會與養護中心費用之不足,所採取的應對措施,鄧世雄在聖若瑟歡渡5周歲時表示,失智老人的養護比起一般失能老人更耗費醫療、人力與空間成本,因為失智老人會有失去分辨能力、產生幻覺、四處遊走的狀況,嚴重時,有些失智老人會有攻擊性的行為,醫護人員必須隨時注意老人的狀況,所以醫護人員與病人的比例必須是一比一,不同於一般的老人安養中心。同時,失智老人養護中心需要精神科醫師、神經科醫師、一般科醫師與社工員,醫療與人力的成本相對提高。


他表示,養護中心一直處於滿床的狀態,一個失智老人一個月的醫療照顧費用超過新台幣4萬元,而中心對自費者只收35千元,對低收入者則免費,致每年虧損達78百萬,需要政府與社會大眾的關心。


  由於永和耕莘和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為老人與身心障礙者的默默付出,受到社會與企業界的肯定與認同,加上鄧世雄的人脈寬廣,所以每次舉辦募款活動,都相當成功,10年來募款估計達億元以上,被稱為「最會搶別人的錢」的人。鄧世雄感謝外界善心人士的熱心幫助,讓照顧失智老人的服務能夠繼續下去。


終身傳愛 不言退休


鄧世雄經營永和耕莘醫院有成,在推動醫學教育方面也展現其積極與用心的一面,將「醫療傳愛」的精神發揚光大。他協助輔仁大學設立醫學院及醫學系,並在醫學系開設老人學程,將失智老人照護列為必修學分。他並提議醫學系學生必修「服務課程」,規定學生要到老人之家去學習去服務,培養學生服務病人的觀念,有學生在上了課之後,有感而發:「為何不陪陪自己的爺爺呢?」這正是「四全」理念的實踐。他現在還擔任耕莘輔大醫學院研究發展委員會委員兼執行秘書。


兩年前鄧世雄拒絕被癌症打敗,康復後繼續工作,並未想到要退休,因為在他的人生字典裡,沒有「退休」這兩個字,就算卸下院長之職,也會積極參與社會活動,會讓自己一直在人群裡,感受自己仍然充分的被社會所需要。


鄧世雄說:「人生哲學其實很簡單,因為服務就是種享受,當被服務的人很高興很快樂,自己就會感到快樂,人生不但是為自己而活也是為社會而活;看到老人家的身體康復從悲傷轉變到喜悅,都讓我感到快樂!」


愛與服務,讓鄧世雄快樂一生。鄧世雄過了個有意義的人生!




※本文及照片摘選自《愛心世界季刊‧2009冬季號007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尊賢基金會 的頭像
吳尊賢基金會

吳尊賢文教公益基金會的部落格

吳尊賢基金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